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了当房产经纪人,用985学历镀了层金

01 5年拿到985大学本科学历

进入房地产中介行业之前,徐清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拿下重点大学的本科学历。那是2014年,他26岁,他离开了工作了几年的IT行业,以及扎根已久的城市南昌。

他来到杭州,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提升学历。

徐清选择了浙江大学,交完2万多的报名费,再通过接受远程教育的方式参加自考,他终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出于上课时间的考虑,他选择了课程最少的工商管理专业,16门课,一年考试两次。

因在专科院校肄业,徐清只有高中学历。一般专升本的学生需要两年半,对于他而言,专本连读需要五年。

他学习和工作两手抓。学习同时,他通过了杭州本土最大的房产中介华邦的面试,顺利成为一名房产中介。

入职第二月,徐清就业绩达标,提前转正。入职一年,从房产经纪人升职到业务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工作,要带两到三个组员。不过,因为不再直接做卖房业务,他的薪资也比前一年更低了。

他心里有一杆秤:在公司竞聘区域总监及以上的职位,本科学历是必备条件,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学历,自己能做到的最高管理职位也只能是业务经理。

他开始了疯狂的生活。

每天工作大概12个小时,几乎没什么时间学习,他只能在考试前三天,系统学习整个学期的课程。5年时间里,大约12次考试,徐清只挂科过一次。2016年,他顺利拿到专科毕业证书;2019年3月,他拿到了一个蓝本本,是浙大本科毕业证书。

在西溪校区的一座大礼堂里,学校为这届毕业的自考生举办了毕业典礼。徐清成为二三百名毕业生中的一员,他穿着水粉色的学士服,领证、拨穗、合影、道别。

“你总要参加一次的,没有参加一次的话,没有那种感觉。”他说道。

他本科毕业论文的研究方向是“未来房产中介公司的走向”,他预测未来大型的线下中介门店可能会越来越少,随之减少的是房产经纪人,房产买卖业务可能会向社区管家的模式发展。

论文得了中等偏上的成绩,导师还从他那里买了一套房。

从学校离开的那一天,徐清跟朋友去了一家烤肉店,大吃了一顿,庆祝收获。

三个月后,他从华邦辞职,被挖到待遇更好的另外一家房地产公司。今年,他的职业身份再次发生改变——他成为这个品牌的加盟店老板,学历上,他也在往更高处看——读工商管理的在职研究生。

事实上,像他这样,通过自考提升学历的房产经纪人,在这个行业里并不少见。与此同时,通过统招考入985、211的本科生和硕士生,也正在涌入这个行业。

02 成为个例:年薪百万

某房产平台统计过一组数据,涉及公司内部房产经纪人的收入情况:年入百万的,占比千分之一。

那是属于极少数人的殊荣。

姚丹毕业于郑州大学,那是一所211大学。从2014年毕业入行算起,到跻身金字塔尖上,他用了4年时间。

来到北京前,他在郑州一家房产中介做经纪人,只接触新房业务。因为楼盘价格不高,房子标的额小,出售比二手房交易更容易。仅用一年时间,姚丹就卖出了200多套房子,成为公司的销售冠军。

装进他自己口袋的,是近二十万的年薪。姚丹不满足于此,他把目光看向了北京。

年薪一百万,是当时姚丹定下的的目标。链家,成为他的入职首选。

他主动打了招聘电话,对方简要了解了姚丹的情况,省去投递简历的环节,直接把他推荐到他想去的中关村区域内的门店,经过两轮面试、培训和笔试,姚丹正式入职。

他大概没想到,选择这一区域将是他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

和姚丹同期入职的,还有另外四个人,但一本大学毕业的,只有他一人。入职时,新人的底薪都是4000块——高学历没能直接作用在薪资上。

在业绩上的“打怪升级”之路,他走得并不容易。

2015年1月是姚丹搬至北京的日子,初来北京的一年,他住在公司附近的一个隔断间里。房东把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隔成七八间,姚丹就住在一间从阳台分隔出的房间,面积大约三四平米,只够放下一张宽一米五的床和一个小衣柜。因为没有供暖,取暖只能靠电暖扇。

有时候,他一觉醒来,发现被子被冻住粘在玻璃上,窗户缝有时甚至会漏风。即便是这样差的居住条件,每个月的房租也得一千四百块。

姚丹很聪明,他从不会把这样的节省用在客户身上。夏天,他的电动车上会有一个包,水、伞、防晒霜是常备物;冬天,包会换成保温袋,常温水也被换成热水。

姚丹的第一个客户是通过发传单结识的。入职最初那两个月,他常在地铁口和小区门口发传单。为避开城管,他就在7点出门,先发地铁口,再转战小区门口。一位接过传单的客户,后来主动打电话联系他,表明购房意愿,在师傅的帮助下,沟通很顺利,第一单成交。

这笔订单,为他带来了两万元的业绩和转正。那位客户后来又通过姚丹卖掉一套房,又买了套房,就此成为老客户。

老客户转介绍新客户的成交方式,在姚丹的订单总量里占三分之一。他平均每年会成交25笔左右的订单,而因同事推荐客户而成的订单,则占总量的四分之一。

人脉无疑是他的制胜法宝,在他5700多名的微信好友列表里,至少有上千人是他在北京的同事,有一些是出于业务往来,有一些是因活动结识,有一些是主动联系他的线上“网友”,每加上一个人,姚丹就会以“名字+负责XX商圈片区”的方式备注对方,有机会便推荐客户给对应片区的人。

在合作的模式下,姚丹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中关村位于北京海淀区,海淀因教育资源优越被称为“教育圣地”,而他负责的恰好是学区房片区,那里有6所小学,其中3所是海淀区排名前5的学校,这还不算其余的十余所初中。

姚丹成交过的最大一笔订单价格是1200多万元的学区房,而他每笔订单之间的空白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

因为业绩出色,姚丹成了这个片区的“名片”,这仿佛是一个循环,因为有名,资源自然会滚滚而来。

整个片区有两三百的链家经纪人,但说起中关村学区房,北京的同事们只会想到“姚丹”这个名字,即便彼此没有碰过面。

“真诚、不欺骗”,这位入行6年的高知中介,会用行业里最惯常的词语分析自己的成绩。干中介这行,客户是亘古不变的核心,在服务过程中,他会极尽所能让对方提需求时得到的答案是“是”或肯定句。

客户担心开车看房会被贴条,姚丹会提早跟客户打好招呼,如果开了罚单就找自己报销。他不抽烟,但包里常年都会揣着一包烟,以防客户需要的时候自己不能及时递过去。

而这,只是维护客户关系里众多细节的一小部分。

一切最后都会作用在收入上。

来北京第一年,姚丹的年薪拿到70多万,相当于头一年的三倍。2016年,他更是创下了自己的业绩高峰。

外部环境的变化为他带来了利好。年初,信贷政策宽松,房市持续变热,刚需之外,大量有投资需求和改善需求的购房者也纷纷涌入。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市商品住宅和二手房成交数量分别增长60.52%和50.35%。

增长的数字里,有姚丹的身影。从7月到9月,他创下了三个月业绩达到100万元的记录。

姚丹买了一辆二手汽车,这样在冬天带客户看房也方便些。

待他真正实现年薪百万的目标,是在2018年,时至今日,他已经连续三年年薪过百万。

姚丹也成了公司的一块“招牌”。一部中国房产经纪行业纪录片里,有他短暂的一个镜头;眼下,他还要参加另一个知名媒体的视频采访。

不过,全年无休、随时待命、每日加班,这些是藏在光环背后的代价。

03 流量焦虑

今年7月,徐清把新店开在了杭州西湖区九莲的一个商圈,他很满意这个位置,这里是学区房片区。

但竞争也十分激烈。单是在这一个片区,就有6家贝壳系的房产中介公司,其中单是他加盟的品牌门店就有2家。

7月,徐清一次性付清一年的房租17万,开启试运营,他找风水大师算了正式开店的吉祥日子——8月18号。为了吸引更多顾客,门店在开业当天做了8.8折的活动,当天来的租客比较多,最后成交了两笔订单。

要想在众多对手的夹击中立足,线上是一定要占领的流量宝地,一定程度上,这也让徐清产生了焦虑。

流量的故事里,高学历终于得到眷顾。

在贝壳平台首页上,点开“找经纪人”图标,一共有六栏类别,分别是“双一流高校”、“行业资深”、“销售过亿”、“房产知识达人”等,徐清店里现在有十三个经纪人,而出现在“双一流高校”一栏里的,只有他自己。上榜意味着活跃度和流量,平均每天他能在线上接收到一两条问询信息。

姚丹也赢在了起跑线上——其中5个榜单里,他的名字都在前四位,这为他每天带来至少6到7个咨询信息,而这些都是潜在客户。

北京城里,每年都有无数年轻人奔向房产中介的岗位。光链家旗下,房产经纪就达到两万多人。

当越多越多人习惯先从手机上看房,中介,就变成了流量的战场。

徐清早早看透了这场战争的本质。他不惜重金去购买贝壳的“黄金展位”,只为了让公司的经纪人有更多露出机会。

在这款App中,当顾客点开一套房子的详情页,界面下方会显示“推荐经纪人”,其中,最顶部的位置,就是“黄金展位”。在这个位置上挂一周,需要付给贝壳的费用是300元。

徐清不得不抓住这条渠道。在短视频、视频号等平台上,自己门店的流量始终没有做起来,公司注册的抖音号只有千余个粉丝。

姚丹反倒从容许多。

他没有在微信名的最前面加一个A——这是中介的常规做法,以此占领已加好友通讯录的上位。他的朋友圈里也几乎不见房源信息。

“我的朋友圈里只能保持一条房源信息,如果要更新,我会把上一条删掉。”他认为这是更高效的宣传方式,也确实带来过签单。

04 线上获客

根据《2020年百万房地产经纪人生存报告》显示,在有底薪的房地产经纪人中,74.2%的经纪人底薪在3000元以下,超过5000元的占比不到10%。

大多数经纪人薪资水平远在平均线之下,但行业门槛也在无形中变高,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经纪人占比达到44.2%。

经纪人的获客方式也在转变。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上获客正在成为他们接触客户的主要渠道。在这样的背景下,流量自然是利器。

姚丹没有过多关注公司在招聘要求上的变化,但他知道现在入职门槛越来越高,本科毕业是基本,而管理层的学历要求会更高。

随之变化的,是经纪人的基本待遇。

新人康丽娜的底薪是6000,比早年姚丹的要高出2000块。不过,当初决定让她加入时,经理一度很犹豫。

因为公司对招聘者有流失率的考核,经理担心这个北京女生做不长久。只是,苦于疫情,经理没有更多的人选,最后才留下了她。

康丽娜就读于四川大学广告学专业,毕业后的三年,她一直在做广告策划相关的工作,因为想尝试销售类型的工作,外加被一部聚焦房产中介行业的热播剧《安家》吸引,今年4月,她入职了链家。

最初,她负责房屋租赁业务,因为业绩做得不错,上个月底她选择了转岗做买卖业务。

康丽娜不喜欢在传统营销方式和流量上下太多功夫,而是更看重数据分析,用数据说话。

但这种作业方式,不会让康丽娜在流量场上占据优势。

无论是租赁还是买卖,从对接到成交的每一个环节,公司都有对应的考核机制,比如初期的转委托率,客户第一次咨询距离确认委托经纪人不能超过七天,考核方式,则是要看经纪人有没有要到客户的手机号码。

康丽娜有自己的坚持。

对于在 App 上误点进自己对话框或没有购房意愿的客户,她不会生硬去要对方的电话。而她的多数同行,都会为了业绩达标,想法设法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

“千山万水总是情,留个电话行不行”是行业内流行的一句顺口溜。

眼下,康丽娜正在为第一笔开单而努力,这个行业,并不比她曾经工作的广告行业轻松。姚丹也奔波着,已经是店经理的他,盘算着要往更高的管理位置进阶;而徐清想把手里的店做起来,以后再在杭州开出第二家分店和第三家分店。

十一月,北京的银杏树是街角难得的一处景致,金灿灿的银杏叶飘摇着,成为点缀寒冬的一抹亮色,天气愈寒,一遇风,叶子便哗啦啦得落满一地。

康丽娜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街道两旁银杏树。

而在南方的杭州,徐清公司附近则种着许多株腊梅,枝干繁密,含苞待放,花不起眼却素雅迷人,待到明年一月,梅花就会盛开。徐清也一样,他期待走过平静的冬日,迎接充满生机的早春。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中的徐清为化名)(来源:猎云网)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