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10亿美元救不了美国制造

康斯坦丁 2017-05-15阅读:

国外媒体报道,苹果CEO库克在一次访谈节目中透露,公司正投入10亿美元基金,用于鼓励美国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带动美国本土的就业。库克的本次谈话,标志着苹果强硬的态度正开始改变,一方面,他们对市场的统治力开始下降,盈利越发困难;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向苹果施压,多次要求将iPhone生产线搬迁回美国,但从目前的产能和制造结构来看,iPhone绝难回到美国本土,为了避免同政府的冲突,库克需要有所表示,事实上,他正希望这10亿美元可以成为平静湖水中的涟漪,通过投资本土制造业,创造就业岗位以及促进周边服务业的发展,从而将其变成一汪活水:先创造就业,保证消费者有消费能力,而后拉动需求,再创造新的就业,如此的正向循环是任何新任国家领导人都“梦寐以求”的,而其他们最需要仰仗的就是企业大佬们,库克和他的苹果自然首当其冲。

商人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何况是库克这种“每天要花25个小时看财报”的财迷,谈话节目中,库克坦言自己手头没有钱,這些錢还要去贷款,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第二季财报显示,苹果的现金储备高达2568亿美元,官方的解释是:这是全世界的钱,因美国税制问题,它们只能飘在海外,如果美国政府有足够诚意,那就把税率降下来,这样能使得苹果的资本回到美国本土,言外之意,这10亿美元压根救不了美国制造。

痴迷制造,美国就业市场需要涟漪

如前文所述,库克在谈到这10亿美元投资时,说这是美国制造的涟漪,他希望借此来激活本土的就业市场,事实上,一旦政府想增加就业,大家最为关注的还是制造业。作为体量巨大的实体经济,制造业具有“创造就业”的天然能力。

拿iPhone的制造为例,相关数据显示,每生产一台苹果手机,需要500人直接参与生产,他们有的拧螺丝,有的贴标签,有的只是把成品手机拉到码头上,供出货使用,显然,没有什么行业能创造出如此大量的工作岗位,这也是为什么从奥巴马到特朗普三番五次地询问苹果CEO能不能把苹果产品的制造搬回美国,事实上,iPhone制造回归美国不止于直接的工作岗位,更在于间接创造的服务岗位,毕竟,有人的地方就要有吃喝拉撒和网吧,而当工人的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又会增加安全系统、保险业务、文化教育等一系列的公共服务,一项数据表明,制造业的岗位同其创造的服务岗位的比例大概是1比1.75,实在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美国制造曾经笑傲全球,他们生产出的军工产品帮助其大发战争财,而且是高端制造业的先行者。过去30年,他们的从业人数减少到原来的三分之一,产值却翻了几番;相比中国的劳动密集、人海战术,美国制造看起来要更加地高大上,但社会生活从来不是高与低、对与错的二分法,美国制造的自动化效率大幅度提升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工人开始丢掉自己的饭碗,自动化承诺的高端研发岗或者维护岗位远没有手工制造业提供的岗位多,加之,美国向来以自由、平等、世界领袖自居,这使得越来越多的移民把美利坚视为一片黄金遍地的大陆,于是如你所见,大批的移民充斥着纽约街头,一些缺少良好谋生技能,只好从事餐饮、洗衣、快递等基础岗位,更糟糕的是,街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流浪汉,特朗普总想对移民下手,估计也是有此原因,但限制和驱赶移民毕竟不是上上策,非常有可能把库克或者乔布斯的爸爸们给驱逐出去了,而给这些人尽快找到工作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此外,经济学家们都知道,所谓的互联网革命带来的影响力远远不如工业革命,前者充其量只是“工业革命”的改造和升级,但是在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互联网企业占据的资源要远远高于工业制造业,而真正创造价值,改变消费者生活的还是制造业,这就是为什么Made in China的衣服、鞋子在美国会大受欢迎,甚至在全世界都很走俏,事实上,制造业本身之于社会的影响了也更加积极,因要新建厂房,城市的郊区从废墟变得欣欣向荣,交通因此优化,相关的设备开发、工艺研究、管理科学都是制造业积极的衍生物,而互联网企业在创业期间,充其量在简陋的出租屋内添置几台服务器而已,就创造经济价值而言,互联网企业难以同制造业相提并论,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正是由此考量,如今西方国家正全力争抢制造业,美国自然也不例外,何况,他们是全世界的客户。

大苹果: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库克答应的10亿美元虽然不能彻底拯救美国制造业,但却充分显示了一个伟大企业的特质,当他们赚钱到一定程度时,应该肩负一些社会责任,正如库克所言,他的企业有自己的价值观,正改变世界,让它变得更好,而美国是世界的一部分。

掌管着全球最赚钱的企业,库克理应勤于思考一些“拯救世界”的事儿,比如向希望小学捐钱、环保事业等等,但这些包含作秀成分的活动,肯定不如苹果企业本身,他在全美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而且没有任何缩减规模的迹象,反倒是持续的扩充组织,事实上,得益于产业链的成长,过去5年,苹果的组织扩大了将近3倍,而且这些岗位已经惠及天才之外的人员,也就是说普通人也能常常自豪地说:自己在全球最伟大的企业工作,更何况,因iPhone的持续火爆,背后的产业链正跟着受惠,800多家供应商的就业岗位加起来有岂止千万,一些高端的经理人不仅赚得盆满钵溢,也因苹果和iPhone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一些郊区则因苹果产品的制造,而突然地化作一座新城。

同时,苹果也不得不承认,他在改善社会方面还能做很多事情,投资美国制造业只是其中之一,况且,10亿美元的力度尚不足以打动川普,或许库克可以游说自己的供应商,联手把一部分产能搬回美国,让那些技能相对较低的移民有一些向上流动的通道。

此外,苹果完全可以对自己的员工更好一点,Google对员工的福利尽人皆知,相比之下,苹果就显得比较寒酸一些,他们给员工最重要的福利是一部苹果笔记本,是福利也是压榨的利器,保证员工能够贡献自己的业余时间,因苹果的供应商遍布全球,本土之外的很多员工都不得不常年背井离乡或者在狭小的飞机上喝着咖啡。苹果或许该尝试着招募一些本地员工,既能融入本地生活,又能免了思乡之苦。当然,库克更大宗的思考应该是如何惠及供应商员工,他们的数量更大,之于生活风险的抵抗能力更低,或许他们已经通过产业链赚到了一些钱,但却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众所周知,苹果对品质的要求向来苛刻,且产能巨大,供应商以及他们的员工常常要付出120%的精力去满足其需求,随着苹果对市场的统治力下降,利润率萎缩,供应商员工正面对越来越漫长的寒冬,或许依靠强大的品牌号召力,苹果能把利润的压力转嫁给供应商,甚至野蛮杀价,但持续伤害合作者,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更积极的做法应该是和谐共荣,而且找回昔日的创新力。

正可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作为全球最能吸金的企业,苹果理应扛起一些社会责任,有义务让社会变得更好,输出更健康的产品,培养更幸福的员工,创造更积极向上的文化,或许唯有这样的苹果,能真正对得起“史上最伟大企业”之称号。(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微信:khxx-wk

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作者:康斯坦丁

  • 康斯坦丁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