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石头”惹出巨额债务 东方金钰易主中国蓝田遭质询

GPLP 2019-02-11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号称“中国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600086)可谓风波不断,近期连续爆出债务违约,立案调查等利空消息。

作为内地唯一一家翡翠上市公司,东方金钰可谓起也石头,败也石头。

为了拯救这场危机,东方金钰大股东找到了新的接盘方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

2月1日晚间,东方金钰于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股权结构将发生变更,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简称中国蓝田)。待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则将变更为中国蓝田。

但是这家公司曾因造假在资本市场轰动一时且最终退市,中国蓝田法定代表人正是蓝田股份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瞿兆玉。

为此春节假期,东方金钰收到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下发的问询函,且上交所要求上市公司收到本问询函后立即披露。

那么东方金钰到底发生了什么?新的接盘方能否挽救公司的危机呢?

新股东中国蓝田遭质询

2月11日,东方金钰复牌,股价一字涨停,每股报3.16元, 成交额1851.56万元。

或许出于债务问题的解决,资本市场给予了涨停待遇。但是新的股东中国蓝田旗下的蓝田股份在资本市场却是一家有污点的公司。所以此次公告一出,上交所也是异常重视。

2月10日,上交所向东方金钰下发了《问询函》,要求说明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含义;中国蓝田法人代表瞿兆玉与中国蓝田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等数个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蓝田股份1996年在上交所上市,号称“中国农业第一股”。但2001年公司上市前后连续多年的系统性造假被揭穿而成为轰动全国的造假丑闻。蓝田股份因财务报表经追溯调整后,连续三年亏损而暂停上市,并最终退市进入三板(生态5,代码400027)。

此次中国蓝田成为新股东,也承诺全力支持公司继续推进债务司法重整,包括但不限于提供现金资金周转、为新取得金融机构授信提供担保增信等措施。因此,上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赵宁以及中国蓝田明确说明中国蓝田目前财务状况和主要经营数据,本次股权收购及拟承担兴龙实业债务的具体资金来源;中国蓝田为公司提供现金支持和担保增信的具体资金来源,是否具备相应的承诺履行能力。

根据上交所问询函,上市公司及相关方应当高度重视本次股权转让事项,充分揭示相关风险和不确定性,并于2019年2月12日之前,以书面形式回复问询函并对外披露。这意味着,公司必须在明天给出答案。

“疯狂的石头”造就首富传奇

东方金钰前身为湖北多佳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1997年登陆资本市场的湖北多佳经历过两次重组,2004年同西安伊果股份控股的云南兴龙实业实行资产置换,进行第二次重组,转型为主营翡翠玉石、黄金、铂金、钻石的珠宝类上市公司,并正式更名为湖北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

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兴龙,从事珠宝行业和翡翠原石鉴定20余年,在翡翠行业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因天赋出众、胆识过人拥有“赌石大王”的美誉。坊间传闻他因赌石曾一度倾家荡产,后又东山再起。

赵兴龙的胆识不仅表现在赌石上,而且表现在公司的资本运作上。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读书不多的赵兴龙“单枪匹马”借壳上市并成功重组的故事也被传为美谈。在股权的分配上,赵兴龙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他曾毫不避讳地对媒体表示,自己就是要一股独大。所以,至今,赵兴龙家族牢牢控制着东方金钰的方向盘。

相关资料显示,在2000年到2009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18%,2010年后的几年涨幅甚至超过30%。像玻璃种、冰种、蛋清种这样被称为“东方钻石”的精品翡翠,涨幅更是达到100%~200%。

“疯狂的石头”带给了赵氏父子巨额财富,早在2007年,赵兴龙27亿元身家成为云南首富。2016年,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之子赵宁接任,成为新的董事长,2017年,赵宁以70亿元的身价成为新晋云南首富。

“疯狂的石头”惹出巨额债务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近年来,东方金钰大量买入原石,2013年公司存货41.21亿元,到2015年增长至57.03亿元,再到2018年三季度已激增至96.39亿元。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91%。

然而经营上的现金流确是绝大多数时间是只出不进,东方金钰2013年-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19亿元、-3.4亿元、-16.8亿元、-10.89亿元、-17.81亿元,累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流出52.09亿元。

只出不进,钱从何处来?答案是借债。

然而在2015-2017年期间,东方金钰业绩一路下滑,净利润分别为3亿、2.51亿、2.31亿元。2018年三季报中,东方金钰净利润亏损7098.72万元,较上年减少128.32%,不出意外,2018年业绩将由盈转亏。

盈利不足,账上没钱,债务累积最终出现了债务违约,2018年6月份,东方金钰由陆金所代销的债券没有如期兑现,使得该公司的债务危机第一次暴露在公众面前。本来借新还旧,勉强维持的局面被打破,东方金钰的违约债务开始接连不断地出现,进而引发了股权冻结问题。

东方金钰2019年1月13日晚间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8.4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遭司法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8月2日。因轮候冻结的因素,兴龙实业此次被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超过其实际持有公司股份数。

根据东方金钰此前公告,截至2018年11月28日,兴龙实业合计持有公司4.2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42%,为公司控股股东。此次,兴龙实业因债务问题,8.4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遭轮候冻结,意味着其持有的全部东方金钰股份被冻结,期限为三年。东方金钰表示,公司被冻结股份若被司法处置,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96亿存货能否拯救东方金钰?

根据公告显示,截至1月11日,东方金钰新增了16.7亿元到期未能偿还债务,债权人涵盖了银行、信托、资产管理公司等多个金融子行业。此前有媒体大概统计了东方金钰近两年来要到期偿还的债务高达66亿,除去1月11日刚逾期的16.7亿的债务,也就是说未来两年内还有近50亿的债务即将到期。

根据东方金钰此前披露的公告,大约有16.7亿元本金逾期。也就是说,如果能凑17亿元出来,应该暂时就能解决债务问题,那么逾96亿元的库存怎么就不能变现17亿元呢?

会计制度规定,商品的价值按照标签价格计算,如果有打折销售,折扣部分是计入销售费用。那么这96亿元的翡翠商品应该是东方金钰给每件商品制定上吊牌价格后的总价,如果是这样,按照珠宝首饰的一般销售规则,这96亿元的商品库存,是不可能卖出96亿元的。现在翡翠市场非常不景气,消费者购买翡翠的意愿很弱,想短期卖掉数十亿元的翡翠商品并不现实。

另外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典当行常销售的全新翡翠制品,通常来自于生产厂家的大宗“死当”,典当行给厂家的价格一般只是翡翠真实价值的4折到5折,折合吊牌价格一般是2折到3.5折。如果是这样计算,那么这96亿元的翡翠商品库存,如果到典当行去变现,其价值恐怕只有19亿元到34亿元之间。

最近几年翡翠价格一路下跌,但是东方金钰并未大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不得不让市场及投资者对公司目前逾96亿元存货的真实价值产生质疑。96亿存货能否让东方金钰彻底摆脱债务问题,不容乐观。

此次中国蓝田入主,尽管承诺解决庞大的债务,但是资本市场仍有疑虑。能否解决,后续要看中国蓝田的解决举措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蓝田
  • GPLP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