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2017极客大奖年度评选-极客网

剧变前夜总是格外宁静。

从8月份徐留平去往一汽算起,新红旗H7的发布大概是一汽集团发起改革后到11月份的最后一个新闻。零星的资讯,闲碎的报道,仿佛这家刚刚经历过巨震的汽车集团突然没有了消息。

在当下如火如荼的广州车展上,第一汽车集团公司的展台静静安坐于3.1号馆,没有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也没有花枝招展的明星助阵,甚至连高管站台发言都没能看到。在巨幅的鹰牌LOGO与红旗之下,一众参展的车型仿佛在默默诉说着什么。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徐留平董事长压根就没来,到场的高层基本下午就回了……着急回去开会。”也许,一汽集团在广州车展上的沉寂正预示着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红旗彻底回归集团怀抱

仅在媒体日(广州车展)后的第一个工作日,11月20日晚间,一汽集团旗下两大上市公司陆续发布公告16则。一封封黑标红戳的文件不由分说地拉开了新一轮改革的大幕。

《一汽轿车:关于资产转让暨关联交易的公告》首当其冲,公告称公司拟将包括部分建筑物与加工红旗产品零部件相关的资产以含增值税人民币2.89亿元(含使用费用)的价格转让给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股份)。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在一汽轿车看来,本次资产转让,有利于公司优化资产结构,增加公司的营运资金,更好的支持公司自主事业的发展,提高公司运营和管理效率,符合公司整体发展战略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本次交易,预计将增加一汽轿车2017年度利润约1亿元。交易完成后,使一汽股份能够拓展红旗零部件的加工深度和提高产品质量,进一步做好红旗品牌事业。

去年一汽轿车就曾以4.2亿元向母公司转让了红旗资产,在媒体圈的笔下,此举被贴上了“甩包袱”、“贱卖”、“剥离”等字眼,的确一汽轿车当季度的财报好看了不少,之后靠着旗下奔腾品牌及一汽马自达的发力,一汽轿车实现了扭亏为盈。根据一汽轿车2017年三季度财报,今年前三季度,一汽轿车实现营收198.27亿元,同比增长32.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1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大涨140.69%。

如果说去年的资产转让单纯是为一汽轿车减压,那么这一次将红旗彻底划归集团则是目的明确的指向性需求。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在徐留平整改一汽的大版图中,红旗品牌是最为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环。“举全集团之力,多维度支持和打造红旗品牌”,是豪言,更是承诺,徐留平要将整个一汽集团的资源与政策尽最大的可能向红旗倾斜,将其打造成中国第一豪华品牌。

目前,一汽集团将旗下汽车品牌划分为“三大战区”,包括奔腾事业部、解放事业部,以及为唯一一个以单品牌存在的红旗事业部由集团直接管辖,属于“中央直属机构”。

这样的编排对于红旗又有多大的帮助呢?谈成功总是先谈问题、谈失败,红旗的没落虽然存在着复杂的历史原因,但始终绕不过品牌定位、市场认知、技术储备、车型研发几个大块。在重塑品牌形象,提高产品研发效率等等一系列良性变化后,至少红旗品牌的复苏是可以期待的。

迷途漫漫又终有一归的夏利

在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之生命之轻》里,人物弗兰兹的碑文中有着这么一句“迷途漫漫,终有一归”。与嫡系部队的红旗品牌不同,眼下正处于变革风暴中心的天津一汽夏利就像书中命途多舛的弗兰兹一样,在集团改革的取舍下与奋力的自我救赎中,等待着一个归宿。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自从9月8号下午的那个临停起,关于一汽夏利的新闻便没有中断过,与“董小姐”绯闻频传,虽无具体定论,但国务院国资委已经同意一汽股份转让所持部分一汽夏利股权(拟转让的股份比例为24.73%),夏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待价而沽”。

就在众多目光聚焦着的11月20日夜间,一汽夏利的一连十二条公告似乎又将所有事情发回了坐标轴的原点。《关于控股股东终止公开征集的公告》、《高级管理人员辞职公告》、《拟转让动力总成制造相关部分资产及负债项目评估说明》……,夏利的重振之路似乎戛然而止。

“公司于2017年11月20日收到一汽股份《关于一汽夏利重大事项情况的通知》,截至目前,《公开征集公告》中的公开征集期已届满,一汽股份未征集到符合《公开征集公告》中各项资格条件的受让方,因此,一汽股份决定终止本次公开征集。”消息一出,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一汽夏利表示,在2017年11月22日将召开投资者网上说明会,并于说明会后复牌。要复牌便基本可以认为夏利本次“相亲”宣告失败,很难想象22号复牌之后的一汽夏利在股票市场的境况。

在《汽车公社》此前《一汽夏利新股东竟不是董明珠》一文中,便指出缺乏技术、资金、渠道等多方面的“后手”,夏利的寻亲之路困难重重。

作为一家老牌车企,夏利经历了近三十年的起起伏伏,可以说夏利是中国汽车工业发展轨迹上一个标志性的注脚。夏利不仅是80年代末国内出租车的主力军,更具启蒙意义的是开启了国人对私家车的认知。当时,拥有一台红色夏利是无数人的梦想。“祖国山河一片红”的感喟,浮映出天津一汽夏利曾经拥有的无限风光。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这家曾经满怀着梦想的企业几经沉浮,在市场的磨洗下一再荣光焕发也逐渐黯谈。而今,夏利走到这般地步也不禁令人扼腕。

一汽集团自主板块的纠葛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一汽夏利还将作为控股股东一汽股份的上市子公司存在一段时间。作为一汽集团旗下的高端自主品牌,嫡系部队红旗品牌已基本划归集团,逐步走向正轨,而另一分管自主的奔腾事业部却依然是雾里看花。

纳入奔腾事业部的几个品牌不论是产品定位还是车型的价格区间都有着不小的重叠度。“一个和尚挑水喝,二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如果集团想在彻底优化资源,对自主业务痛下决心,势必要对这三个品牌作出区隔。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如何权衡好各品牌车系之间的问题成为了一汽集团整改的第一道坎。对此,一汽吉林总经理高岩曾向《汽车公社》记者表示:“集团内部眼下正都在集中讨论这个问题,但目前还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无论是一汽夏利还是一汽吉林,要想不被湮没在集团改革的浪潮中,就必须找准自己在整个集团之下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一汽夏利早已开展新能源战略,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并在此投入巨大。而在20日当晚发布的公告中,一汽夏利也发布《拟转让动力总成制造相关部分资产及负债项目评估说明》。可以预见,无论一汽夏利在未来是保留在集团之下,还是另寻买主开启重生之路,这里都将成为一个大型的新能源汽车基地。

而从一汽吉林最近的动向和反复强调的高频词汇来看,其森雅品牌的重点突破口放在了智能网联上,试图希望以此能成为一汽吉林在未来立足集团的重要支撑点。

但是,无论是新能源、还是智能网联,作为汽车锦上添花的附加属性,一汽夏利、一汽吉林能够做的,一汽轿车同样可以。奔腾品牌也有新能源车,智能网联说穿了也就是一套中控,血统纯正的奔腾品牌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更适合重点培养。

一汽又见大动作:红旗彻底归位,夏利终止征集

或许,回到徐留平划分战区的那个时刻,这场改革的大方向就能初见一二。三个事业部均均已品牌名称命名,而不是用乘用车或是商用车这样的细分市场区隔分工。“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在国内你死我亡的汽车市场里,保证核心竞争力是唯一的存在方式。

本文转自汽车公社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