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是时候关注AI带来的社会两级分化问题了

外媒称,对于人工智能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这一问题,诺贝尔奖得主、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表示,在科技的支持下,我们可以建设一个更富裕的社会,但是在这条路上有无数的陷阱要避免。

他担心人工智能会加剧经济剥削,使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并威胁到社会民主。

他表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具有提高经济生产率的潜力,从原则上讲,这可能让所有人都过得更好。”“但前提是他们能被管理得当。”

上个月,Bank of England首席经济学家Andy Haldane警告称,随着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将更多工作自动化,英国大量劳动力面临失业。

普华永道今年7月的一份报告认为,人工智能创造的就业岗位可能与它破坏的就业岗位一样多,甚至可能更多。

11103710976391.jpg

而斯蒂格利茨表示,我们应该将人工智能与帮助人们更好地工作的人工智能区别开来。

人工智能已经帮助医生更有效率地工作。例如,在剑桥的Addenbrooke 医院,癌症顾问花在前列腺癌患者放疗计划上的时间比过去要少,因为一个名为InnerEye的人工智能系统会在患者的扫描过程中自动标记腺体。这使得医生处理病人的速度更快,病人开始治疗的速度更快,放射治疗的精度也更高。

但是对其他专家来说,这项技术更像是一种威胁。训练有素的AI现在比放射科医生更擅长发现乳腺癌和其他癌症。这是否意味着放射科医师普遍失业?斯蒂格利茨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核磁共振扫描只是一个人工作的一部分,但你不能轻易地把这项任务和其他任务区分开来。”

然而,一些低技能工作岗位可能会被完全取代,比如卡车司机、收银员、呼叫中心工作人员等等。

不过,斯蒂格利茨认为,即使如此,我们也应该就人工智能对人类整体的失业影响保持谨慎。

在教育、医疗服务和老年人护理方面,对非技术工人的需求很大。他表示,如果人工智能接手某些非技术工作,然后我们雇佣更多的人从事医疗、教育和护理工作,并给他们一份体面的工资,人工智能带来的打击可能会弱一些。

同时,斯蒂格利茨还认为是时候关注针对人工智能的公共政策问题了。

斯蒂格利茨曾在其作品《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一书中,表示了他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乃至美国财政部的不满。

他认为,贸易谈判是由跨国公司以牺牲工人和普通公民为代价推动的。

“我想强调的是,现在是时候关注围绕人工智能的公共政策问题了,因为这些担忧是全球化和创新给我们带来的。”“我们对他们在做什么反应迟钝,我们不应该再犯同样的错误。”

除了人工智能对工作的影响,斯蒂格利茨还看到了使用这项技术背后的一些恶意。

有了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就可以从我们搜索、购买和给朋友发信息时提交的数据中提取某些数据。这些数据表面上被用来为人们提供更个性化的服务。

但同样地,科技公司也在利用这些数据对用户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斯蒂格利茨表示:“这些新科技巨头正在引发有关隐私和利用民众能力的深层次问题,而这些问题在垄断权力的早期从未出现过。”

斯蒂格利茨最担心的是数据集组合的潜力。例如,零售商现在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追踪顾客,还可以收集顾客看到的东西和忽略掉东西的数据。

这意味着人们的生活将会越来越不愉快,因为你决定在某个商店购物可能会导致你支付更多的钱。在人们意识到这个规则的时候,它就已经扭曲了他们的行为。显而易见的是,这在我们所做的每件事上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焦虑,而且会进一步加剧社会的不平等。

俄罗斯如何利用Facebook、Twitter和谷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残酷事实,让人们意识到,定制信息可以如何来操纵大众。

斯蒂格利茨担心,一些公司正在或将会使用类似的策略来剥削客户,尤其是那些易受伤害的客户,比如强迫性购物者。他表示:“与那些可能会帮助我们克服弱点的医生不同,他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利用你。”“这些新技术加剧了私营部门利用人的最坏倾向。”

斯蒂格利茨认为,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政府还是科技公司都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防止此类滥用。

他说:“我们现在所做的完全不够。”“目前还没有什么可以限制这些不良行为,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有些人愿意利用数据做不好的事,他们并不会感到内疚。”

斯蒂格利茨认为,尤其是在美国,人们愿意让科技公司制定行为准则,然后自己再遵守这些准则。其中一个原因是,技术的复杂性可能会让它令人生畏。“这让很多人不知所措,他们的反应是:‘我们做不到,政府做不到,我们必须把它留给科技巨头。’”

但斯蒂格利茨认为这种观点正在改变。他认为,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如何利用数据来锁定目标客户。“起初,很多年轻人认为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如果你表现好,你怕什么?’”但现在,他们意识到这可能会造成很多伤害。

那么,我们如何回到正轨呢?

斯蒂格利茨表示,监管结构必须公开一些规定:比如科技公司可以存储哪些数据、可以使用哪些数据、是否可以合并不同的数据集、他们使用那些数据的目的、他们必须提供多大程度的透明度来处理数据。

“这些都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他表示,“我们必须意识到科技公司在公开场合所代表的危险,需要出台新的政策来遏制垄断权力,重新分配集中在人工智能公司身上的巨额财富。”

本月,亚马逊成为继苹果之后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的第二家公司。这两家公司现在的市值超过了前十大石油公司的总和。

斯蒂格利茨说:“当如此多的财富集中在相对少数人手中时,社会就会变得更加不平等,这对我们的民主是不利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AI优先,应用为王:2018应用型AI企业TOP50排行榜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