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这个大投行: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人

GPLP 2019-09-02

原标题:腾讯这个大投行: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人

作者:张津京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创投圈评价一家新兴企业是不是独角兽,曾有个心照不宣的标准:接没接到过腾讯投资部门的询价电话。

甚至有人讲,腾讯现在对于中国互联网最大的意义,就是出钱。但是,在大肆买买买背后的“暴发户”逻辑,其实让人对于腾讯的观感很复杂。

而到了2019年,腾讯的投资战略却出现了变化。刚发布的年中财报显示,上半年腾讯对外的投资金额缩减近50%。

这意味着,那个恨不得买遍天下互联网无敌手的腾讯,现在也悄然向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转型。

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投行”腾讯的未来?

马化腾在腾讯的第一次失眠

曾几何时,与QQ在一起的马化腾还是被看作是一个青涩的程序员。

1998年,已经小有成就的马化腾在深圳成立了腾讯公司。最初,腾讯是做传呼机系统开发的,但后来只有为了争夺广东电信即时通信系统开发的QQ业务保存了下来。

但因为不断上涨的维护成本,以及入不敷出的经营模式,马化腾一直在为腾讯如何活下去发愁。

1999年11月,腾讯一周年的时候,那时候还叫OICQ的QQ迎来注册用户100万的高光时刻,马化腾的账面上只剩下1万多元。

那段时间,他经常失眠。

他曾经想向银行贷款解决问题,但当时只能提供的担保材料是QQ用户的注册信息,这让深圳几家商业银行审批专员一头雾水。

甚至,银行相关人士觉得来办理贷款的马化腾,拿着用户数据的样子很搞笑。

被银行拒绝后的马化腾,还曾想把QQ以60万价格卖给广东电信。但在签字的那一刻,他不甘心又后悔了。

不得己,他召集公司全体员工并邀请朋友参与,开了腾讯第一届融资决策会。

正是在这场大会上,马化腾第一次听到“风险投资”这四个字。

恰逢当时国家决定在深圳开办一场高新技术成果的交易会,马化腾准备了6个版本平均46页的商业企划书参会,到处寻找风险投资。

后来在上市酒会上,马化腾谈及这段经历曾动情表示,QQ的贵人就是在这次高科技峰会上拍板决定投资腾讯的IDG和盈科数码。

双方各投资了110万美金,这才使得QQ有了一条活路。

之后就是一个建立在流量基础上的社交帝国在资本的大力推动下,突飞猛进的故事。

毫不夸张,1999年那次融资会议,决定了腾讯的生死。

2011年再次失眠的马化腾

2011年,风光许久的马化腾又睡不着觉了。

当年3月,已经保持股价五年领先的腾讯,以15亿美元的差额,被百度后发制人赶上并反超。

当时的背景是3Q大战刚刚落幕,整个行业骂腾讯变成了“方向正确”。

再加上QQ业务的停滞和新业务迟迟不能挑起大梁,《腾讯传》里记载,此时的马化腾“精力交瘁,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产品信仰’。”

2011年,张小龙还没有走出闭关的场所,后来的大杀器“微信”仍只是一个内部代号。在新浪微博一统天下的移动互联网初生时期,产品缺位的腾讯显得那么无助。

所有人都在指责腾讯在发展策略上的保守。

为了应对,也为了“趟出一条血路”。马化腾组织腾讯进入为期半年的战略转型筹备期,陆续开了十场专家座谈来“诊断腾讯”,确立新的发展方向。

最后一次讨论会的名字在一开始就被早早定下:“什么是腾讯开放能力”。

马化腾没想到,到场的专家和高管为此吵成一团。而为了最后会议能有成果,他干脆开启了投票模式。

据说现场分歧非常大。

有参加过会议的人曾对外表示,跟马化腾打天下的“老臣们”都很保守,仍觉得腾讯应该透过业务的自然增长来获得长久发展。

但最终,以投资相关行业有潜力公司来推动腾讯迅速成长的论点,占了上风。

于是,两个得票最高的腾讯核心能力浮出水面:一个叫作资本,一个叫作流量。

也就是从这开始,才有了所谓的腾讯核心战略: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之后,当时力主投票给投资的COO刘炽平与后来加入的首席战略官James,这对出自高盛的好CP,彻底带领腾讯开启了疯狂的买买买战略。

毫不夸张的说,江湖人所谓的“腾讯大投行”,在2011年悄然开张。

拯救马化腾睡眠的投资战略

在刘炽平和James主导下,腾讯的投资战略非常清晰。

“把重复的、不盈利的、前景不好的、不擅长的统统砍掉,交给战略投资的垂直巨头去运营”。

而这样的战略以及之后取得的效果,让马化腾再次安心。

因此,这些年腾讯的所谓常规操作亮瞎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氪金狗眼”:

搜狗、大众点评、美团、京东、58、滴滴、唯品会、拼多多……

实际上,腾讯的战略投资对财务回报的追求已经超过了战略体量,如今腾讯战投的自我定位就是“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人”。

比如现在腾讯的投资中完全财务投资的项目有很多,但跟其他互联网大佬投资不同的是,腾讯的战略投资并不一定要求还要跟业务有结合点。

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在看企业发展的战略是不是需要。

前些年,马化腾需要的是用投资竖起抗衡阿里系的“长城”。于是有了腾讯战略进军京东,有了美团和大众点评,有了拼多多。

而自2013年起腾讯用投资跟阿里开始了军备竞赛,电商、支付、打车、外卖、单车、云、新零售等领域都处处都是战场。

你扶持一个,我就扶持另一个。

外人甚至很难想象·,现在能随意出入马化腾办公室的人居然是拼多多的老大黄峥。据说市场最激烈的时候,马化腾甚至每周都要跟黄峥开会讨论拼多多的发展计划。

通过主业赚钱积累资本,然后上市发行股票和债券打通融资路径,回来专注投资头部创业公司,最后利用投资带来的价值提升股价。

这就是腾讯目前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规划,在这个体系下,如今腾讯投资的标的数量和体量都远超中国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

毫不夸张地说,耳熟能详的疯狂投资背后,由于充分贯彻了符合资本市场预期的投行逻辑,7年间腾讯公司的市值却涨了十倍。

2018年,还是在3月,腾讯股票市值超过了Facebook,正式进入五千亿美元俱乐部。

而7年前市值超过腾讯的百度,至今还未过500亿美元。

刘炽平在2018年初的腾讯投资年会上曾透露,2017年腾讯投资金额已过千亿,所投资的这些企业新增的价值已超过腾讯本身的市值。

也就是说,腾讯投出的超过50家独角兽企业增加的估值加在一起,超过了5000亿美元。

想想很可怕。

因为,上一个投资企业的价值超过自身的市值的互联网大佬,是雅虎。

腾讯未来买得到?

雅虎的前车之鉴,能让很多人警醒。

毕竟,片面追求投资收益而忽视自身的科技研发,已经被认定是雅虎最后轰然倒塌的主要原因。

而在投行逻辑影响下的腾讯,这些年把雅虎犯的错一个不落的来了一遍。

比如在腾讯最有价值的游戏业务上,跟其他游戏公司不同的是,腾讯游戏的负责人并不在努力挖潜卖命研发新作品,反而在市面上挑选成熟的作品。

一旦看重某个游戏进入上升通道,就果断挥舞支票买下。

因此,被腾讯买下的游戏项目,创始人拿钱走人还好,如果留下的就会发现,自己陷入了腾讯长期以来被人诟病的“棋子逻辑”。

因为平时运营游戏还好,一旦到了需要判断游戏项目是否需要停掉的时候,腾讯相关部门并不在乎这个项目有没有用户和市场价值,而是看这个游戏与高层的战略是否相关。

跟战略没关系的游戏,哪怕仍然火热,哪怕市场还是有潜力可挖,也会被毫不留情的停掉。

正如知名媒体人对长在《腾讯养蛊:赢了市场,苦了项目》一文中表述的那样,“任何项目一入鹅厂都是棋子,小众精品的项目就是炮灰,经常被牺牲掉。”

再比如腾讯微博和微视。

2014年的时候,腾讯微博日活还能到8700万的高位。但微信推出后,张小龙认为朋友圈就可以取代微博,于是,费尽心思建立的腾讯微博团队就在历史最高点的时候,被解散。

后来,同一个团队提出并创立的微视,是腾讯少数几个内部推动的产业项目。结果依然因为不符合投资的战略,而被砍掉。

等到2018年抖音大举进攻的时候,马化腾才想起来要布局短视频。虽然微视在2017年5月重启,但自身的市场和技术团队已经消耗殆尽,只能再次祭出收购大旗。

这次推到前台的是快手,也成为目前腾讯在短视频领域的“遮羞布”。

可是每次都是靠买成型团队和项目来应对,骨子里仍是一个保守的企业发展战略,并不想为未来投资和买单。

这些年腾讯重榜的产品只有一个微信活下来,就是一个例子。

想想最后卖掉持有阿里股票仍能在破产后给股东分红的雅虎,估计马化腾应该睡不好觉。

一个清晰的属于腾讯的未来,用钱真的不一定能买到。

再次失眠的马化腾准备再造一个腾讯

失不失眠不清楚,反正马化腾曾多次表示自己很羡慕张小龙的睡眠质量。

但危险就在那里,一直都在。而且对于腾讯这么大体量的公司来说,很可能一个失误就会致命。

马化腾肯定是看到了,也有了2018年10月之后腾讯的战略转型。

在大会小会上,马化腾表示,腾讯的未来将落在“产业互联网”上。

在2018年十一之前,没有发布会也没有仪式,静悄悄间腾讯的战略发声了转型。用马化腾的原话,那就是:

“腾讯不是在ToC(消费者)或ToB(企业)的传统思维里勾勒未来,而是在企业、产业和经济运转越来越转向以消费者为中心,C端越来越深刻改变甚至主导B端的趋势下,重新想象着C端与B端的更大连接,是要以更新更大的连接形成更新更大的业务生态。”

这句话用通俗意思表示,就是不管是投资获得的,还是自己技术积累的,总之在C端腾讯占有信息优势和市场优势。因此,腾讯将利用自己在C端的优势,以及技术、资金等手段,为B端企业开拓自身的业务提供强力支持。

也就是马化腾所说的,“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这意味腾讯的投资将更加聚焦,也把之前漫天飞舞的支票,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市场拓展计划书。

有人评论,这可能是“腾讯投行”业务的结束,也是“腾讯投资咨询公司”的登场。

而这样的一进一退之间,马化腾也提出了对于技术领域的要求。

在这样的战略调整中,腾讯将成立技术委员会,继续加大对AI实验室、机器人实验室和量子实验室的投入,持续投资未来前沿基础科学,以强化公司的技术研发和应用,让科技成为公司业务发展和产品创新的动力与支撑。

这被看作是腾讯成立以来的第三次也是最重大战略调整。

也许,马化腾已经想明白了。

相比较互联网新生代类似张一鸣的“娱乐至死”创业精神,腾讯最大的优势就是成型的互联网社交软件网络。

万物链接不腾讯?这才是马化腾的优势。

因此,他才将此次的战略转型,定位到腾讯做产业互联网的连接器和倍增器上。

站在厚实积累之上卡位和布局下半场的战略升级,腾讯所能眺望的回报递增,速度或许不会以平方式增长,但空间则要比上半场的平方式增长来得更大。

如果真的能落实,做不做个投行,就不重要了。而马化腾也许确实会向很多媒体报道腾讯转型时说的那样:

再造一个新腾讯。

参考资料:

《腾讯没有梦想》 虎嗅网 作者潘乱

《腾讯传》 作者吴晓波

《腾讯养蛊:赢了市场,苦了项目》 作者对长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GPLP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GPLP是专注于创业、投资的专业的咨询平台,旨在为创业者以及投资人,其中包括上市公司、企业、银行等提供专业的内容、最新的行业形势及最客观的解读,同时还包括组织线下交流活动,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