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学,你的队友可以听到你了——作业帮直播课的现实追求

1月27日开始,在作业帮上直播课的小学生们会发现,自己能听到同组其他小伙伴的声音了。而且老师也能直接听到小朋友的声音了。老师可以随机选一组孩子去听他们的发言。

这样的上课体验,直接对标了线下课堂。

“在线下课堂,当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孩子们会争先恐后地喊出来……我们就是要打造这种感觉。”1月25日,谈到即将升级的集体发言功能,作业帮小学产品负责人曹越说。

对应集体发言功能的产品经理张琴介绍,这次升级,也是基于孩子们的需求。2020年暑期的一次调研中,他们发现70%的小朋友想听到小伙伴的声音。

不过,让同学们能听到同组小伙伴的声音,从技术上,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每个小组是6个人,但作业帮直播课每堂课可能是几千乃至几万人。“试想一下几万人同时在线开会”,作业帮流媒体客户端负责人曾建斌说,“噪音和回声是很大的问题”。

“但孩子们上课的体验是最重要的。”张琴说。

集体发言升级,也是让线上体验更贴近线下课堂的一步。“你知道自己在一个集体中学习,老师能够关注到你,同学能够为你点赞加油。”曹越说,小学阶段主要是培养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学习习惯,“怎么样才让他们觉得学习有趣呢?”

怎样让孩子们觉得上课有趣,是曹越他们一直在努力的一件事。集体发言升级,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功能的实现。

在这之前,为了增强课堂的互动性,2020年1月的时候,作业帮就推出了小组直播间模式,让大班课实现了小班的体验。

大班分小组:来,选一个,苹果、草莓?

“如果不考虑成本,对于用户来说,最好的模式自然是名师一对一。”曹越说。但对于在线教育,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名师是稀缺的。

想要好的老师触及更多学生,在线教育能做的只能是大班模式。对于作业帮直播课,一堂课有几百几千乃至几万学生,都是很正常的。

而当一个老师面对太多学生,问题也凸显出来。老师顾不过来每个学生,而学生觉得老师不会注意到自己,可能会不认真听讲,尤其是小孩子们。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硬件”上,辅导老师应运而生。他们像班主任一样去跟进学生。

那软件上呢?作业帮是一家技术公司,怎样用技术的手段,包括AI的应用,让孩子们觉得学习更有意思?

小学部产品经理聂靖骐回忆,大约2019年夏天的时候,大家讨论到直播形式“有些单调”。早期的直播课模式,是三分屏:老师,课件,聊天区。对于学生来说,同班的孩子可能就是聊天区的一个名字,存在感很低。

“我们在想,能不能像线下课堂一样,有同桌,有小组一起学习。大家就去调研,最后认为分组是个好的方法。”

曹越说,分组教学,在线下是一种常见的授课方式。例如小孩子们一起讨论问题,一起完成作业。

更重要的,小组化会让大班课呈现出小班的体验。

让孩子们更多关注到自己的小组,让他们觉得老师在关注着自己和小组的小伙伴们。

小同学,你的队友可以听到你了——作业帮直播课的现实追求

分组这个“战略”定了。那么,策略上,那么多孩子一起上课,怎么分组?

目前的策略是对同一个辅导老师对应的孩子们进行分组,每6个人一组,每6组一个班。

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名字,例如芒果组,苹果组,草莓组。孩子上线以后,可以先选自己喜欢的小组,再一起进入课堂。

如果很喜欢自己的队友,大家又在差不多的时间上线,就可以一直组队了。

“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学习的场景,”曹越说,“有一些同伴,就跟线下一样。”

PK互动:发你个宝箱,内有小鱼

从2019年5月开始筹备,用时大半年,2020年1月的时候,小组直播间上线了。

小同学们突然发现,自己是有小组的人了,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答题,还可以跟同班其他小组PK“战绩”。

例如,课中的时候,老师会发题目让大家答。然后根据答题情况,每个孩子会获得“能量”,每个组会有个总能量。

“小组能量策略,我们大家一起也讨论了很久,就是怎么分配能量更公平”,聂靖骐说,比如公布成绩的时候,要不要把每个人的结果展示出来,“这样会不会对学生有伤害?”。

最终,结果展示的是每个孩子有没有完成这道题,而不是答对或答错。

“我们不希望组内是那种氛围:我答对了,你答错了,你拖了小组的后腿。”曹越说,这基于作业帮小学教育的理念,评判基于行为而不是结果。

在曹越看来,鼓励孩子作答这个行为,比鼓励孩子作答的结果,更为重要。“我们不强调做对,而是鼓励完成。”

最终的策略是,一个班6个小组,以小组的能量成绩进行排名,不同排名获得不同的“宝箱”。

曹越介绍,宝箱里是学分和小鱼。例如第一名是10个学分和5条小鱼。小鱼可以去喂雪球(小朋友们在作业帮的虚拟学习伙伴)。而学分,则可以用来“买”东西,比如在商城给雪球“买”衣服。

想给雪球买更多衣服,还有其他机会获得学分,比如“抢红包”。

在小组直播间,老师在课前、课中和课后,都会发一次“红包”。红包里是学分,谁手快,抢得学分就多。

这个叫手速红包,聂靖骐说,孩子们都非常喜欢这个互动。

无论什么互动方式,最终目的还是为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曹越说,课前红包帮孩子们集中注意力、打起精神,课中红包是老师“勾引”孩子们休息完继续回来上课,课后呢,则是孩子们完成了课程,发个包包奖励一下。

双向视频:嗨,别吃面了,好好听课

哎呦,我要坐直了——小组直播间上线后,在作业帮上课的小朋友们意识到,老师可以看到自己了。而此前,只是学生可以看到老师。

曹越介绍,双向视频,也就是学生和老师互相可以看到,是跟小组直播间一起上线的一个功能。目的也是让孩子们有小班体验,有线下课堂的体验,就是老师能关注到你。

而这个功能,对于老师讲课、老师跟学生的互动,也很重要。

小同学,你的队友可以听到你了——作业帮直播课的现实追求

更早的直播中,老师能看到的是孩子们的答题数据和聊天区,但感知不到孩子们在课堂上的状态。老师对着镜头讲课,知道镜头背后有很多学生但看不到,感觉更像一个人的表演。

“老师进入那个情景中,很可能自嗨。”曹越说,有可能老师觉得自己讲得很好,但其实孩子们呢,在干什么的都有。

能看到学生,会帮助老师根据学生的状态,实时对课堂进行调整。比如发现很多小面孔呈困惑状,老师会知道,这个点没讲明白,再换个方式讲一下。又比如,发现小朋友们走神,可以发个学分红包激励一下。

而知道老师能看到自己后,孩子们上课的行为模式也发生了变化。

曹越说,比如学生上课时候吃饭,老师看到了,会说,那谁家孩子,不要吃面了。

小组直播上线后,曹越他们收到很多家长的反馈,说原来孩子可能一边吃东西一边上课,或者一边玩玩具一边上课,知道老师能看到自己后,他就会端正地坐着。

集体发言:想听到小伙伴的声音?满足

小组直播间上线半年后,曹越他们发现,同学们已经不满足于知道队友的名字,他们想听到彼此的声音。

“我们的问卷结果显示,70%左右的同学,希望能听到同学的声音。”产品经理张琴介绍。张琴后来具体跟进了这个功能的实现。

作业帮2020年暑期的一次小学用户问卷调查中,在近9000多份答卷里,73.84%的小同学说,希望听到同组同学的声音,20%左右的觉得都可以。

让孩子们互相听到对方的声音?小学部对应的产品、技术团队开会讨论。分歧很大,因为实现起来技术难度很高。

“这个功能的技术难点是,学生手机型号非常多。”作业帮流媒体客户端负责人曾建斌举了个例子:小组同学一起上课,老师叫同学们同时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其中一个同学的环境非常嘈杂,或者有个同学的设备有回音,声音就会全部传过来,其他同学都会听到。

技术和产品的同事,会开了一个又一个,在争执中磨合。

小同学,你的队友可以听到你了——作业帮直播课的现实追求

“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是否能达到效果?什么时候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当时争论蛮久的。”张琴说,当时,技术上,作业帮正在切换成自研的ZRTC(实时通讯系统),并且这套自研技术的积累还不到一年,升级集体发言,确实难度很大。

但作为产品经理,直接面对小用户,张琴认为让孩子们能听到声音,是一定要做的。

“很多时候我们说的教育影响,是需要感知的,”张琴说,比如在同一空间,老师在你旁边,他会有感知的影响。但在线上,老师是在屏幕后,他对学生的影响效果就会打折扣,“这是在线教育的不足。这种不足,需要我们用更多的手段去弥补。”

讨论的结果是,要满足孩子们的需求,上课的体验一定是最重要的。

决定一并升级的,还有让老师也能听到孩子们的声音。之前,老师看到的孩子们的回答,是语音转换得到的文本。

这也是对线下课堂的模拟,曹越说,比如老师提一个问题,学生们一起回答,老师能听到孩子们的声音,孩子们争先恐后喊出答案,就很有气氛,“很热烈”。

只是,老师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学生,如果学生那里有噪音和回声,会是什么体验?

曾建斌团队的挑战之旅开始了。

技术攻坚:小朋友,你那是什么机型

大约去年7月份,曾建斌团队开始了研发。随后不久,开始做灰度测试。

所谓灰度测试,也就是,选节课,试一试,当下什么效果,都有什么问题。

问题立即就来了。

曾建斌回忆,上测试课的老师说,太吵了;辅导老师也接到了学生的反馈,体验很差。他们立即就把灰度测试停了。

通过对学生们的设备监控,曾建斌他们发现,回声和噪音的问题“非常紧急”。

“比如6个学生上课,你的声音通过他的扬声器传出,又通过他的麦克风传到你”曾建斌举例说,“如果噪声没做(处理)好的话,6个人的声音相互循环……有的同学如果有特别嘈杂的声音也都回来了。”

此外,下沉的用户也意味着更加复杂的学习场景。例如有的学生,家里是卖菜的,他在菜市场上课。也有的同学,在工地上课。

“这些声音传到我们系统里,其他学生是能听到的。”曾建斌说,同组6个人,如果一个人传回噪音,就会对课堂的影响很大。

而每堂直播课可能是几千几万人,也就是几千几万个场景下的降噪。

曾建斌介绍,噪音和回音的消除,跟学生用的设备会直接关联。很多杂牌机,消起来很难。

“算法可以解决一个机型,另一个机型,但没有一个算法是可以解决所有机型的。”曾建斌说,毕竟市面上的机型太多了,尤其是那些小厂杂牌机。很难确切知道每个学生用的机型。

张琴说,作业帮有很多下沉用户,手机设备可能不好,噪音和回声的问题,就会更突出。而一个机型没做好降噪,可能一堂课就毁了。

曾建斌他们去找学生们使用的机型,把所有能找到都找了,找了几百款。调试,做适配,实在消不掉的,再想其他策略。

就这样,加班加点,一个多月。

“这个功能,我们非常谨慎。”曾建斌说,语音对在线课堂太重要了,“视频模糊点还能上课,声音听不好,这个课就上不下去了,就是事故了。”

最终,绝大多数机型都达到了80-90%的噪音回声消除,能满足正常上课的体验了。

了解用户:同学,最近学校可有趣事

1月27日功能升级,但技术团队的工作,并没有告一段落。

随着学生和老师去体验集体发言,更多的问题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噪音场景可能出现。

但不是所有的噪音都能消除。曾建斌介绍,“通用噪音”,比如办公场所,风扇的声音、空调声音,嗡嗡的声音这种可以处理掉。

但更多的噪音,是特定场景下的,需要专门去做处理。

而那些小厂杂牌机,或者学习机,对于工程师们,它可能是个永恒的挑战。

曾建斌说,他曾问业务的同事,能否建议有的学生去“升级设备”。同事说,那肯定不行,他在三四线、五六线城市,他就是这么个条件。

“那我们也不能放弃他们。不能说你手机不行就别上作业帮的课了。”曾建斌说。

用“棘手机型”的学生其实占比1%不到,但会占去曾建斌他们百分之六七十的时间。“但这1%的学生咱们也不能放弃啊”,曾建斌说。

在他看来,技术是在线教育的基础之一,如果技术服务不好,有再好的老师,学生的体验也可能受影响。

对于产品团队,每一个新功能上线之后,要去做用户回访,持续优化、迭代产品。

对标线下课堂,想要的目标效果达到什么程度了?张琴觉得,目前也就50%,后期还有50%去探索。

小同学,你的队友可以听到你了——作业帮直播课的现实追求

除了优化新上线的功能,张琴和同事们还要持续打造新的功能。核心,都是为了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鼓励孩子们去说、去做。

为了更好地了解小孩子们上课的感受,产品经理们还会自己去体验当辅导老师,带班,跟小朋友们直接接触。

曹越还有自己的一个秘径:他会去一个软件上跟小朋友们一起上自习,上完自习,就去跟孩子们聊天,问问学校发生的的故事,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平时喜欢什么。

“学习这个事情,它不是一个单人的事情。”曹越喜欢“小伙伴一起学习”这个场景。

曹越也注意到,有学得好的小伙伴或者他们的父母,会互加微信,小朋友的友谊延伸到了在线课堂之外。

作业帮的大班课小组直播,无意中也引领了行业趋势。一年后,更多的公司也准备上类似功能。“挺有意思的,我们也没有想到。”曹越说。

不过,曹越他们已经在测试更多的直播模式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