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黄牛价降至官网价 黄牛:仨月被苹果坑两次

2017极客大奖年度评选-极客网

(原标题:手机黄牛:三个月被苹果“坑两次”)

11月3日,苹果三里屯直营店第一位购得手机的顾客。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我认识的好多人最近被坑了两次,一次是iPhone8,一次是iPhoneX。”中关村的渠道商林海安(化名)告诉记者。林海安是个90后,不过他已经是个在中关村卖场辗转腾挪9年的“老炮儿”了。

自从苹果发布iPhoneX后,负面消息接连不断。媒体先后曝出iPhoneX的绿线、掉漆和屏幕遇冷失灵问题。手握iPhoneX货源的黄牛们都觉得被“坑大了”。受这些消息影响,iPhoneX的黄牛价已经掉到和苹果官网基本平齐的9700元,原本持观望态度的消费者将目光重新投向前期遇冷的iPhone8,导致iPhone8售价反弹。

iPhone8和iPhoneX让不少黄牛揪心,他们背后是拥有手机市场定价权的北京中关村手机渠道商。虽然中关村卖场正被普通消费者遗忘,但中关村卖场仍是华北最大的电子市场,也是华北最大的电子产品货源中心。在他们看来,苹果一直不懂中国人,不懂中国市场。

iPhone X发售后,iPhone 8却涨价了

“经典的iPhone4,加长的iPhone5、玫瑰金的iPhone6s、亮黑的iPhone7,这些都引起了当时市场的激烈反响,当时6s除了玫瑰金以外的颜色几乎都卖不出去,”在林海安的观点中,苹果各种新机的配置、功能、创新统统不重要,只有外观的变化才能打动中国消费者,“iPhone8很难让人看懂苹果想要做什么。”

今年9月22日,iPhone8一经发售便跌破发行价,黄牛们大呼上当。以发行价为5888元的iPhone8(64G)为例,在发售第一天渠道报价就跌破发行价300元,一周之后跌幅到达500多元。即使价格没有达到预期,许多经销商也选择快速出手iPhone8。林海安当时安慰自己,还可以在不久后的iPhoneX上捞回来。

11月1日,不少经销商手中的iPhoneX就已经到货了,这比苹果官方发售早了三天,为了营造气氛,他们按兵不动。发售前一天,在淘宝上的iPhoneX价格已经被炒高到了1.96万元。通过网络介绍,新京报记者也接到一位黄牛老韩通知,准备在11月4日带好身份证,去王府井苹果店现场排队参与抢购。

现实不像预想的那样。11月3日当天,本来乐观的黄牛老韩发现,苹果官网“货源充足”,几乎所有购买者都能预定到。不久后,记者接到老韩的通知,不用去排队了。

第二天,老韩告诉新京报记者,渠道商的报价已经跌破官网价格,银色iPhoneX(64GB)报价8150元,低于官网价格150余元,更是比刚刚发售时的黄牛价暴跌1600余元。

“iPhoneX出来以后,iPhone8反而开始涨价,”林海安说。

“消费者的态度转换得非常快,”这也造成了iPhone8售价的持续回升,iPhoneX负面消息传出后仅几天时间,iPhone8的价格就回升了300多元。林海安拿到的最新渠道报价单显示,iPhone8Plus(256G)的价格相对坚挺,相比最低跌去一千余元,目前回升到低于发行价六七百元。“已经有iPhone8的渠道商开始重新进货了,但是iPhoneX现在滞销,现货随时都有。虽然黑色iPhoneX售价依然在一万三四,但是有价无市。”

回忆疯狂时代:北京机场成了销售点

2007年,乔布斯发布了第一款苹果手机。“震惊”,这是第一代iPhone带给林海安的感受,2007年的他还在上高中,这个亲戚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刷新了他对手机的认识。从大二开始,林海安就成了中关村电子卖场的常客,开始了倒卖苹果手机的生涯。

在林海安的记忆中,2010年,iPhone4上市,“肾机”的说法开始出现。“iPhone4的外观好看,体验极好,流入国内的部分港行水货一下被炒到上万。”但由于售价远高于安卓手机,只有图新鲜的少数消费者去购买,并未形成规模。

2013年,iPhone5s开始引领正面按压式指纹识别手机风潮。2014年iPhone6真正让“抢购iPhone”成了一种现象级的狂欢。

“iPhone6火得一塌糊涂,”在林海安当时的印象里,还没有哪款手机在发售后,售价能被炒到高于官方发行价三倍以上,“原价六千出头6P,最高被炒到两万多,这是我从没见过的价格。”

iPhone6在中国发售当天,几乎所有中关村电子卖场的渠道商不分昼夜地在北京首都机场等待第一批iPhone6的落地,为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拿到尽可能多的货。发售后的几天里,6P现货价格维持在一万五以上,一机难求。不断有消费者拿着上万元现金前往首都机场与在场的渠道商现场交易。“基本货还没出机场,就已经被定干净了。”

“当时所有的6P货源全部要求第一时间现金结算。”在账期通常为一周的中关村卖场,这种场面是林海安从未见过的。所有的渠道都需要立刻拿到钱去进下一批货,“当时的疯狂前所未有。”

“因为第一次有大屏手机的概念,”对于iPhone6的火爆,林海安有着自己的理解,每一代苹果手机的硬件都会迎来升级,但不是每一代手机的外观都会改变。iPhone6迎来了iPhone4推出以后第一次巨大的变化。一方面,在外观设计上一改iPhone4以来的棱角边框,另一方面,第一次推出了超大屏手机。

虽然当时市场上有人点赞苹果迎合市场需求,也有人吐槽屏幕过大带来的不便。“但是买的最多的还是6p,直到现在都能收到很多成色很好的二手。”林海安说。除了外观的巨大变化,并不充足的产能也推高了iPhone6的售价,“一批货就几百台,还要先提供给零售店的预定货源,留给渠道的就不多了。”

在林海安看来,iPhone6之所以能够创造销售奇迹,背后的主因只有一个,消费者买了之后识别度很高。

苹果十年最贵旗舰机质量有硬伤?

“对于倒腾iPhoneX的黄牛来说,虽然不至于跳楼,但基本可以说是白忙活了。”林海安算了一笔账。由于iPhoneX的收购单价过万,外加零售店的货量也有限,因此小黄牛不会囤货太多,规模较大的黄牛的囤货也不会超过百台。以目前高于发行价500元左右的市场价来计算,减去市场上收购或雇人持身份证预约取货成本约200元,每台手机的利润不到200元,再加上招人取货、抢货软件的劳务成本,一个数人组成的黄牛团队分摊下来每个人几乎赚不到钱。更何况目前iPhoneX的售价并不坚挺,如果市价继续走低,“黄牛就真的哭瞎了”。林海安告诉记者。

不过现实可能很无情。在一些消费者官网订购的iPhoneX逐步到货后,其问题逐步浮现。

iPhoneX屏幕烧屏现象、冬天屏幕失灵、面部解锁失败等问题陆续走进公众的视野,原本对iPhone8持观望态度,等待iPhoneX发售的消费者,重新将目光投向了iPhone8。

一位消费者说,“iPhoneX更像是一份纪念品,而非一部成熟的产品。”掉漆这种产品质量上的硬伤出现在iPhoneX上是很没有诚意的表现。作为苹果最贵高端旗舰手机,在质量上出现硬伤,让苹果在口碑上出现了问题。

11月22日,新京报记者从渠道商处拿到了最新的报价,“渠道价已经和官网价齐平了,iPhoneX256G的价格现在是9700元。”一位黄牛告诉记者。

对于苹果今年的表现,几乎所有的黄牛都表示不满。

“很难说他们到底是否在用心研究中国市场,”林海安表示,库克上任以来,苹果公司明显更加重视中国市场,不仅将中国列为首发,还增加了中国地区的产量。

但是林海安仍旧表示,苹果不了解中国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苹果一直在说创新,但他们的创新离中国市场太远,他们不懂得大部分消费者想要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渠道商,他的观点很独特,“每当新款iPhone有明显区别上一代iPhone时都会大卖,iPhone8即使推出一种新颜色也会是理解中国市场的体现呀。”林海安说。新京报记者杨砺

现状

“渠道差一级,有人赚一千,有人赚二十”

“中关村电子卖场的水太深了。”在中关村从事手机渠道生意近9年的90后商人林海安告诉记者。

中关村电子卖场曾经是电子产品爱好者的圣地。“海龙”、“鼎好”、“e世界”,这些建筑如今已经因为产业转移而人去楼空。如今的中关村电子卖场,更多的是那些三三两两询问路人是否需要维修的揽客者。伴随着生意的凋敝,一些商家选择做欺骗消费者的一锤子买卖。

在这样一个如丛林般繁杂的巨型市场里,拿到渠道最低价是生存的保证。“渠道差一级,一个撑死一个饿死,”林海安称,同样的产品,总有人能够给出比他所能承受的最低价格更优惠的价格。同一部手机,有人能赚一千,有人只能赚二十,“没有人愿意告诉你他的渠道”。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