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上市、街电与搜电合并,共享充电行业变局几何

共享充电第一股诞生!

4 月 1 日晚间,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 EM,共发行 1765 万股 ADS,发行价定为 8.5 美元 / ADS,总发行规模为 1.5 亿美元。

怪兽充电首日开盘价为 10 美元,较发行价上涨 17.64%,截止收盘,怪兽充电微涨 0.47%,报 8.54 美元,按照收盘价计算,怪兽充电市值 21.29 亿美元。

怪兽充电上市过程并不平静。上市前夕,原子创投合伙人冯一名与尹思成一纸诉讼将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告上了法庭。

与此同时,共享充电宝涨价风波愈演愈烈,让公众直呼“用不起!”。猎云网在走访过程中发现,在人流密度比较大的区域,共享充电宝价格普遍上涨,有门店已经涨到 4 元 / 小时,每 24 小时封顶 40 元,总封顶 99 元。

自 2015 年兴起,在随后的沉浮中,共享充电宝形成“三电一兽”的市场格局。其实,早在去年六月,浙江证监局官网披露,小电科技正在接受上市辅导,准备在科创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怪兽 IPO 的同一天,作为同一母公司旗下的两大子品牌,“搜电充电”与“街电”宣布正式合并,双方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如今,怪兽捷足先登,进入二级市场,共享充电宝的竞争格局也开启新的阶段。

共享充电宝是一门好生意吗?

作为怪兽资本的天使轮投资方,清流资本刘博近日表示,疫情爆发对怪兽充电而言,是至暗时刻,不仅用户在家不会使用共享充电宝,而且好一些建立起合作的商户也倒闭了,这给怪兽充电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最典型的就是硬件如何召回。

根据招股书披露,怪兽充电 2020 年营业收入为 28.094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38.9%。但受疫情影响,利润骤减,2020 年怪兽充电的经调整净利润为 7540 万元,与 2019 年的 1.67 亿元相比下降 54.86%。

利润骤减与疯狂涨价的现状,不免引发公众思考。对于这一问题,蔡光渊在敲钟现场回应称,怪兽充电提供充电服务是让大家能够用电自由,公司的定价策略类似于农夫山泉,在一些场景中比较便宜,在另一些场景中更贵一些,并非是批量涨价。同时,充电宝的定价也要与商户达成一致。

“如果共享充电宝这玩意能成,我就直播吃翔。”随着怪兽 IPO,王思聪这句话被反复提及,那么共享充电宝究竟算是一门好生意吗?

梳理怪兽招股书,不难发现三大“痛点”—— 首先,收入结构非常单一。2019 年、2020 年,其移动充电宝租赁业务的收入分别为 19.24 亿元和 27.12 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 95.15% 和 96.55%;

其次,营销费用居高不下。为了业务扩张,怪兽充电在营销上付出不小代价,2019 年、2020 年怪兽充电的营销支出分别为 13.62 亿元和 21.21 亿元。

最后,严重依赖第三方平台。招股书中提到,怪兽充电业务的成功运营取决于不受其控制的第三方的合作。若其与拥有小程序运营平台的第三方业务合作伙伴失去合作,则用户可能无法再通过小程序访问其产品和服务。

目前,怪兽充电并未推出 App,用户只能通过支付宝和微信小程序访问其产品和服务。

对于此次募资用途,怪兽充电在招股书中提到,25% 将用于布局更多、地理位置更好的机柜点;20% 将用于留住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35% 将用于资本支出和对移动电源的投资、探索潜在业务和并购机会以及一般性企业用途。

野蛮现象依旧存在

据一位共享充电宝从业人员栗栗(化名)透露,过去一年,行业变化非常快,尤其是美团的入局,对行业其他品牌来说,打击比较大。

根据美团 Q4 财报,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美团平台的活跃商家数与年度交易用户量,分别增长至 680 万和 5.1 亿。在商户资源上的天然优势,成为美团入局的有力砝码。

栗栗介绍,美团有两大优势 —— 首先是商户入驻美团之后,其充电宝业务的人就会直接去联系商户来进行投放,商户也普遍比较认可美团推出的产品;其次是新开业的商户,想要推广宣传,基本都会优先使用的美团充电宝。”

她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涌入这个赛道,会造成两个内卷现象:一是提升商家议价权,一般品牌和商户之间的抽佣比例为 30% 和 70%,但如果商户客流量足够高,可以拿到 80% 甚至更高的抽佣比例。二是独家协议、进场费的诞生,对客流量比较大的商场等地,品牌需要额外给一定的入场费。

以朝阳大悦城为例,猎云网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这家商场已经与来电进行了独家签约。双方也进行了一些业务协同,从来电科技屏幕上可以看到,诸如“成为朝阳大悦城会员,可以赠 600 积分,兑换免费租赁时长”等信息。

在栗栗看来,目前跑马圈地仍未结束,各大品牌之间仍在互相攻城略池,“比如美团虽然很厉害,但其他品牌也会给商户更多的抽佣,把美团的市场份额挤掉一部分。总而言之,现在就是同行在这打的你死我活。”

一位小电区域经理刘明(化名)也表示,入驻商铺成本在不断攀升,在商场、KTV、电影院、医院等客流量高的地方,以及连锁餐饮店和知名餐饮店等地的入驻费用都比较高。

刘明介绍,各个品牌在抢站点过程中,会出现虚假报价、恶意破坏设备情况。“比如有的友商会让它的业务员把我们的设备拔掉,然后拿打火机、剪刀等破坏电源线;还有些品牌看到我们的站点好,他们又抢占不下来,就会冒充顾客把设备里苹果、安卓的充电头拔掉。”

“在洛阳,我们发现一个其他品牌的业务员,直接从店里偷走了品牌的设备放到家里,后来被警方找到,有 20 余台。”刘明说。

但也有小商户对猎云网表示,因为客流量不高,在充电宝这块收益不多,“本身设备在店里也会耗电,也是一项成本支出,基本不挣钱,就签了一家,没有那么多地方,方便顾客使用即可。”

行业竞争格局生变

回顾共享充电宝的发展,随着共享经济的崛起,2015 年,共享充电宝走入人们视野,相关企业频获资本青睐;2015 年至 2018 年,充电宝市场处于培育阶段,各家充电宝品牌低价抢市场。其中,2017 年是共享充电宝的高光时刻,行业超 300 家创业公司成立,仅在二季度便完成 20 笔融资,融资总额达 12.3 亿元,入局机构超 30 家。

2019 年被认为是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的关键一年,经过市场竞争,市场最终形成了“三电一兽”格局,四家公司市占率合计达 96%。2020 年 4 月,美团高调宣布入局共享充电宝,再度搅动市场风云。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怪兽充电 2020 年以 34.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怪兽充电在中国超过 1500 个地区拥有超过 66.4 万个 POI(兴趣点),向市场投放超过 500 万个移动电源,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共享充电运营商。

而在怪兽 IPO 的同一天,作为同一母公司旗下的两大子品牌,“搜电充电”与“街电”宣布正式合并,双方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

两大子品牌皆成立于 2015 年,总部位于深圳。其中,搜电是行业中极少数以代理模式为主要商业模式的企业,也是行业中唯一一家自有工厂企业;街电 2017 年被聚美优品收购,运营推广模式以直营模式为主,曾经连续两年作为唯一共享充电宝品牌入驻世界互联网大会。

双方合并不容小窥。据悉,2020 年,搜电充电是行业头部梯队中唯一同时在投入设备和收入增长维度上均取得正向增长的品牌。近日,搜电充电还宣布,公司过去 6 个月内,连续完成两轮融资,累计融资规模超 8 亿元人民币。

此外,2020 年 12 月,搜电和美团的设备量和订单量已经逼近街电和来电。

一个不容忽视的数据是,据其官方消息披露,街电与搜电合并后,合计用户规模将突破 3.6 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 300 万单 / 天,市场份额或将达到行业第一。

新玩家也在不断加入。去年底,共享充电宝品牌“速绿”宣布完成过亿元的 Pre-A 轮融资,由远镜创投领投。

如今,共享充电宝涨价会影响需求?一位从业人员对猎云网表示,并不担忧,“在特定情况下,人们大概率还是会用。当人们手机快没电,也没携带充电宝时,场景内的共享充电宝就会变成急需,议价能力变得特别弱。”

无论如何,随着怪兽上市,街电与搜电合并,共享充电宝已然迎来新的市场竞争格局。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