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的后战国时代,投资机构如何生存下来?

GPLP 2018-03-18

原标题:VCPE的后战国时代,投资机构如何生存下来?

文/GPLP君

这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大潮和风口之下,资本和创业者蜂拥而入,诸侯征战,好不热闹。这也是一个混沌初开的时代,对资本和创业者同样残酷,大多数闯入者都将在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下燃为灰烬。

战国时代,投资者和创业者如何才能避免在混战中沦为炮灰? 近日,在北京举行的“燃烧吧VC2.0” GPLP年会论坛上,投资圈大佬和创业明星从不同角度发表了精彩的观点。

  国科嘉和合伙人陈洪武:战国时代,大多数涌入者都会烧为灰烬

我其实很喜欢今天这个主题,《燃烧吧VC2.0》。我个人从产业化方面的理解是,VC行业从原来的阳春白雪,只有少数人在玩的初期演变为产业快速发展期,从部委、各地方政府到上市公司老板、有钱人,甚至有很多银行的理财资金流入到VC市场,各种各样的人都冲进VC行业来玩,这可能就是VC2.0时代吧。

我有一个数据,在美国存活中的VC机构是3000个左右,真正活跃的大约有300个,真正赚钱的可能只有前面的50个,不会太多。而从2017年8月披露的数据来看,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3W家,备案基金7w只。美国与我国相比有如此巨大的落差,可以理解为美国是稳态的结构,而中国现在处于风起云涌的战国年代。国内各行各业的大拿都进来了,所以现在VC2.0是混沌的状态,但最终会进入稳态。到达稳态的时候,目前活跃的VC2.0绝大多数都会燃烧变成灰烬,这可能是必然的结果。

  海尔资本执行总经理刘毅:生存的关键是比对手快一步

一个投资机构怎么在竞争下生存?投资都是依赖专业化团队来做的,首先做投资一定是要从全局去看,要投大概率事件,但是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不被淘汰。最重要的是从哪些方向努力,保证自己走在对手前面就可以了——就像我经常举的例子,两个人被老虎追,你只要跑的比另外一个人快就可以了。

从本质上说,还是看团队对大方向的把握能力。我经常给内部团队做培训,发现有人连趋势都没看清楚,看完企业回来告诉我这个企业非常好,但是这个企业为什么好?未来会不会好不好?他却说不清楚,这样的人能看到好项目吗?所以说,投资的本质是你能看到现在的机会在哪里,未来的机会在哪里。你要看下一个风口可能在哪里,哪一个时间点会风口转向。

最重要的,就像乔布斯说的,投资人要认识到自己可能是“愚蠢”的,始终保持饥渴,要始终坚持学习。趋势不是投资人找的,我们不要觉得自己是很聪明的人,要认识到自己可能是愚蠢的人,因为我们有时候看一个项目的时候,还不如创业者懂这个行业,这是很可怕的。

  天弘基金天弘创新执行总经理高航:未来优秀投资机构必须具备的三个标签

vc2.0时代,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要具备以下三个标签:

第一投资机构去中心化。我们一直在探讨,把去中心化的概念引入到投资机构里该是什么样的情况。如今,大家都在讲区块链,区块链本质的精神是去中心化、分布式,减少了很多不信任,而投资要解决的问题同样也是不信任的问题。母基金做投资也好,GP投项目也好,最大的问题是不信任,最主要的问题是信息的不对称。在天弘内部,我们也在跟阿里探讨,未来如何把信息流、商流引到区块链技术里面,整个资金流情况怎么跟区块链账本相结合。未来,母基金在考察GP的时候,可不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看你的记录。

第二,投资机构的商业化。大家看到,可能很多年前,台下坐的应该都是男生偏多,现在台下都是女生偏多,这是为什么?各家投资机构开始重视IR、PR,已经是一个混合业态了,投资机构不单单是资本运作的空间了,更多是业态的升级整合。

第三,投资机构专业化。过去,在整个行业里优秀的人才、优秀的项目比较少,但大家找到好项目的概念或者可能性更高,退出的可能性更大。现在不会像过去一样,一下散出二十个项目都能收出来,这种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未来,投资机构无论是内部配置还是外部整体战略,一定是极其细分化的,这个标签已经微小到不可想象的细分领域。比如单纯从教育行业来说就会分很多的种类,会演化3-5类基金。

  大姨妈创始人柴可:很多投资人不懂什么是竞争

我自己作为创业者,被投资人问过最多的问题是:“你的竞争对手是谁?”我认为99%的投资人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心里面的答案都是不靠谱的,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竞争是什么。

什么是竞争?竞争包括直接竞争、间接竞争、补充式竞争和替代式竞争。竞争表现在哪些方面?第一是对行业资源和用户源的竞争,第二是转化用户和加工资源方法的竞争。第三是管理方法和战略方向竞争。

补充竞争是指我做高端你做低端,替代式竞争是我直接把你颠覆掉。我认为所谓的直接竞争,首先是指我们所用的资源和用户源是一致的,一模一样。其次我们加工和转化这些用户和原材料的方法也是一致的,。最后的加工转换环节、商业闭环环节也一样,管理方法和战略方法一样。如果这三个方面完全一致,就叫直接竞争对手。所以说,大部分投资人在内部讨论的时候都应该想想什么是竞争,但是很多投资人没有想清楚竞争格局,乱投组合或者对比,因此我认为这是非常不专业的表现,这种现象在投资圈也非常普遍,比如很多人甚至把OFO单车和吉利汽车比做竞争对手,这点有点不可思议。

我特别喜欢一个投资人,他在考察创业项目时,有一些细节非常重要,会重点看管理团队的成本开支,报销过什么东西,为什么?因为你是创始人,如果你坐头等舱出行,开法拉利,那么这就说明创始人没有成本意识,过早享受,没有将专注力用在业务方面,或者业务方面有所偏失,所以这种公司肯定是不能投的。因此用这种方式去做投资的人非常聪明,他能找到管理团队的优劣,然后再用来验证,当然能不能赢是另外一回事,而不是问创业企业的成本意识怎样。真正的生存能力就是你要看清楚行业,想好投哪一种,然后去繁衍,寻找生存的道路。

  神州数字资本合伙人范朝:凭一本白皮书打赢天下已经成为历史。

在未来的10年至20年间,我们比较看重的是AI和区块链产业。目前所投的项目除了聚焦在AI和区块链行业 ,还投资了大数据、金融科技等领域,主要是孵化和投资行业优秀的初创企业。在区块链领域,我注意到,从2017年开始,区块链变成了癫狂的状态。区块链技术本身而言没有什么过错,这个技术是在不停地迭代发展,这个行业吸引了很多优秀创业者,但不乏有部份贪婪获利人员,利用新行业的上升潜力做浑水摸鱼的事情有,从而影响了很多投资人的利益,这点是我很鄙视的。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区块链行业的话, 2016年年底一本白皮书可能就能拿到VC的钱。作为投资人来看项目的话,2016年年底看项目基本上是白皮书计划书,就能确定这个项目是投还是不投。因为那个时候计划书还是很少,而且能写出区块链相关白皮书的创业者,都是早期区块链的玩家,对其中的技术相对来说认识比较透,他们的意识还是比较超前的,想法比较创新的,这也是当时GP投资的时候比较关注的一点。

到2017年中期的时候,区块链泡沫开始产生,这个时候投资的方式或者关注点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更关注的是团队的创始人怎么样,联合创始人怎么样,背景如何,在圈里的名声如何。因为区块链和别的传统VC是一样的,我们更希望投有知名度的,有潜力的创始者,因为这样的人会很注重自己在行业里面的标签、地位。

白皮书十本九本会变,但是团队不会变。这又引出一个话题,就是团队的稳定性也是我们判断的标准。到了2017年下半年,随着乱七八糟的项目出来,VC的标准又在变。新的标准是,项目不光要有很好的团队、很漂亮的白皮书,还要有实际应用的场景,有成熟的产品,区块链技术要与现有的产品完全的耦合,这样才可能会得到认可。

凭一本白皮书打赢天下已经成为历史。

  蓝港资本合伙人任铮:投资人不能一味追逐热点

关于投资,我认为行业热点不断在变,但是我们还是要坚持我们的初心。我始终认为投资人一味追热点是错的,我们自己的初心是什么,我们要挖掘什么样的企业要有所坚持。

我们从去年开始,结合公司本身的特征,开始在泛娱乐领域,尤其是游戏领域找一些好项目。在这一点上,我们注重投资部门和业务部门的协同作战。我们在看游戏项目的时候,对投资部门的要求是看团队,看股权结构,看未来方向,看到一些总体上可控的因素。业务部门会着重探讨文化,甚至切入到具体的UI设计和游戏的各种数据上。这样我们做出来的投资,至少不会是一个外行人做出来的项目。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