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梦or梦想? 清醒地去看,脚踏实地去干

自9月以来,元宇宙概念指数持续走高,一度实现“5连涨”,而9月9日元宇宙概念指数突然暴跌。

9月10日,元宇宙概念指数再度下滑,收跌1.29%。截至收盘,元宇宙概念股歌尔股份(002241.SZ)收跌0.57%,完美世界(002624.SZ)收跌3.92%。

在元宇宙概念的大起大落中,众多投资者纷纷对“元宇宙”产生质疑,元宇宙究竟是什么,它的火爆是否只是“昙花一现”?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由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1992年的反乌托邦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首创。它是融合VR(Virtual Reality)与AR(Augemented Reality)技术,在虚拟环境中搭建的“现实世界”,帮助人们实现利用数字分身Avatar在时间依然只能单向流动的世界中进行同步实时交互。

(图片来源:图虫)

科技/信息技术的进步催生了元宇宙概念的爆发。当我们习惯把手机作为中心点与网络世界进行信息互动时,互联网就已经从双向互动的2.0时代步入了全方位互动的3.0时代了。而一旦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互动时,新的时代也将开启。

“元宇宙”为目标的技术创新浪潮涌来


通俗上,元宇宙可以理解为我们意识中的虚拟数字世界,我们在这个世界中以全新的身份存在,在不同的设备之间移动,并在虚拟环境中进行交流。

在元宇宙的忠实拥护者看来,这是令人心潮澎湃的“探险圣地”,也是人们身心俱疲时得以随时享乐的“娱乐场所”,更是出行不便时提供的一个“传送门”。尤其是在特殊人群的目光中,这或许是他们的“新生”。

元宇宙庞大的潜在用户群引爆了资本家的追捧。目前,已有多家国内外科技大厂下注元宇宙。

Facebook早在2014年就收购了虚拟现实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近期还推出了一个新产品组来构建新的 3D 社交空间。

今年5月,微软表示,将利用一系列人工智能(AI)和混合现实(MR)工具开发“元宇宙应用”。

国内的科技公司也不甘落后。2020年,腾讯在“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G轮融资中参投。今年8月底,字节跳动斥资近百亿元,收购歌尔集团旗下的VR创业公司Pico。

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相关经济将迎来大幅增长,市场规模有望在2030年达到15000亿美元。

沉浸式科技公司Blank XR的创始人丹尼斯·怀特说:“肯定会有强大的参与者,一旦你能够戴上新式增强现实眼镜,你会突然看到这些全息图在世界上走来走去,那么你就会知道,你现在已经进入了元宇宙。”

视频聊天平台Topia的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利贝斯金表示,“就像你可以像在智能手机上切换网站一样,元宇宙内的化身可能会在为交叉兼容和包容而建立的平台之间跳跃。”利贝斯金认为:“元宇宙应该是一连串技术的集合、让后端和体验式前端都能很好地一起发挥作用。”

随着云计算、5G、AR、VR产业的蓬勃发展,元宇宙的产业链可笼统分为硬件层、软件层、服务层和应用层。

硬件层是进入元宇宙的入口,用户可利用硬件设施达到人机交互的状态,软件层由GaaS、2B设计技术等公司组成,服务层主要包括云与基础架构、Verse平台,应用层即用户实际参与的非物质化的体验。

目前各个层次均有公司深耕。硬件方面,歌尔股份(002241.SZ)代工全球数家高端VR产品。字节跳动收购的Pico在2020年位居国内VR一体机市场份额第一(IDC数据)。

GaaS中,腾讯、网易在游戏设计工具端技术成熟,宇信科技、长亮科技等专注于货币化技术端。

科大讯飞、寒武纪等公司则深究AI技术,神州数码、中软国际等云服务公司也在其领域有所建树。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虽然已经有大量的公司投身元宇宙,但落实元宇宙绝非易事。由于元宇宙尚处于萌芽阶段,逻辑上非常态化,具有不直观性,导致业内对它还没有一个完整简洁的共识。

华西证券表示,“元宇宙拥有六大特性:持续性、实时性、兼容性、经济属性、可连接性、可创造性。符合这六大特性的才能被称为元宇宙。”

(图片来源:华西证券)

华西证券对这六大特性做出了具体的解释:持续性指这个虚拟世界永久存在,不会停止;实时性代表它能与现实世界保持实时和同步,拥有现实世界的一切形态;兼容性表示它可以容纳任何规模的人群及事物;经济属性表示存在可以完整运行的经济系统,可以支持交易、支付、有劳动创造收入等;可连接性指资产、社交关系等都可以贯穿于各个虚拟世界之间,以及可以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间转换;可创造性意味着虚拟世界中的内容可以被任何用户创造。

如果以上述标准来衡量元宇宙,目前建立元宇宙的可操作性较低。

“时延”是一大问题,现实世界的网络信息传递仍受信号强弱影响,而如何达到虚拟世界中的“实时”更是不易。

此外,当前的VR/AR/MR技术只能提供视觉和听觉信息,例如Pico的明星产品Pico Neo3 VR一体机,对于触觉、嗅觉、味觉等感知能力并无实际影响,难以兼容一切事物。

至于“可创造性”“可连接性”等关键元素更是让云计算公司愁眉紧锁。元宇宙中,每个人的活动范围和行为各异,用户的算力需求变化也截然不同,如何实时满足全部用户的指令是他们的重大挑战。

除了技术上的难关,成本控制、数字货币流通模式、各大平台独立的生态是否能打破,今后面对的困难还有很多。

游戏或是元宇宙的第一载体

目前,达成“元宇宙”这一愿景还为时过早,而业界普遍认为游戏领域可能最早实现“元宇宙”,因为它原本就处于虚拟场域,并具备玩家的虚拟化身。

在大型游戏应用中,仅有“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具备元宇宙的初级形态。Roblox业务模式兼具游戏、开发、社交属性,向用户推荐游戏的同时,也提供了允许玩家自行创作游戏的工具,支持用户通过出售经验、开发产品等活动赚取名为Robux的虚拟货币。

与其他应用程序相比,Roblox初步实现了“可连接性”,用户可以从平台上的一个游戏跳到另一个游戏中。此外,用户可以将游戏中赚钱的虚拟货币Robux兑换成现实货币,这意味着它具备“经济属性”。

Roblox丰富的生态内容吸引了众多玩家,驱动营收增长。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Roblox的平均DAU达4320万人,同比增长29%,营收达4.54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但用户量的上升加大了Roblox的成本管控压力。用户在平台消费时,部分资金会分发给开发人员和创作者,而这一部分的成本已成为最大成本项。2021年第二季度,这部分的成本为1.3亿美元,占总支出的22%,研究和开发费用为1.25亿美元,占总支出的21%。

巨大的投入导致Roblox持续亏损。2021年第二季度,公司经营亏损额扩大至1.43亿美元,去年同期则亏损了7226万美元。

此外,Roblox内的整个环境较为粗糙,和现实世界的差别大,沉浸感较差,在“可创造性”和“实时性”方面仍需改进。

作为探索元宇宙的老玩家,Roblox刚刚迈过了及格线,尚未实现盈利,而其他刚入局的玩家更是“生死未卜”。

“元宇宙”仍是梦想

不可否认,元宇宙概念已经走入了我们的生活。完美世界、金科文化等公司早已推出了“沉浸式”的VR游戏。各大电视和视频平台节日晚会上,5G、AI、MR新玩法层出不穷。

但真正的“元宇宙”强调的是生态的完整性和用户的主观能动性,现有技术下的完成度还遥不可及。

近期“元宇宙”不断出圈,可热度之下,投资者最需要的是冷静思考。

“元宇宙”需要技术、内容、架构共同推动与支撑,目前技术尚未突破,何谈“元宇宙”爆发?

实现元宇宙这一梦想的道路上,突破各种壁垒的投入不容小觑,在“元宇宙”的商业模式尚是空谈的情况下,其投资价值难以定义。粤开证券表示,“当前距离实现元宇宙,有很长的路要走。元宇宙概念股下,仍要回归到公司自身发展逻辑。”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