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了百度“希壤”,我看到了元宇宙最初的模样

郝小亮 2021-11-15

原标题:体验了百度“希壤”,我看到了元宇宙最初的模样

登陆、取名、捏脸,点击完成进入希壤,而后我的虚拟形象出现在一个充满未来感的虚拟空间,起初由于不知道在这个空间里能做什么,我只能茫然无措的四处游逛,走到建筑物的边缘向远处眺望,亦或是走到某个虚拟展台驻足观看。

一种由于缺乏目标感而导致的无聊情绪迅速包围了我,而且我确信这种情绪在希壤中是普遍的。因为在四处走动的过程中,我时不时听到其他用户用语音发出的抱怨:‘这就是元宇宙?’“就那么瞎逛啊?太傻了。”诸如此类,我知道很多人像我一样对这个所谓的元宇宙有些失望。

很遗憾,希壤中的虚拟形象设置没有实现高度的自定义,它只是提供了一些为数不多的五官模板和服装道具供用户选择,结果导致众多用户的形象高度雷同,甚至从外表上无法区分,无法让人感到身份的独一性和与真实身份的高关联性,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

此外,用户之间无法建立起有效的社交关系,你可以听到附近(收听距离可设置)用户的发言,但通常大家都在各说各话,我甚至无法确定究竟是谁在说话。我尝试与其他用户交谈,但都没有收到反馈。这种体验像早期的语音聊天室,热闹但尴尬。

尽管如此,我仍然愿意将这个粗糙简陋的虚拟空间称之为元宇宙,这就是元宇宙最初的模样。通常,一样事物一旦用一种全新的技术实现了,我们很快就会觉得稀松平常,不觉得有什么技术含量。好比智能手机里的语音助手,很多人不愿将其视为人工智能,但它就是人工智能。

展开全文

元宇宙也是这样。相比未来元宇宙时代即将奏响的恢弘乐章,希壤充其量是一个无比粗糙的demo,但正是这个demo让我们得以窥见未来世界的冰山一角。

依次逛完Apollo展台、昆仑展台和百度世界大会,我意识到整个希壤其实就是百度对外展示技术成果的一个虚拟展厅。毫无疑问,这不是用户想要的元宇宙,而是百度想给用户的元宇宙。它并不是一个开放自由的空间,而更像是一个百度主题公园。这无疑会导致用户的反感。

事实上,这不会是百度自己的问题,不同科技公司基于自身优势资源和想象力,打造各自的虚拟主题公园,将会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阿里巴巴达摩院正在着手帮助商家打造全息店铺和全息家居场景,它的元宇宙无疑将会以消费为主题。而腾讯则将从其所擅长的社交和游戏着手,估计用不了多久一款接近《头号玩家》的大型VR游戏将会与我们见面。大洋彼岸的Facebook则试图打造一个虚拟三维的社交空间。

不难发现,所有企业在元宇宙领域所做的事,无一不是为了将自身业已具备的资源优势在新的计算平台上得以延续。过去它们的商业帝国建立在PC和智能手机上,未来它们的商业帝国将建立在VR设备上。就像我在此前的文章中说的那样,元宇宙其实就是把二维互联网已经实现的事在三维互联网在做一遍。

在元宇宙中,阿里巴巴还是阿里巴巴,腾讯还是腾讯,百度还是百度。但百度的问题在于,在元宇宙最核心的社交和娱乐两大确定需求方面,百度目前并没有突出的资源优势。因而它在希壤中所展示的仅仅是其在AI、无人驾驶、芯片等领域的技术成果。如此,用户必然会缺少参与感。

我们很难给元宇宙下一个清晰准确的定义,原因是因为元宇宙不可能会形成一个统一的定义,甚至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入口。你创造你的元宇宙,他创造他的元宇宙。表面上大家讲的是一回事,但其实各做各的事。就像相邻的两棵树,长在同一片土壤上,但却毫不相干。

未来,会不会有一种力量将不同的虚拟主题公园连接起来、统一起来,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呢?人们真的能够创造一个没有边界,来去自由、穿梭无碍的虚拟空间吗?至少从目前看来很难。一想到这个,我对元宇宙的种种幻想和热情就会瞬间破灭。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宇宙
  • 郝小亮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最极客创办人,TMT领域观察者评论人。游走于科技、人文与商业之间,以严谨思维、独特视角、平实语言记录时代发展。个人微信:375952010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