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元宇宙的恐惧是多余的吗?

郝小亮 2021-11-12

原标题:人们对元宇宙的恐惧是多余的吗?

在Meta发出“元宇宙时代即将到来”的宣言之后,焦虑、惶恐的情绪开始在全世界蔓延。毫无疑问,人类的生存方式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改变,而变化总是让人感到不安。人们对变化的抗拒,从根本上来自对未知的恐惧。

截至目前,我们仍然难以为元宇宙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在大多数人眼中,元宇宙虚无缥缈、不可名状。它是什么,又会带来什么?很多问题现在还没有清晰的答案。假如我们知道这些答案,那么恐惧感也就不会如此强烈。

好比人们惧怕死亡,但因为知道人终有一死的道理,通过以理化情的方式能够让我们较为从容地直面死亡。死亡是确定的,但死亡的时间和方式却是未知和不确定的,任何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认为自己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因而,死亡的未知一面始终让人感到惶惶不安。

现在,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元宇宙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这个趋势应该不会因为争议和质疑而扭转。这件事在已知的范畴。但元宇宙究竟会带来什么结果,是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现在众说纷纭、聚讼不已。这些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

以扎克伯格为代表的元宇宙鼓吹者,努力说服人们相信元宇宙会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他的反对者则认为容易让人上瘾的虚拟空间将会成为人们逃避现实自我麻醉的工具。科幻小说家刘慈欣甚至直言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最后会将人类带向死路。

无论是看好还是唱衰元宇宙的种种说辞,目前都是在已知的基础上对未知进行的推断。关键在于推论是否合理。因而,目前有关元宇宙的争议,从本质上看其实是不同推论合理性的较量。

Meta对元宇宙的布局是围绕它所擅长的社交来展开的,扎克伯格希望将过去积累的社交资源和优势在虚拟三维空间中得到延续。这是它的功利目的。它所展示的元宇宙图景,不论是虚拟会议、下棋、观看演唱会,无外乎是让人们的社交更加便利。

当然,这只是Meta这家公司对元宇宙的构想,许多场景的实现目前还缺乏技术上的支持。那么这些场景将来会实现吗?我认为大概率是会的。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大量存在与文艺作品中的幻想最终都逐步变成了现实。比如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就被称为一部科学的预言书。以致于有人说现代科学只不过是将凡尔纳的预言付诸实践的过程而已。

科幻总是走在科学的前面,因为只有先想到,而后才能做到。前者是后者的必要不充分条件。但人类的想象力和科学技术结出的果实对人类一定是好的吗?这是不一定的。

在获得一些东西的同时我们也会相应地失去一些东西。好比高铁和飞机让人类的交通变得空前便利,但由于见面非常容易,人们反而不再像过去一样珍视每次相聚。远离故乡的现代人也不再懂得乡愁的滋味。可以想象,在元宇宙的时代,人们的见面将更多发生在虚拟的空间里而不是现实。社交虽然变得更便捷,但却失去了现实社交的真实感、仪式感。

更进一步来讲,如果人类的思维和形象未来能够上载到元宇宙,直至一个人的肉体死亡之后仍然可以保留。那么死亡这件事将变得不再像过去那样重要,人类生活的急迫感也会荡然无存,因生离死别而产生的情感也将退化殆尽。如此下去,未来的人类将变成只有理性没有感性的类机器物种。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大量科幻作品在预言并展示人类未来生活的同时,通常对人类文明抱有一种悲观的态度,甚至许多科幻作品是以人类物质文明的毁灭为背景的。这种悲观的结论并不缺乏依据。如果人类将智慧和才能用在虚拟世界的打造上,那么现实的物理世界必然会走向一片废墟和荒原。

元宇宙好比一个黑洞,很可能将会吞噬人类的物质文明。尼采说,“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尽管人们对未知充满恐惧,但总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冥冥之中战胜恐惧,堕入深渊或许是人类不可避免的宿命。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元宇宙
  • 郝小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最极客创办人,TMT领域观察者评论人。游走于科技、人文与商业之间,以严谨思维、独特视角、平实语言记录时代发展。个人微信:3759520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