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赛跑,央行数字货币进程几何?

科技云报道 2021-11-26

科技云报道原创。

当前,全球众多国家都在加快研究以国家信用为支撑的央行数字货币。在这一全球竞赛的舞台上,谁先占据科技的制高点,拿下更多的业务场景,谁将在这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立于不败之地。

2021年初,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央行数字货币(CBDC)调查问卷指出,在参加问卷的65家央行中,56家已启动CBDC研发工作,占总数的86%,未开展相关工作的多为小型经济体。具体而言,约60%正进行试验或概念验证,14%已进入试点阶段。

面对全球这一数字货币大潮,中国也没有落后。从2014年起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在2016年搭建了第一代央行数字货币原型。2017年起,中国人民银行与商业银行、互联网公司等合作,共同进行数字人民币研发。2019年,数字人民币确定了深圳、苏州、成都、雄安及北京冬奥会场景的试点,随后又增加了上海、长沙、海南、青岛、大连、西安六个城市,至此,我国已经形成了“10+1”的数字人民币试点。

经过近七年的发展,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进程如何?在全球的CBDC竞赛中,中国又处于什么位置?

数字人民币新场景不断涌现

2020年以来,我国数字人民币试点进一步加速,各种支付新场景不断融入。

2020年12月,北京首个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场景落地北京丰台丽泽的漫猫咖啡,获得授权的消费者可以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支付购买各类商品。

2020年12月底,北京在地铁大兴机场线开展数字人民币体验活动,同步推进更多场景试点。

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020年12月就曾公开表示,数字货币项目要搞双层运营体系,第一层是央行,第二层是机构(包括商业银行与企业),央行会将数字人民币的部分权益和责任交给银行或者企业。

在此背景下,各大科技公司也积极参与到各省市数字货币的试点应用中。

2020年12月,苏州市的2000万元大规模数字货币试点工作中,京东提供了技术支持和线上线下的应用场景,京东还成为试点中首个接入数字人民币的商城APP,“幸运的消费者”可以登陆京东APP直接使用数字人民币线上支付,购买商品。

今年1月,京东集团试点数字人民币发薪,为常驻上海、深圳、成都、长沙、西安的部分员工发放了首批数字人民币工资。供应链层面,京东科技表示,旗下的易企付已支持数字人民币支付。2021年1月,京东已经使用数字人民币向两家供应商合作伙伴支付了货款。

有专家指出,企业通过数字人民币发放工资过程中,企业接入数字人民币后可降低支付交易费率,优化企业经营成本,这也充分响应国家优化金融服务降低费率的号召。

此外,长沙银行,雄安新区也陆续试点采用数字人民币发放薪酬。

今年6月12日,雄安新区官网披露,雄安新区率先实现“区块链+数字人民币”应用。在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和雄安新区管委会改革发展局的指导与支持下,雄安新区成功实现首笔“链上”数字人民币工资代发。该笔业务通过雄安新区“区块链资金支付平台”,向春季造林项目建设者以“数字人民币”形式发放工资。

另外,长沙银行作为全国首批、湖南首家数字人民币试点城商行,也在进一步拓展数字人民币的场景建设与应用范围,已在工资代发、智慧食堂、“呼啦”收单、放心肉智能监管平台、智慧缴费五大场景中开展应用。具体而言,长沙银行依据对公单位实际情况定制数字人民币工资代发方案,已成功为财政预算单位实现首批工资代发。

当然,在数字人民币推广过程中,也不乏巨头们的身影。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滴滴出行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研究探索数字人民币在智慧出行领域的场景创新和应用。

除滴滴外,美团、哔哩哔哩(B站)也已将与央行就数字货币项目展开合作。其中,美团在尝试拓展美团单车等使用场景,开展的共享单车试点在一个月内就吸引到超过一百万人使用数字人民币绿色出行。B站与参与银行的合作已进入技术开发阶段。另外,字节跳动等公司正在谋求参与合作。

今年4月25日,在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成果展览会上,腾讯以运营机构的身份,参与了数字人民币试点成果展示。此外,蚂蚁集团与其发起成立的网商银行也同样出现在相关展会上,网商银行的身份亦是数字人民币运营机构。

今年7月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显示,截至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132万个,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领域。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余个、对公钱包351万余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余笔、金额约345亿元。截至10月,已开立数字人民币个人钱包1.4亿个,企业钱包1000万个,累计交易笔数达到1.5亿笔,交易额接近620亿元。

目前,有155万商户支持数字人民币钱包,涵盖公共事业、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和政务等各个方面。同时,工、农、中、建、交和邮储六家国有银行和网商银行、微众银行两家民营银行,已研发出包括纸质卡、可视卡、指纹卡、耳机壳、手表、手环、手套等在内的多种硬钱包载体,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两家电信运营商也上线各自的数字人民币钱包。

各地政府大力推进数字人民币

面对全球愈加浓厚的数字货币研究氛围,北京、上海、广东这三个中国省市的“领头羊”更是潮头登高、奋力击桨,积极参与到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中。

北京市

1月23日,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开幕,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年北京市将加快金融科技与专业服务创新示范区建设,推进数字货币试点应用。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陈吉宁重点提及北京市将继续大力支持金融业开放发展,并作出六点指示:率先落地国家金融对外开放政策;出台实施绿色金融、科技金融两个改革创新试验区方案;加快金融科技与专业服务创新示范区建设;推进数字货币试点应用,完善“监管沙箱”实施机制;推动新三板改革;加快设立金融法院。

上海市

1月24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上海市市长龚正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推进数字人民币试点。

在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中,龚正提到:持续推动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继续集聚一批功能性、总部型机构,推进数字人民币试点。

上海市积极推动数字货币在本地的落地进程,2020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在沪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旨在共同打造高品质金融科技功能平台和区块链技术应用示范区,为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持续贡献力量。

2021年1月初,上海同仁医院开展了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此次使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提供的技术,率先借助数字人民币“硬钱包”,实现点餐、消费、支付一站式体验。

此后,上海陆家嘴中心商场也开始了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在“7分甜”奶茶店可以支持数字人民币支付,还可以打98折。这次试点由蚂蚁集团提供技术支持,当前只有支付宝员工可以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

广东省

和上海市同一天,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表示,支持深圳打造数字货币创新试验区。

广东省在今年的政府报告中,也提到要支持深圳构建高水平要素市场体系,建设自然资源资产交易平台,推进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设,打造数字货币创新试验区。

目前,深圳已经有两家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的机构:深圳金融科技研究院、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深圳金融科技研究院是经央行批准的,由数字货币研究所在深圳设立的研究机构和企业化运营主体;

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由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全资控股的金融科技技术开发公司,定位于金融科技与法定数字货币的高端研发与测评中心、科技成果孵化中心、科技交流合作中心以及金融科技人才培养中心。

深圳还是唯一一个,央行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数字货币试点的城市。第一次在罗湖区,共投放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第二次在福田区,不但活动金额更高,共投放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而且此轮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活动推广范围更广,不再仅限于辖区内商户,而是推广至全深圳市;第三次在龙华区,面向龙华区商事主体中购买社保的春节留深人员发放2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

除了北上广外,更多的城市正在参与,1月27日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空降”成都,此次成都的数字人民币红包共计发放5000万元。

此外,苏州也在1月27日进行本地第二轮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活动,共发放4000万元。

可以预见的是,中国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居民,将体验到数字人民币的红包福利。

从2014年开始,中国便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2016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计划用十年左右的时间让数字货币取代已在中国历史上有800多年历史的纸币。

而数字货币真正在中国各大城市展开大规模试点活动是在2020年下半年。2020年9月,央行主管的金融杂志《中国金融》认为法定数字货币具备落地条件,应加快发行。

全球多国抢跑央行数字货币

不仅仅是中国,近年来全球各国的数字货币竞赛十分激烈。

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一份全球央行在数字货币研发方面的调查报告显示,各央行CBDC方面的进展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已推出CBDC;第二类是已进行研发试验或已推出CBDC试点;第三类研究分析推出CBDC的可行性;第四类认为短期内暂无发行CBDC的必要,或暂未表态。

2021年以来,越来越多经济体的CBDC研发工作显著提速。继巴哈马后,东加勒比地区也发行了央行数字货币。瑞典和韩国已开始试点;欧元区、日本、俄罗斯等主要经济体已决定推出CBDC,进入概念验证或研发阶段;印度、土耳其和巴西将于2021年底或2022年开始测试;英国和加拿大虽然未做出发行CBDC的决定,但持续开展研究和技术准备;美联储态度仍略显消极,但技术准备不落人后。

其中,欧央行对数字欧元已从可行性研究转向研发阶段,已于今年7月正式启动数字欧元项目的研发工作,为期两年,计划在2025年前推出数字欧元。法国更是在2020年初抢先展开数字货币的测试。

瑞士央行批发型CBDC项目已完成概念验证,开始研究跨境使用。瑞士央行与瑞士股交所(SIX)和国际清算银行(BIS)创新中心合作开展了“Helvetia”项目,研究利用DLT将批发型CBDC用于数字资产交易和实时结算。

日本央行已进入CBDC概念验证阶段,相关工作有所提速。日央行今年4月宣布启动CBDC概念验证工作,第一阶段为开发CBDC系统测试环境,对CBDC发行、分配、回收进行实验,探讨CBDC基本功能和技术可行性,持续到2022年3月。第二阶段将在测试环境中实现CBDC的附加功能,进行技术实验。第三阶段将开展试点,在支付平台和终端用户层面验证CBDC的设计和功能。日本三大银行在内的30余家公司宣布拟于今年推出数字货币统一支付结算平台,以促进数字货币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

美联储虽然重视CBDC,但总体仍处于研究阶段,不急于推出数字美元。2020年8月,美联储宣布已开展分布式账簿技术和区块链测试,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对支付体系、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影响。

总体而言,在GDP前二十的国家中,中国、韩国、法国已经展开了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数字人民币、数字欧元、数字美元.....拉开了全球各国对于数字货币新一轮竞争的帷幕。

事实证明,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领域的发展,已经处于全球领跑的地位。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将会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的领域和渠道,也是未来货币市场竞争的制高点。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来源:科技云报道

  • 科技云报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专注于原创的企业级内容行家。科技云报道成立于2015年,是前沿企业级IT领域Top10媒体。获工信部权威认可,可信云、全球云计算大会官方指定传播媒体之一。深入原创报道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