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黄蓝事件与背后的投资人:资本与灵魂的选择

GPLP 2017-11-24阅读:

原标题:红黄蓝事件与背后的投资人:资本与灵魂的选择

文/王骐骥

孩子哭泣着抱着妈妈得大腿,央求妈妈:“妈妈,我不想去幼儿园?”

母亲犹豫了一下,但转眼一想,幼儿园还是有利于孩子成长,狠心得把孩子又送了进去。

只是,这位母亲没有想到,她把孩子送到了火坑里。

11月23日,感恩节。

在凛冽的寒风当中,多名家长聚集在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充满了愤怒,因为他们发现,孩子且被老师扎针、喂药片。

他们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作为上市公司,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2017年9月28日,红黄蓝( RYB:NYSE)在纽交所上市,是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

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然而当恶行发生在最无辜的孩子身上,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资本与人性的博弈当中,人性都一败涂地?

  红黄蓝的“罪与罚”

上市公司红黄蓝事件一出,众人哗然。

作为一起案件,事件真相当然需要等待朝阳区公安分局的调查,不过作为一起公众事件,GPLP君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一个教育机构如何会出这样的恶性事件?一个教育工作人员如何对手无束缚之力的孩子下得了手?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中国首家且规模最大的0-6岁一体化早期教育机构,红黄蓝诞生于1998年,在北京一家名叫“翻斗乐”的大型室内游乐场,红黄蓝教育创始人曹赤民开辟出了两间教室做亲子园,这成为红黄蓝的前身,据官网披露的信息,此后2000年,红黄蓝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0至6岁亲子教育办学许可证,2003年,首家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成立,业务范围为亲子园教育、幼儿园教育、父母育儿堂、家庭教育系列产品、儿童艺术团等。

回忆创业初期,史燕来称:“我们第一批的老师是从400个人里挑出的4个人,比例只有1%。现在,我们全国的老师也都必须经过培训考核,持证上岗,录取率是55%-73%,淘汰率也不小呢。”

2008年,红黄蓝教育机构获得首期战略投资,投资方为Hagerty公司。在红黄蓝的投资者中还有新东方的创业元老徐小平、王强的身影,其中徐小平还出任红黄蓝教育机构的董事。

2011年9月26日,红黄蓝成功完成B轮融资2000万美元融资,由纪源资本领投,银瑞达亚洲和和通集团跟投。

2015年,红黄蓝还获得Ascendent Rainbow(中文为上达资本)投资。

据上达资本 (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 官网介绍,上达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大学捐赠基金,退休基金,基金会等。

另据红黄蓝招股书显示,Ascendent Rainbow目前是红黄蓝教育(NYSE:RYB)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1%。

关于投资红黄蓝的契机,据孟亮接受媒体《创世纪》采访时称,最初是管理层找过来寻求专业建议,他们想实现管理层收购,从而更好地把控发展方向。红黄蓝的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给公司介绍了新的投资人,“我当时建议他们自己举手买。他们没钱,我们就借钱给他们。”随后,2015年11月,上达资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 (Cayman) Limited借了5170万美元给红黄蓝的管理层,拿到的是可兑换可赎回票据(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成红黄蓝的股权。”

在资本的推动下,红黄蓝高速发展,据红黄蓝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从2014年起,红黄蓝的营收保持着稳步的增长,2016年营收达到1.08亿美元(按当下汇率换算,约合7.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590万美元(约合3885万元人民币)。2017年1至6月,公司营收达到6433.8万美元,净利润为490万美元。

这是一起非常漂亮的资本故事。

不过,故事的背后,在企业高速发展过程当中,红黄蓝为了追逐利润所缺少的责任——红黄蓝在招股书中表示,收入的增长很大部分依赖于学费,后者主要由学生注册数量决定,特别是直营结构的注册数量,影响学生注册规模的因素包括扩大分支机构区域范围及数量,以及在规模增长的同时可以保持高的教育水平。学生注册规模不仅影响学费收入,还影响加盟商的再投资意愿。

2014年至2017年6月底,红黄蓝直营幼儿园的学生注册数量从10595人增加到20463人,对应的教师数量从1631人增加到2942人。以此计算学生/教师的比例达从6.5:1到7:1。教师“吃紧”的趋势明显。

另外,加盟问题在红黄蓝当中也非常明显。据媒体报道,在红黄蓝全国300多家幼教机构当中,其中直营幼儿园的数量为110家,加盟园的比例超过63%,且加盟费不菲,据红黄蓝招商员工给《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的加盟资料显示,其四类城市(即地级市)的加盟费为80万元,且每年都会上调,其中仅特许连锁费一项就达45万元;省会城市或者一线城市的加盟费更贵。之后,加盟商每年还要缴纳至少7万元的品牌使用费。目前,红黄蓝加盟园的合同已经签到了500多号,以此计算,该机构近两年新加盟的幼儿园超过200家,每年可为其带来新加盟收入至少有800万元,再加上每年的品牌使用收入,这一数字将超过1000万元。如果加上对各加盟园的特色课程输出、教育产品销售等各项收入,这一数字则要更高。

而对孩子家长来讲,学费不菲,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公开报道称,有学员家长指出方庄红黄蓝国际班学费为6800元/月,也有家长指出甚至还有每月上万的天价学费,但是,即便如此,没有人保障他们的权益。

加盟商有没有教育资质?利润之下,谁来控制加盟商的教学质量?外界并没有看到红黄蓝的明确规定。

阳光底下,一场在发生在孩子身上的,赤裸裸的交易诞生了。

随后,在红黄蓝品牌之下,虐童事件频发。

2015年11月末,有10多名在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就读的孩子身上发现大量疑似被针扎的伤痕,四名教师多次用缝纫针等工具将多名儿童身体多处扎伤,作案工具包括铁针、竹制夹子、螺丝钉和钢钉两个。四名被告人后被判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

2017年4月20日,北京大红门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现虐童事件,三名涉事教师两名无从业资格证,最小的涉事老师仅17岁,涉事家长选择了报警。

随后,2017年11月23日,感恩节,北京再次爆出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

一次一次的事件升级,暴露在阳光下的丑恶引起了公愤,相信红黄蓝的“罪与罚”也将到来。

  投资与道德

当教育成为一个不错商机的时候,投资人及创业者蜂拥而入,这并不稀奇。

教育部《2015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达14.64万所,比2010年的10.23万所增加了4.41万所,增长率超过43%。

即便如此,很多幼儿园依旧人满为患。

攒动的人头背后掩饰不住家长对教育的重视及渴望。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一切不过是一个资本迷局,孩子只是交易的一个筹码。

教育,作为离良知及人性最近的地方,这忍不住让GPLP君想探讨一下《投资与道德》。因为在趣店事件之后,但资本一再与不道德联系在一起的时候,GPLP君有点迷茫。

一方面,投资人扬名立万,各种投资百倍千倍的回报率不绝于耳,然而另一方面,丑陋与不道德频发,那么,投资人到底要不要讲究道德呢?

从投资角度,投资人的做法无可厚非,投资就要赚钱,因为资本本身逐利的,LP要求高额回报,如果亏损,哪个LP肯继续支持他们?比如,红黄蓝上市背后,一轮又一轮融资与退出,相信投资机构必定不是亏本出售。

诸如红黄蓝、趣店等公司上市的背后,固然谱写了一个又一个的投资神话,让他们超越了投资圈90%的同行,成为其中的顶级高手。

然而做人要讲究道德,投资更是这样,我们可以选择什么样的活法,因此,投资机构是否也需要慎重的选择什么样的投资项目,到底是改变社会、造福社会的还是让这个社会道德更加滑坡?或者说如果投了红黄蓝这种看起来还不错的公司,身为董事的投资人能否把更多管理的时间留给企业?加强对企业的监管?

或许一个更具讽刺意味的场景,比如你的机构要求企业高速成长,然而,你们前脚投资红黄蓝,你们的孩子后脚恰好选择了红黄蓝入学,而且很不幸的是,正好是被扎针的那一家,那么投资经理及该投资机构,投资人,你会怎么办?

投资人,有必要为了金钱出卖灵魂吗?

来源:极客网

  • GPLP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