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 AI,人工智能能否拯救百度?

GPLP 2017-11-23阅读:

原标题:AI能否拯救百度?

文/墨行GPLP

  前言:

继外卖O2O之后,AI及无人驾驶成为百度最新的救命稻草。

  正文:

2017年11月19日,百度世界大会,无人车的量产时间表、手机智能助手、车载智能助手……几乎每一个新品,都和AI有关。

两年的时间,俨然百度真的转型成为人工智能公司,仿佛过去一切都不曾存在——2017年10月,百度福州研发中心宣布裁撤,裁员数量多达300余人,这场突然起来的裁员风波也唤醒了GPLP君的记忆,让人联想起来2013年的那场国内互联网最大并购案。

2013年的7月,在百度、360、腾讯、阿里等多方参与、争夺和抬轿子的过程中,百度最终将91无线收入囊中,为自己获得了一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2014年百度喊出“连接人与服务”的战略口号,2014年5月,巩振兵在LBS事业部内,牵头成立了创新业务发展部(百度外卖前身),随后外卖被百度寄予厚望。

如今,只不过外卖换成了AI。

这一次,AI及无人驾驶能够成为百度的救命稻草吗?

 百度的AI战略

“All in AI”,这是2017年百度的主旋律。

为了弥补百度的颓势,2017年年初,百度开始了刮骨疗伤,伴随着马东敏的回归及陆奇的加盟,百度也在AI大潮当中找到了方向,当然,这个策略也让百度从2017年最低160美元每股反弹到如今的250美元每股左右。

为了全面转型AI,百度对此制定了清晰的AI规划——公开资料显示,由百度大脑和百度云共同组成了包含Cloud、BigData、算法层、感知层、认知层、平台层的AI平台架构。

人事及执行层面,陆奇被李彦宏委以百度总裁兼COO的重任,随后,陆奇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2016年4月,百度主要分为四个板块,搜索、新兴业务事业组、自动驾驶事业部、金融服务事业部。其中,搜索公司由向海龙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由张亚勤负责、自动驾驶事业部由王劲负责、金融服务事业部由向朱光负责。而陆奇上台之后,则将百度的组织架构按照行业板块划分为五个板块,AI技术平台体系、搜索、新兴事业群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金融服务事业群组,其中,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陆奇亲自负责,而AI技术平台则由此前是百度自然语言处理部负责人王海峰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百度研究院也在此次组织结构调整中划归为AI技术平台。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百度研究院的核心团队在此前后陆续离职,曾经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2017年9月,百度研究院院长林元庆离职。

有媒体报道称,百度研究院在百度搜索部门之间是相对封闭的,对于AI应用最为需要的数据,百度研究院却无法自由调取。而之前海外的科学家愿意加入百度科学院,也很大一部分看重的是其积累的百亿数据。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百度转型AI公司的决心,甚至,百度还在AI生态系统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人工智能是一个系统性工程,甚至可以说是对人类社会生活方式的重构,需要更多产业链企业的参与。百度搭建的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和开放智能语音平台DuerOS目前都积累了不少合作伙伴。

比如,在无人驾驶方面,百度还宣布,百度将与金龙客车合作,计划在2018年推出中国首款无人驾驶微循环巴士“阿波龙”此外,百度还将在2019年与江淮、北汽,在2020年与奇瑞,分别推出自动驾驶量产车型。

按照陆奇此前在《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的设想,百度的主航道是内容feed流和人工智能,护城河则包括搜素、地图、百科等产品。

而在陆奇之外,担任百度董事长李彦宏特别助理的马东敏,也在百度战略投资部全力支持陆奇的战略。

一位接近百度投资的人告诉GPLP君,目前百度战略投资主要分为四个投资小组,度秘、阿波罗无人车、泛AI以及其他智能硬件部,围绕这四个业务部门来做投资,这也是2017年7月百度CEO陆奇提出的All in ai后所做出的变化。

伴随着新老板的到来,同时,早在2016年下半年,百度就在投资上进行投资阶段性的划分,陆续成立了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聚焦于早期天使和成熟期阶段项目,百度是这些基金的最大LP,同时引入其他市场化LP。其中,百度风投在远离望京百度大厦的中关村某共享办公空间办公,原百度CFO李昕晢则担任百度资本CEO,原联想之星合伙人刘维出任百度风投CEO,李彦宏担任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的董事长。

不过内部人士透露,即便如此,马东敏在百度风投与百度资本仍然有较大话语权,项目在经过各自投委会通过后,仍需要马东敏进行拍板。

在一番部署之后,看起来,百度的AI战略前途在望,一片光明。

当然,资本市场也很给百度面子,百度股价上涨了30%-40%,不过,所有的一切对于百度多名内部人士以及外部观察者看来,一切高兴的似乎太早。

  百度的旧疾——执行及决策,换汤不换药

当然,AI相比较此前的O2O和移动互联网战略来讲,战略本没有错,关键是能否执行。或者说,百度及各大互联网公司一样,并不缺战略,而是能否实现这些战略。

因此,当全面部署了AI战略之后,百度能否充分实现则值得关注。

当然,如果从执行力角度来看的话,陆奇的加盟让百度的执行力提高了不少,但是,从整体上来讲,百度的执行力及管理问题相比较腾讯及阿里来讲还差了很多。

以百度投资为例,“百度在投资上最大的问题不是投资本身的问题,而是其整个管理风格、组织的问题。”一位美元基金的早期负责人评价说。

此前他所在的机构有2个项目最后卖给了百度,一个在收购后整合失败,一个整合了差不多2年多的时间才算勉强整合了。

此前百度战略投资部的管理模式有点类似于曾经复星的复星昆仲。复星昆仲唯一LP是复星,投资时围绕复星的战略作投资,缺乏市场化的投资逻辑,在流程上最后即使几千万的项目也要上到郭广昌层面去做决策。流程决策慢,下面的投资人赋予的空间小投资能动性差,最后复星昆仲大部分人员出走创立新基金。而百度战略投资部的情况也与之类似,投资总监并没有被实际赋予决策权,所有项目都将最后到李彦宏和百度CFO李昕晢,其效率可想而知。

2016年6月百度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何海文离职,此后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百度战略投资部的人近一大半全部离职。而GPLP君翻看历史,在短短3年的时间里竟然换了4位高管,从最早的汤和松 、叶卓东到何海文。如果没有被赋予十足的话语权,那么百度的投资总监的职位实际上在外人看来更像个虚职或者被架空的职位。

更关键的是,无论谁负责百度投资,百度投资都面临如下问题——百度投资喜欢控股型收购,却每每在收购后缺乏整合的实力,使得收购完之后并没有达到双赢的效果,反倒是因为复杂的组织架构、朝令夕改的战略中心调整让被收购公司的高管在达到约定年限后就选择立马离职。

比如,百度花大价钱收购的91助手,其CEO胡泽民在收购的1年之后出来创立了魔量资本,而91副总裁何云鹏也几乎同时离职。而相对比的,在被阿里巴巴收购后,仍然留在阿里巴巴的人还有此前UC的CEO俞永福,现在已是合伙人级别和IC成员,原友盟创始人蒋凡目前也在阿里负责淘宝产品团队负责人,但被百度收购的CEO却少有长久留在百度内部,并担任要职的。

更不堪回首的是,之前负责百度移动事业部、兼任91无线负责人的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因腐败而辞退。

后来,貌似李彦宏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有所调整,然而,时至今日,依旧改变不大,最终拍板权依旧需要马东敏来决定。

当然,在百度内部组织架构当中,内部竞争显然非常有必要存在,那么,就两个竞争部门之间的矛盾如何调节,目前百度依旧缺乏一个清晰的制度,而在腾讯内部,其内部竞争在小组的层面上有多层架构去协调,显然,百度在文化融入和组织协调上做的并不是很好。类似AI这种在业务上多有重复和涉及,但是又并不互相协作的情况在百度内部并不只是这一例。

“此前这种事情在金融事业部也曾发生过,后来,在我们事业部,很多产品,比如说百度钱包,产品也不错,但是就是因为执行等多个因素,最后很多事情都不了了之了。百度内部推动做一件事情真的特别难”该离职员工此前曾在百度金融事业部,在对百度的流程及执行力问题感受颇深。

该问题不仅对AI新业务有所制约,而且对百度的老业务,搜索信息目前也产生了负面影响——百度第三季报显示,其总收入为234.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净利润同比增长156%,达到79.48亿元,这主要得益于当即百度外卖出售所获得投资收益42亿元。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为百度传统广告收入和新兴的信息流业务,该业务收入为201亿元,同比增长22%。

另外,百度披露,百度的信息流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但是并没有单独披露信息流收入金额,面对今日头条、UC头条的竞争,百度作为后来者还有一定的距离追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流量获取成本占比为10.5%,相对去年同期有所下降,营销客户数量同比下降7%,平均营销客户营收同比增长31%,说明百度广告客户整体数量是在下降的,这对于未来持续增长仍存在风险。

看起来增长强劲,然而百度客户的整体数量下降是不争事实。

而百度寄予厚望的AI战略以及无人驾驶什么时候能够给百度带来收益?

  百度的未来在哪里?

如果说百度的未来是AI和无人驾驶的话,那么,起码在未来两三年,百度还不能在这方面得到更大的收益及回报。

关于人工智能,所有人的一致观点,这是未来趋势,但是是一个高投入、慢产出的领域。

百度财报显示,过去一年,百度研发投入约在100亿元,到了今年第一财季,研发支出达到人民币28.35亿元,同比增长34.9%。

但百度将如何实现场景的落地,以及如何面对商汤科技,FACE++这种人工智能公司找出差异化的竞争点最后在商业变现,这在百度貌似还有点距离,因为事实显示,被百度视为主航道之一的人工智能目前仍属于早期搭建阶段。资料显示,即便在发展最早的商汤科技(比百度的AI策略还要早两年),目前也还是投入阶段,无论是算法还是大规模商业化都函待时间的发展。

关于无人驾驶,尽管百度乐观的预计2018年7月就能实现量产,但是在国家立法目前存在空白,以及技术依旧待完善的当下,百度无人驾驶车能否如约上路同时也是一个未知数,更不用说对百度的收入贡献多少了。

“尽管百度无人驾驶说明年量产,其实真实的情况是在封闭环境下的小规模量产,目前在国内外,只有特斯拉在这方面实现了上路,其他公司都还只是研发当中,因此,百度的无人驾驶还是要看明年量产的情况以及百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某业内知情人士告诉GPLP君。

更何况,百度无人驾驶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核心员工不断离职的背景下,百度无人车到底能走多远?

GPLP君统计资料显示,目前,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创业团队当中,很大一部分出自百度无人驾驶团队,其中包括景驰科技创始人王劲,此前,王劲曾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以及号称“国内无人驾驶第一人”的倪凯,此人也曾历任百度无人驾驶负责人、乐视智能驾驶负责人,随后成立自己的无人驾驶团队HoloMatic。

而对于语音交互系统,亚马逊、京东阿里在去年通过推出智能家居音响作为入口来推进语音系统的使用,而在前两天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才推出了自己的智能音箱raven H ,步调相对来慢了至少半年,百度作为语音交互平台的梦想仍然面临着其他大公司的围攻。

截止11月18日,百度市值为830亿美元,是腾讯的17.4% ,阿里巴巴的17.5%。未来百度能否重回BAT地位仍存在诸多变数。

总而言之,未来很美好,然而,很多人死在了明天的路上,重返BAT第一阵营,对于目前的百度来说并不是很乐观。(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GPLP)

  • GPLP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