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热读 > 正文

视觉中国、全景网关停整顿 起底图片库畸形生态链

黑洞吞吸万物,黑洞照片,也“拍出了”图库圈长久以来的畸形生态链。4月12日,视觉中国版权风波继续发酵,在连夜被天津网信办约谈后,视觉中国网站关停整改;国家版权局发布公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另一家图片库全景网也宣布关停整改;来自欧洲南方天文台(ESO)的消息则表明,视觉中国并未获得首张黑洞照片授权,甚至从未联系过权利方ESO。

一切都在反转,但那些刺痛行业深处的话题,视觉中国、全景网络等仍然避而不谈,北京商报调查发现,不只是视觉中国,以付费下载为主要商业模式中国图库圈,“勒索维权”或者“维权获利”成了公认的潜规则。

有枣没枣打三杆子

视觉中国网站关停了,这家公司表态要严肃整改,力求获得全国人民的原谅。

不过,除了视觉中国创始人蔡继军之前的否认表态,对全国人民更关心的“勒索维权”质疑,视觉中国官方仍然回避。

讽刺的是,回到导火索本身,视觉中国对首张黑洞照片的版权主张,也经不起推敲。

视觉中国曾表示,通过合作伙伴获得了首张黑洞照片的非独家编辑类授权,并提醒用作商业用途的企业或个人有侵权风险。

但来自版权方ESO的回应则表明,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

实际上,对首张黑洞照片,ESO延续了以往的版权策略,免费提供给公众使用,只要正确写明图片来源,即便是商业用途也可以。但在删除黑洞照片版权说明前,视觉中国有明显的诱导行为: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400-818-2525或咨询客服代表。”

有自媒体创作者爆料称,曾就黑洞照片咨询过视觉中国客服,新闻传播800元,商业用途需要申请,价格在3000元以上。

版权授权尚有异议,先以迷惑性话术“牟利”,视觉中国的套路,在首张黑洞照片、国旗国徽、海尔百度等企业LOGO图片的版权主张上,如出一辙。

不过,对于“有枣没枣打三杆子”老话的活学活用,视觉中国创始人蔡继军坚决否认,他4月11日强调,这些照片很多都是供稿人上传的,我们已经进行了撤销版权声明。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视觉中国2017年就花大力气研发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系统“鹰眼”,这样一家上市公司,对供稿人上传图片的审核显然未尽其力。鹰眼能够帮助视觉中国在全网识别图片盗用,帮助企业潜在客户数量实现84%增幅,新增年度协议客户实现54%增幅(2017年对比2016年数据)。“却无法甄别国旗国徽、企业LOGO这类非独家图片,主观因素恐怕要大过技术因素”。

北京是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小艳质疑称,顾问单位收到视觉中国发来的一份文件,称使用了享受版权的图片,要求付费。但所谓侵权图片其实是顾问单位旗下艺人的剧照,这些剧照均是通过剧组的渠道获取,并不是从网上直接搜索下载的。更令人诧异的是,点开某张艺人图片在视觉中国上的链接显示:未获得人物肖像权或所有物权。

作家曾鹏宇也在微博吐槽视觉中国,“6年前,我在影视公司工作时,发现自己公司出的电影海报、艺人剧照也成了视觉中国的’版权产品’”。

法务函“渴望”和解

对不确定图片,先申明版权,只是国内图片库版权畸形生态链的第一步,重中之重则在饱受诟病的“勒索维权”模式上,这也是视觉中国被群起而攻的核心内容。当然,如此手法的不只是视觉中国一家。

一名机构新媒体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之前就与视觉中国有合作,以3000余张图片一年20万元的价格合作。但近期遭遇了三起“不得不做的”图片合作,分别涉及图片库全景网络、壹图网、河图创意,先以高额索赔发出诉讼或者诉讼警告,然后寻求和解,达成合作。

“涉案图片每张索赔5000元不等,但最终如果和解,通常按照销售价格,每张60元-200元。200元是每张侵权图片的和解价格,最主要的是达成框架合作,在官网充值6万元、1万元左右,看谈判效果。”

而全景网络等三家公司,在“套路”细节上高度的相似性,让人印象深刻。该负责人说,负责谈判的所谓“法务人员”其实就是销售人员,这些销售人员会直接说“也不想打官司,费时费力,如果能够达成合作购买图片,就可以在开庭前撤诉”。甚至于,河图创意在法务告知函中,三次明确表达了“有意愿和解”、“及时来电协商”等措辞。

实际上,上述涉及的三家图片库,只有两家和解并合作,有一家最后没了下文。

另一家曾与视觉中国“打过交道”的企业前员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图片库的套路相仿,发律师函、发胜诉的相关官司案例,忽悠被诉方,强调诉讼阶段单张图片要赔偿4000到6000元(实际正常法院判例单张1000元到2000元),然后直接说可以和解,每张赔偿2000元。

该名员工说,但被诉方没理他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从发律师函,到对薄公堂,只要存在和解意愿,都有化敌为友的极大可能。积少成多,概率学在图片库畸形生态链上演着惊人表现。

根据大数据企业信息查询机构天眼查统计显示,视觉中国主体公司为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35条。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涉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涉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部分为起诉他人公司图片侵权。

维权式营销“沾沾自喜”

相比视觉中国的否认和遮掩,全景网络在维权获利上显得更为激进。

2018年半年报中,全景网络表示,自主开发搭建的图片版权保护平台——图片版权监测中心,于2018年3月28日正式上线。该中心使用区块链技术和图像识别技术搭建,将被动的版权保护变为主动的版权登记、确认和维权追偿。

全景网络甚至打造了“维权式营销”的商业模式,一方面,全景网络在收入中,以维权收入的形式,与图片收入、广告收入并列出行。另一方面,全景网络不断加强维权式营销团队的建设。

根据半年报,全景网络解释,2018年上半年营业成本增加,主要由于公司为开展维权式营销组成新团队,比上年员工人数大幅增加,人员成本、办公房屋租赁成本增加。

全景网络并未在财报中单独披露维权收入的数据,但九宇资本旗下六合咨询曾出过的一份关于全景网络的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全景网络维权与广告合并收入在2015年开始暴增,2015年、2016年上半年该部分收入分别达到3688万和3567万,增速分别高达1617%和6166%。

图片库依靠套路手段收益不菲,但供稿摄影师未必捞到实地。财报显示,2017年,视觉中国净利润2.91亿元,而平台三十万签约供稿人所占的版权服务费用为2.08亿元,这意味着每个供稿人每年人均拿到的版权费用不足700元。

值得注意的是,视觉中国事件发生后,上市公司4月12日股票开盘跌停,另一家全景网(全景网络旗下图片库)图片库也开始关停整顿。

与此相关,国家版权局4月12日也发布公告称,“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关注。国家版权局重视图片版权保护,依法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国家版权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不过,在不少法律界人士看来,图片库的整顿重点是自身版权合规。而怨声载道的“勒索维权”在执行中尚无有效的法律反制手段。

“不管视觉中国有没有先把一些不注明来源的图片放到网上,只要视觉中国对这些图片有权利,有版权,那其他人使用的话,就构成侵权。如果视觉中国去起诉,那被告一般会败诉。”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解释,“但如果视觉中国自己没有版权,却以权利人的身份去发律师函要求赔偿,那视觉中国涉嫌敲诈。

赵占领建议,如果图片使用方遇到类似索赔事件,首先要求视觉中国提供版权权属的相关证据,如不提供,可以不予搭理,但是未经真正的权利人授权而使用图片的行为还是涉嫌侵权,应该停止使用。

北京国标律师事务所主任姚克枫也认为,视觉中国在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它具有权利的情况下,图片使用方可以对视觉中国的权利进行质疑,尤其发生本次事件以后,图片使用方可以依据这个事件作为一个抗辩理由,要求要求视觉中国提供提供版权证明。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下一篇:“买下”黑洞的视觉中国致歉!被共青团中央官微点名,网站无法登陆 更有百亿市值明天解禁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