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大众集团任命新CEO 设6大业务 注重中国市场

传闻终于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大众集团任命新CEO

据熟悉大众集团想法的消息人士称,这项改革是为了更为长期的考虑。随着大众逐渐走出柴油门事件,集团业务需要进一步的梳理简化。

此外,大众全球采购部门董事Francisco Javier Garcia Sanz将离职,而大众品牌采购总监Ralf Brandstaetter将上任。同时,来自大众工会的Gunnar Kilian将取代Karlheinz Blessing担任大众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大众集团的这次变革是自其成为多品牌巨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变动,目的是简化公司业务,提供运作效率。

穆勒穆勒

穆勒的“黯然离去”

大众集团这次变动备受关注的亮点是CEO的更替。穆勒的黯然离去也着实让人惋惜,不过似乎早已注定。

2015年大众柴油排放门丑闻爆发,64岁的穆勒从文德恩手中接下了集团CEO的职位,属于临危受命。

在穆勒的努力下,大众集团的业绩取得了不错的增长,2015年丑闻爆发时当年的利润率只有6%,而去年这个数字已经增至7.4%,同时大众还超越了丰田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穆勒还积极推进大众集团对电动化和自动驾驶技术上的转型,并制定了到2025年推出80款纯电动汽车的战略规划,在此基础上,大众还提供更多移动出行服务,以此来推动大众集团转型成为移动出行服务商。

穆勒主张推进去中心化,以此来提高效率以及利润表现。然而,在推动管理权下放的过程中穆勒遭遇了阻力,最大阻力可能是来自大众总部所在的萨克森州以及工会,他们对关闭工厂、出售资产以及任命高层拥有一定的表决权,甚至拥有一定的否决权。穆勒试图将大众集团权利下放到各地区,那么对于萨克森州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穆勒的离开。

去年夏天,保时捷家族以及萨克森州州长已经表达出对穆勒的些许不满,究其原因是他希望对大众集团的业务板块进行调整,这造成了资本方和工会层面认为穆勒缺乏战略高度。

穆勒的任期合同还剩两年,但他已经不被集团认为是可以执行全面改革的合适人选。而对于穆勒,其也愿意离任,已经对所在的职位甚至有点厌倦。

迪斯的“成功登场”

与在大众集团工作已经四十多年的穆勒不同,迪斯在其他地方担任过高级职位,拥有丰富的经验。

经过短暂的学术研究后,他于1989年加入了零部件供应商博世,1996年进入宝马公司工作。后来在英国伯明翰以及牛津当过厂长,2003年,迪斯出任宝马摩托车的主管,2007年,晋升为宝马集团董事,主要负责采购和供应商业务,身为公司采购董事,他力主实行紧缩战略,为公司节省了40亿欧元的费用。2012年,迪斯晋升为负责研发技术董事。

这些经历似乎都为其成为宝马CEO铺平了道路,然而2014年11月,宝马集团选择科鲁格担任了CEO一职。于是,2015年5月,迪斯离开宝马进入大众集团,担任大众品牌CEO。

在大众汽车,头脑冷静、善于沟通的迪斯的强硬作风得到了体现,赢得了大股东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Porsche and Piech families)信任。他通过改革开发和控制成本,扭转了大众品牌的形象。这家长期陷入困境的公司去年的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1.8%上升至4.1%。他也是第一个谈论发展电动汽车攻击特斯拉的大众汽车经理。

德国梅茨勒银行(Bankhaus Metzler)分析师尤尔·根皮普尔(Juergen Pieper)说,“迪斯已经通过了大众集团的的重重打击,赢得了该公司权力团体的尊重。”

然而,迪斯上任后的任务并不轻。按照集团的架构调整,品牌清晰,加快发展效率,保证财务管理健康,或许,这是大众集团给予迪斯的三大核心任务与期望。

“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加入集团的管理团队,不断地追求并推动我们的发展,成为一个盈利的、世界领先的可持续移动出行服务商。”迪斯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张婷)

(责编:牛建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