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的疯狂6月

  6月的纯电动乘用车市场有多疯狂?江铃新能源上险数环比增幅超6倍;长安汽车上险数环比增幅近9倍;东风汽车上险数环比增加28倍……

  在许多厂家加速上险的大背景下,国内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注:本文所称上险数,均指交强险数)大于销量(注:文本所称“销量”,均指厂家批发量)的一幕,6月再次上演。

  资料来源:泰博英思、乘用车上险数

  2019年6月,国内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达到15.45万辆,销量和产量却分别只有11.3万辆和9.8万辆,年内首次出现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和销量“倒挂”的情况,产销量之差也达到2019年以来最大值。

  按照常理,产量多了销量才会多。主机厂将销量分给经销商后,由于上险过程的滞后性,上险数有时会少于销量。而2019年6月却同时出现了产量小于销量,销量又远小于上险数的反常状况。

  销量和上险数悬殊,折射出国内纯电动乘用车厂家要抓紧6月去库存、抢上牌的紧迫。更重要的是,往年的“年尾效应”集中在今年6月爆发,很有可能给7月及后半年的纯电动乘用车,乃至新能源乘用车市场带来不小影响。

  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新能源汽车分会会长李金勇预测,由于6月反常规突击上牌,7月全国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可能不会超过4万辆,甚至低于3万辆。

  1

  “倒挂”历史再现

  国内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大于销量的情况,2018年12月就曾经出现。

  乘用车上险数统计显示,当月,国内共有约25.3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上了交强险,但同期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却只有约12.97万辆。与2019年6月国内纯电动乘用车市场的特殊表现如出一辙。

  2019年6月,国内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销量和产量分别为15.45万辆、11.3万辆和9.79万辆。也就是说,当月至少有4万多辆已经上险的纯电动乘用车是经销商手里的库存车。

  资料来源:泰博英思、乘用车上险数、乘用车合格证数量

  需要指出的是,纯电动乘用车的上险数和销量“倒挂”不是常规现象。

  以2019年为例,今年前5个月,国内纯电动乘用车销量有涨有跌,但数值都高于当月上险数,两者差值最接近的5月,销量也比上险数多约1.4万辆。但到6月,纯电动乘用车销量比5月增加了48%,上险数则大涨近1.5倍。

  资料来源:泰博英思、乘用车上险数

  2

  谁在抢上牌?

  2019年6月,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比销量多出的4万辆车来自哪些车企?

  整理数据可知,不论是主流传统纯电动乘用车企业,如长安汽车、吉利汽车、上汽乘用车等,还是新造车企业,如蔚来汽车、合众新能源,或者是销量榜上并不显眼的车企,如东风柳汽和海马汽车等,6月上险数都远大于销量。

  上险数是销量数值近2倍和超过2倍的车企不少,比如吉利、长安和上汽乘用车等。

  资料来源:泰博英思、乘用车上险数

  纵向看,差值更突出。纯电动乘用车企6月突击上牌的力度有多大?来看两张图。

  下图显示的是2019年5月和6月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差额超过2倍的车企。比如,北汽新能源5月上险的纯电动乘用车只有不到5600辆,6月则增长2.9倍达到约2.2万辆;上汽通用五菱5月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不足500辆,6月上险2500多辆,增幅达到4倍。

  资料来源:乘用车上险数

  6月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环比增幅更大的还有好几家:

  长安汽车,6月上险16058辆,环比增幅8.84倍;

  东风乘用车,6月上险5607辆,环比增幅8.94倍;

  江铃新能源,6月上险1706辆,环比增幅6.55倍;

  东风汽车,6月上险4351辆,环比增幅28倍;

  海马汽车,1-5月累计上险仅16辆。5月上险数为0,6月突涨到1108辆。

  资料来源:乘用车上险数

  当然,上图所示几家6月抢上牌的车企中,除了长安,上险数绝对值很有限,不会对纯电动乘用车大盘构成太大影响。但长安、吉利、奇瑞、上汽乘用车等几家纯电动市场排名前列的车企,是否抢上险,可能会引起大盘排位大动。

  3

  长安:到重庆去!

  长安,是6月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主要玩家中很特别的一家。

  2019年1-5月,长安新能源乘用车一直默默无闻,但6月销量由上月的不足3000辆突涨至8000多辆,跻身当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排行榜前5名。如果按照上险数计算,长安在国内纯电动乘用车市场的排位也在5名之前。

  资料来源:乘用车上险数

  长安这16000多辆纯电动乘用车,主要在哪里上险?答案是,重庆出租租赁行业。

  2019年1-5月,长安在重庆上险的纯电动乘用车累计数量不足100辆,但到6月,上险数突然涨到5000多辆,是长安当月全国纯电动乘用车上险数的接近1/3。

  2019年上半年长安纯电动乘用车在重庆市的上险数(单位:辆)

  资料来源:乘用车上险数

  当然,集中一地突击上牌的车企不止长安一家。比如,2019年6月,比亚迪纯电动乘用车全国的上险数约为1.29万辆,其中超过一半在西安市上险,而当地5月上险的比亚迪纯电动乘用车只有58辆。

  4

  为什么是6月?

  “集中上牌,根源在补贴政策。”

  对于2019年6月纯电动乘用车井喷式上险的原因,李金勇这样解释。在他看来,6月和2018年12月上险数和销量“倒挂”的性质类似——经销商要在下一轮不利补贴政策出台或生效之前,尽量多上险。

  6月25日,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过渡期结束,新一轮补贴退坡正式开始。如果不抢在这个节点之前上险,主机厂和经销商将有不小的经济损失。

  李金勇介绍,主机厂通常会给经销商一些激励政策,鼓励他们在2019年补贴新政正式开始之前多上险。这样做,不仅经销商的卖车利润能相对提高,终端消费者的购车价格也能优惠一些。

  但是,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提前消费,使得7月、8月甚至之后的用户数据集中反映在6月,李金勇提示。他认为,正是由于6月的上险数出现大幅非常规式的增长,7月甚至之后两个月的纯电动乘用车上险和销售数据都不会乐观,经销商必须花时间消化这部分已经上牌的车辆。

  “我预测,7月全国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不会超过4万辆,甚至低于3万辆”,李金勇说。

  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达到57.5万辆,同比增幅达到66%。如果后半年销量不出现明显下滑,2019年全年,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超过去年的101万辆有望实现。

  但假若李金勇的预测成真,作为新能源乘用车支柱的纯电动销量大幅下跌,2019年新能源乘用车市场能否再增长将成疑问。

  李金勇分析,往年由于补贴新政通常在次年初发布,经销商会选择年终突击上险,新能源汽车市场整体呈现出前低后高的趋势。如果2020年补贴继续下降甚至归零,前低后高的“年尾效应”将不复存在,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将难以增长。

  或许,6月的狂飙突进之后,纯电动乘用车市场将再度遭遇滑坡——违反常理地大量抢上险,迟早是要还的。

(本文来自于盖世汽车网)

下一篇:困境重重or乱象丛生?动力电池回收之路“道阻且长”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