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天价剧集继续霸屏 电视剧上市公司净利稳增

2017极客大奖年度评选-极客网

(原标题:2017天价剧集继续霸屏 电视剧上市公司净利稳增 有“扛”大剧底气)

精美、华丽、烧钱——古装剧集;抠图、老套、单调——知名IP……

2016年你因哪些电视剧惊艳,又被哪些剧集“套路”?看不完的天价古装剧集背后又隐藏着哪些生产者和渠道方?

2017年初对垒的《大唐荣耀》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开启了2017年古装电视年,根据几大卫视及各大视频网站披露的片单,本就高于都市、谍战等题材制作成本的“天价”古装剧将霸屏一年。

高投入高成本的剧集投入背后是一众2016年业绩亮眼的电视剧上市公司,与电影公司的落寞不同,电视剧上市公司的2016年却相对好过。

除了制作公司的业绩支撑外,渠道方强大的购买力也是支撑剧集版权价格不断攀高的关键所在,综艺新政反哺、视频网站付费日趋清晰都给了渠道方砸钱买剧的底气。然而一片繁荣之下,本身剧集质量的隐忧同质化还能否让广告金主继续买单?

谁在制造天价剧

制作方:资本市场老兵新兵皆风华正茂

从2016年初的《亲爱的翻译官》到年末的《锦绣未央》,从年中的《青云志》到2017年的《大唐荣耀》,以华策影视、欢瑞世纪、慈文传媒等为代表的电视剧制作上市公司出品的电视剧早已成为了霸屏的主力。无论在一线卫视的收视率还是各大视频网站的点击排行,均位列前茅。

除了流量担当外,前述上市公司亦是“天价”剧集的生产摇篮,800万元单集高价卖出的《赢天下》出自唐德影视旗下,而慈文传媒与湖南卫视签订3.84亿元合同更是疑似剑指《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的天价版权。

每经影视(微信ID:meijingyingshi)记者梳理数据发现,强大的生产力背后,是电视剧上市公司稳步增长的业绩续力。相较于2016年业绩波动明显的电影上市公司,电视剧公司的业绩相对稳健,也正是由此给了它们“扛下”大剧的底气。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电视剧上市公司的一众“老兵”外,2016年底借壳成功上市的欢瑞世纪,2017年IPO在即的山影制作与新丽传媒,则是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新兵,它们的入局又将引发怎样的排位之争?

版权价格屡创新高、点击收视居高不下,然而不容忽视的却是一片繁荣之下,剧情同质化、制作粗糙、抠像、替身、演员演技堪忧的剧集对电视剧行业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当观众审美疲劳,谁又将为天价剧集买单?

梯队成型 电视剧资本市场“新手”风头正盛

相较于电视剧制作公司,资本市场似乎更为青睐电影制作公司。

不论是曾经市值近千亿的华谊兄弟,还是后起之秀万达影视、乐视影视,电视剧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从不能与之较量。然而梳理这些公司2016年的业绩不难发现,与2016年颇为落寞的电影公司不同,电视剧公司的2016却相对精彩。每经影视记者发现,这些电视剧公司的业绩全线飘红,更有多家公司实现了超50%的净利增长。

从净利润数字上看,无论是电视台还是互联网端,“剧王”华策影视以4.75~5.71亿元的净利预测区间领跑电视剧公司。从增幅上比较,年度净利润增长超50%的慈文传媒和欢瑞世纪亦是颇为亮眼。

“相较于电影公司受大年、小年的影响,电视剧公司的业绩则更相对稳定,更容易锁定利润。”一位知名券商传媒分析师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从目前的IP储备及剧集版权售卖情况上看,主流电视剧制作公司2017年业绩仍有增长的空间。依照上述分析师的观点,相对稳定的业绩和容易锁定的收益,也给了电视剧公司提高制作成本,增加精品剧集产出的“底气”。从各大卫视年初披露的片单不难看出,今年的电视剧类型仍以仙侠、古装玄幻为主,而相对于都市言情剧,这类剧集的成本多超过500万元/集,2017年大制作霸屏仍是主流。

高价剧集离不开资本助力,除了早先上市融资的华策影视、华录百纳、慈文传媒、唐德影视等公司外,2016年底借壳成功的欢瑞世纪,2017年IPO在即的山影制作与新丽传媒更是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

单从市值角度衡量,超200亿元的华策影视、超150亿元的华录百纳,超120亿元的慈文传媒及超100亿元的唐德影视构成了二级市场电视剧公司“第一梯队”。其中表现最好的就是华策影视出品的剧集,据2016腾讯娱乐白皮书数据,当年收视率前5及点击量前5中,华策影视均占有两个席位。

然而除了已经“入市捞金”的公司外,新生君的力量亦不容忽视。

2016年底借壳星美联合成功的欢瑞世纪实谓“流量担当”,近些年由其出品的《古剑奇谭》《青云志》等大热剧集在年度榜单中均名列前茅。2017年初联手景甜奉上的开年大戏《大唐荣耀》更是成为唯一可以比肩华策影视出品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值得一提的是,仅借壳成功不足4个月的欢瑞世纪2016年的业绩却十分亮眼,2.6~3亿元的净利预测区间令其跻身电视剧制作公司前5名,欢瑞世纪目前的市值也超过了120亿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准备2017年冲刺IPO的精品剧集“生产器”山影制作,一则万达影视等竞逐战略投资者的消息使得其愈发引来了二级市场的关注。山影制作副总经理、董秘李锋在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山影制作将在今年6月左右启动上市计划,最晚也会在9月之前申报上市相关资料;在对上市路径的选择上,山影制作将会选择IPO排队。

同质化剧集 高收视、高点击背后的口碑隐忧

版权价格屡创新高、点击收视居高不下,老牌公司业绩稳健,市场新兵表现亮眼,然而电视剧市场也并非全是欣欣向荣。

从2017年初《孤芳不自赏》爆出的抠图事件,电视剧制作公司受贿的旧案判决,到多部大戏的口碑危机。看似一片繁荣之下,电视剧市场却不免危机四伏。“观众对同质化的剧集己经有显露出了疲态,如果不能推陈出新的话,再高制作的剧集也会有不被买单的一天。”知名影评人谭飞在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梳理2016腾讯娱乐白皮书发现,2016年上映的剧集中,除了《芈月传》收视破2外,其他剧集均未突破,与前些年大热的《甄嬛传》《武媚娘传奇》等剧集相较,收视率已经显露出疲态。除此之外,腾讯娱乐关于观众对于IP剧集改编质量的调查中,2016年的IP剧集仅取悦了4%的观众,有56%的观众对于IP改编的剧集并不满意。

每经影视记者梳理2017年各大卫视及视频网站的片单发现,仙侠、玄幻等古装元素的剧集仍旧占据了待播出的大半壁江山,其中《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唐荣耀》《如懿传》等高价剧集更是渠道方的“招牌”,承担着2017年收视及点击的重要任务。

前述传媒分析师认为,大量同质化的剧集使得观众出现了审美疲劳,同时大制作剧集的增加亦分散了单部剧集可以汇聚的观众。恰如前文编剧所言,如果不能提高剧集质量,仔细打磨剧本,避免同质化,那么大IP剧集甚至会流失原本的粉丝群体。

谁在购买天价剧

渠道方:综艺表现不佳或将“反哺”卫视剧购买力

追本溯源,电视剧制作方豪掷千金出品剧集的背后,是一众“购买力”极强的渠道方。而这些渠道方正是由五大卫视、七大视频网站构成。

虽然“一剧两星”的政策削弱了电视剧版权的价值,但坐拥“富爸爸”BAT的视频网站的崛起又掀起了一场电视剧版权价格的高潮。网络版权高于电视台版权的剧集现状早已屡见不鲜。

2016年则是视频网站盈利模式愈发清晰的分水岭,付费模式的到来更加增强了视频网站的购买力。根据2016腾讯娱乐白皮书统计,2015年,包括海外剧在内,全网共有36部付费剧播出。2016年,这个数字变成了239部。

相较于“富得流油”的视频网站,电视台似乎稍有逊色。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综艺新政的颁布使得《爸爸去哪儿》等现象级综艺不得不转向视频端播放,除此之外现象级综艺的缺失也可能使得电视剧’迎来春天“。

根据中金互联网报告内容,此消彼长之下,预计2017年Top5卫视的电视剧采购预算大约将增加19亿元,对应6~8部精品剧,进一步提升市场对于大IP电视剧的需求。

视频网站日渐清晰的盈利模式、电视台愈发强大的购买力似乎都为电视剧行业迎来利好,然而渠道方购买力的背后则是广告金主的投放,电视台广告规模下滑的现状、视频网站监管收严等因素都会影响到金主的支持力度。

盈利可期 五大卫视、七大视频网站为高价剧集买单

2016年11月,慈文传媒与湖南卫视签署3.84亿元合同的消息一时间倍受市场关注,慈文传媒亦由此提前确认了2017的收入使其盈利可期。

作为卫视中绝对的“第一梯队”,梳理几大电视剧制作公司不难发现,其前5大客户均有湖南卫视的身影。2015年收视率排名前10的电视剧均来自湖南卫视黄金档或周播剧场,2016年亦有多部剧集跻身前5。

“视频网站大行其道的当下,电视台第一渠道方的位置仍旧很难被取代。”乐正传媒CEO彭侃接受每经影视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即便目前有多部电视剧的网络版权已高于电视台版权,但电视台第一购买方的位置短时间内不会被动摇。

根据中金互联网报告内容,由湖南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构成的“第一梯队”早已成型,这五大卫视稳稳占据2016年收视率前五位,二线卫视很难能拿到热门剧集的独家播放权。

2016年收视率最高的50部电视剧中的48部,包括热播剧《亲爱的翻译官》《欢乐颂》《微微一笑很倾城》《青云志》等均在湖南、浙江、江苏、东方、北京、山东等几大卫视平台播放。

除了五大卫视外,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以及芒果TV、乐视视频、搜狐视频、PPTV四家二线视频网站构成的“互联网端”也是高价剧集购买主力,800万元/集的《赢天下》便是视频网站开岀的“天价”。

值得注意的是,视频网站龙头爱奇艺日前完成的15.3亿美元大额融资刷新了视频网站融资的纪录,百度、高瓴资本、博裕资本、润良泰基金、IDG资本、光际资本、红杉资本“金主”更是给了爱奇艺烧钱的底气。

而除了豪气十足的战略投资者外,2016年视频网站付费模式的清晰更使其盈利可期,“视频网站正逐渐培养起年轻观众为内容付费的习惯,而这个习惯的养成,也可能是在为一个视频新时代拉开序幕。”彭侃说道。

此消彼长 电视台购剧底气源于广告金主支持

与视频网站的“富爸爸”不同,电视台购剧的底气来源于广告金主的支持,而近些年来风头正盛的综艺节目分流了大量的广告冠名,电视剧集则稍显较弱。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综艺新政的出台似乎为电视剧采购带来希望。

2016年3月初,广电总局发文明确了几点原则,即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数量,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子女;亲子节目撤出晚间档等。

此令一出,原本占据全年综艺节目10%以上,蓄势待发的《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小鬼来当家》《妈妈是超人》等近20档亲子真人秀偃旗息鼓。多档节目就此夭折或移到网络端播放,无论是点击量抑或是影响力都大不如前。

“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是电视台广告吸纳能力最强的两种节目类型。”一位知名券商分析师告知每经影视记者,然而在他看来与2014年几款爆品综艺节目相较,目前的综艺节目收视大不如前。

根据中金互联网报告内容,2016年综艺节目的播出效果不达预期,现象级作品寥寥无几,收视率表现不佳,对收视比重的提升并不显著。全年共有400多档综艺节目上映,数量较2015年翻了一倍,但收视破1的仅有46档。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