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会走共享经济的老路吗?

爱因斯坦 2019-01-28

原标题:在线教育会走共享经济的老路吗?

临到年终这个本该稍事歇息的时间点,张森发现自己突然变得忙碌焦灼了起来。

突然自己变得忙碌起来的人除了他,还有几乎所有从事在线教育的人。在2019新年第二天,一股寒风袭卷整个教育行业——教育部颁发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首当其冲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则是曾经最被羡慕的 “深水区” ——进校APP们。

01

花团锦簇的过去

从民意反馈到文件下达,这中间其实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酝酿。

在此之前,政策对在线教育一直是扶持、鼓励的态度。不仅国内政策如此,在美国,网上学校已经成为各州直接财务拨款支持的一种学校形态。

而在中国,教育信息化还处于刚起步阶段,除了C端的直播课程,B端的进校模式曾被看成是最好的模式:一方面,互联网将所有的知识搬运到网上,通过网络能让所有地区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知识获取简单了,才能有更多精力放在培养孩子的能力上;另一方面,将孩子们日常的作业和学习过程全部数据化,诊断分析孩子的学习状况,老师能因材施教,孩子能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对未来择业也有帮助。

这当然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也是国家非常希望联合全社会力量一 起去做的事情:《教育信息化发展十年规划》、《教育信息化2.0》等文件都强调,教育信息化就是教育未来应该发展的方向。

政策扶持如斯,教育企业,尤其是进校APP自然成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VIPKID单笔融资高达5亿美元、作业帮单笔融资5亿美元、一起 教育 科技单笔融资2.5亿美元、DADA融资1亿美元,小猿……

上一次如此花团锦簇百花齐放的产业,还是共享经济。

02

企业原罪

进校APP的商业模式之所以备受资本看好,主要原因有两个,其一,以工具APP的角色入校,获客成本极低;其二,场景恰当,家长和学生作为免费工具的使用对象,只要想到恰当的办法就能转为付费用户,商业模式跑通非常容易。但不得不说,这种模式下,也有困惑点:

第一,关键资源掌握在政府手上。进校APP想要能够进入公立学校,是需要或者政府认可,或者至少是政府不排斥方可。企业做教育研发也需要资本投入,不可能以公益的形式去完成。但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被允许的”,什么样的APP是可以进校的,其实是需要给出明确规定的。

第二,家长愿意在一个免费APP上购买什么服务?家长想要的肯定是对孩子成绩和学习兴趣有帮助的内容。问题在于,有效课程的建设需要长时间的测试和积累,而资本等不了。

资本加入的双刃性在此便体现出来了。教育是一场润物细无声的灌溉,但资本追求的是快速爆发;教育需要时间慢沉淀,而资本要的是快产出——于是,动用歪心思进校、APP上诱导学生付费等情况便慢慢出现了。

而当企业被资本驱动着追求用户数和账面好看时,家长们开始反弹了。

来自深圳的许爸爸聊起孩子用的作业APP就开始叹气:“老师要求必须用,可是什么东西都要充值,孩子天天和我哭闹,说别人都开通了会员,排名都比他高……”

北京兴寿小学的李妈妈说:“早该整治整治了,现在给娃做个作业,手机上简直要下个作业全家桶,语文一个数学一个英语一个眼花缭乱。”

家长的反馈并不是空穴来风,李妈妈家用的作业APP首页上,几乎每个按钮都导向收费:一年196元的超级会员,一年298元的同步训练……班里几乎所有学生都被半强制的安装了这款“免费使用”的APP,因为老师布置作业是在线的,学生只能在APP上完成。虽然写作业是免费的,可其实打开APP,处处都在引导付费。而孩子看到这些花花绿绿的功能难免心痒痒,天天哭着喊着要买,把李女士一家搞得十分头疼。

因此,早在下文件以前,就已经有大量家长涌到政府网站,去投诉各种作业APP,投诉核心主要是两个:以“免费”为噱头强制安装,收费陷阱多。

2015 年,作业盒子创始人刘夜刚加入到教育行业创业,在接受新芽的采访时,他说:他喜欢微信之父张小龙用“满足人们的贪嗔痴”阐释互联网产品的终极目标。“微信在很多的细节设计上,确实是如此做的,比如摇一摇。”刘夜笑开了,“多么恶俗的功能。”

产品运营时考虑用户心理无可厚非,在其他行业,这还是应该被夸赞的一件事。但在教育行业,如果一个企业,用这样一种思维去运营一个未成年人用的教育APP,这是否应该?

在线教育公司进入公立学校,对国家希望推行的教育信息化本应是推动作用,但现在却加深了家长对这种模式的误解,成了拖后腿的角色。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的大棒自然要轰然落下 :2018年8月第一棒,八部门联合颁布《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从视力的角度侧面敲打在线教育产品,其中特别提到“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2019年1月,进一步颁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严禁进校APP对学生收费。

03

大浪淘沙

这两棒落下来的原因,其实是想提醒各大教育公司,做教育需要尊重教育价值,对教育本身有敬畏之心。

事实上,对于自己目前的盈利模式,各大教育公司内部不见得认同。“教育行业要盈利,是细水长流的事情,但我们等得起,投资人不一定等得起,你总得有个交代。大家都知道这一刀早晚会砍下来的。”一名在线教育公司的公关人员这样说道。

而近几年,资本对在线教育的热情也在慢慢消退。据《财经》报道,一线市场在线教育公司融资案例数量,从2016年的298笔,下降到2017年的209笔;而2018年截止11月,共计融资200笔,与2017年持平,但同为热门融资领域的人工智能和区块链,2018年融资案例数都还保持增长态势。

然而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这不见得是坏事,毕竟共享单车先例在前。

“会死一波企业。”李青是某一线在线教育行业的管理人员,近期财务成了他们开会时讨论最常说到的话题。“即使不死,接下来也会很难熬。”李青说道。

创业维艰,但教育行业的创业者,除了面临“生存”和“毁灭”的问题,还要考虑好“做”或“不做”的问题。

资本退却,对当前的在线教育行业,却可能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留下来的,是真正体现教育价值,真正秉承做教育初心的企业和人。

大浪淘沙,希望最终留在沙滩上,都是真正的好沙子。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作业
  • 爱因斯坦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科技商业价值发现者。敖小白是资深互联网记者,关注TMT前沿动态、商业模式创新、风险投资逻辑,解说科技与商业融合的"相对论",是一位科技商业价值发现者。她的自媒体是“爱因斯坦”(微信ID:iUniverse)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