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芯片毕业生的最佳雇主?

康斯坦丁 2021-11-18

原标题:谁是芯片毕业生的最佳雇主?

随着华为遭遇制裁,全球缺芯潮愈演愈烈,中国企业痛定思痛:不自研芯片,不制造芯片,未来就没有好日子过。其中,硬件企业自然已经痛彻心扉,毕竟,华为的手机一直在滴血;互联网大厂也开始居安思危,包括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企业都成立了芯片事业部。而对于就业市场来说,本来冷门的芯片专业毕业生,一跃成为大家哄抢的对象。为了招聘这些璞玉,互联网大厂把offer薪资提高到原来的1.5倍,但相关的毕业生依旧供不应求,有些学生甚至能同时拿到百度、腾讯、字节跳动三家的offer,竟不知道如何选择,产生了幸福的烦恼,同时,华为、海思等老牌硬件企业也在积极抢人。总得来说,这是个好现象,大趋势没错,只是有点儿虚火。

在很多行业都存在鄙视链,比如电影行业中,话剧表演者鄙视电视剧演员,再一起鄙视电影明星,而电影明星又鄙视拍短视频的,毕竟,话剧都是硬桥硬马的功夫,没有彩排和剪辑,但尴尬的是,短视频赚钱多来钱快,而话剧表演者收入少得可怜。同样地,科技行业也存在类似的鄙视链和收入倒挂。

芯片毕业生,处在鄙视链的最顶端?

芯片业是整个电子产业链中,技术最密集的领域,能随时卡住全世界的脖子,比如光刻机、EDA测试软件、材料配方等等,从业者大都处在科技鄙视链的最顶端。还有一个更形象的描述:只要台积电、三星咳嗽,全世界的电子产业链都要跟着一起感冒。即便是苹果这样的强势客户,面对Soc缺货,也只能推迟新产品上市时间、调整产业链的生产节奏。

从鄙视链顶端以降,做底层逻辑的鄙视做硬件封装的,然后,再联手鄙视做Module元器件的,最后是整机硬件组装和互联网上层应用,但同样尴尬的是,芯片业普通员工的收入,也不会比鄙视链底端的员工高出太多。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芯片专业的毕业生虽然神秘且高大上,但在中国的招聘市场上却并不受欢迎,很多人从本科考入研究生时,都会认真权衡:是否需要换一个和互联网相关的专业,毕竟,中国有大量国际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包括腾讯、阿里、百度、字节跳动等等。在这些互联网大厂上班,不仅有身份地位,还能获得长期的职业生涯和稳定的收入。

但如今时过境迁,互联网大厂已经深刻认识到自主研发芯片的重要性,一方面考虑中美贸易战有可能会烧到自己头上,要避免死亡式制裁;另一方面考虑到企业自身的成本问题,也很有必要自己搞点儿芯片。基于此,各互联网大厂已成立芯片事业部,为了能快速组建团队,启动研发项目,自然需要大量的芯片人才,连应届毕业生都成为这一股“造芯热”的受益者,很多人拿到高价offer,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但入职互联网大厂的芯片事业部远非高枕无忧。事实上,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资本运作节奏并不适用于芯片产业。从过去20年的状况看,中国互联网创业总有一种急于“挤出瓶子”的癫狂,资本运作、市场拓展一向是大开大合,财来如山呼海啸,财去如大海决堤,讲究的就是干净利落;而芯片的开发则需要慢工出细活儿,有些研究动辄需要3~5年,没有产出,需要耐得住寂寞持续精进。但问题在于,互联网大厂的分钱逻辑就是基于效益,在没有产出效益前,芯片事业部即便代表着未来,也基本上分不到啥大钱。这些处在科技鄙视链最顶端的芯片人员只能看着产品经理、制造经营人员每年拿走超高的薪水。

互联网or硬件企业,谁是最佳雇主?

平心而论,芯片毕业生手里的几份offer并不是什么幸福的烦恼,他们必须要冷静地思考谁是最佳雇主,更确切地说:谁是最适合自己的最佳雇主?如前文所述,互联网的运营节奏和芯片行业并不相匹配,一旦出现问题或者政策导向变化,整个芯片部门都有可能会被裁撤掉,等到了那个时候,毕业生既没有好的作品,又没有太多的收入积累,算是浪费青春了。

在科技圈流传着一些“镀金”规律:从传统芯片公司出来,可去OPPO、小米、华为、海思;从OPPO、小米出来,可进互联网大厂,包括BAT和字节跳动;而从华为出来,已然百炼成钢,可进一切公司。

事实上,综合种种因素来看,互联网大厂并不是芯片毕业生的最佳雇主,尽管他们在AI、大数据、算法方面都占有绝对优势,甚至从资本角度讲,他们天然靠近成功,但正如新东方CEO俞敏洪所言:现在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大都靠的是激发消费者的低级趣味来获利,比如上瘾的游戏,无聊的砍价,抠搜地摊儿的利润等等,是一种最表层的资源整合玩法儿,能在短期内获得大量利润,但还算不上真正的统治性企业,离底层架构比较远。

相比之下,华为之所以被美国制裁,正在于他们搞的是底层架构,碰触到了美国人的核心。基于此,互联网大厂要么继续快快乐乐地停留在表层,要么深入底层,但是有风险招惹到美国制裁,显然,这两种状况对于立志做深度研发的芯片应届生来讲,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非常有可能把自己最年富力强的职场生涯变成一地鸡毛。另外,最佳雇主的评判标准,不应该只局限于收入和职业生涯发展,还要同自己的生活结合起来评估。现在,互联网大厂最令人诟病的地方就是996工作制,毫无节制地加班。当企业的工作绩效要求已经严重影响员工的生活时,就不能称之为最佳雇主了,所谓的奋斗也就变得不真实了。(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康斯坦丁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康斯坦丁: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多家知名媒体及企业特邀顾问专家。 科幻的视角 科普的态度 分享世界百态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