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云计算的中国玩法

作为一家百年老店,IBM每一次重大战略转移,似乎都在带动行业风向。

今年7月,IBM与首都在线签署了“公有云”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基于该协议,IBM将与首都在线在公有云领域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共同构建公有云平台。该平台基于IBM企业级公有云平台技术和运行经验,引入IBM Pureflex等最新技术,并针对中国企业的实际需求进行升级和优化。

在业界看来,这是IBM进军公有云领域的标志。2013年第二季度,IBM宣布收购SoftLayer.这家全球最大的私人控股IaaS供应商,在全球拥有跨越美国、亚洲和欧洲的13个数据中心,拥有多达21000个从Web创业公司到大型跨国公司的客户。SoftLayer与IBM苦心经营多年的SmartCloud云服务相结合,双方在大数据时代的胜算,似乎均增加了一分。毕竟,IBM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外包服务提供商,也是全球最大的IT咨询服务提供商,其在企业级市场,依然拥有极强的竞争力。

“我们要真正把云技术带到中国来,与中国本地的云计算运营商一道成长。”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王胜航,如此诠释着IBM对于公有云商业模式上的思索,而此前IBM在云计算领域的优势更多体现在“私有云”上。

后硬件时代

今年第二季度,IBM硬件部门营收为37.6亿美元,同比大降12%.根据IBM发布的财报,过去7个季度里,该公司的硬件业务营收都出现了下滑。IBM硬件部门的业务,包括服务器、存储设备等。

以往企业会购买服务器、存储、网络设备等硬件产品,自己搭建IT数据中心,但随着云计算的兴起,很多企业转向亚马逊等厂商,开始转而租用计算能力、存储资源和其他服务。

“新时代的要求,也使得我们要对于硬件业务的依赖越来越少。”王胜航对本报记者表示,而从IBM最近一系列的收购和战略决策来看,大数据和移动,将是IBM未来的利润引擎,高端硬件销售并不是这家公司最终归宿。

2005年以来,IBM在大数据和分析领域已经收购了35家企业,收购金额累计已经超过160亿美元。根据IDC的预测,2015年以前,大数据技术和服务市场每年以40%的速度增长,是其他信息技术市场增长速度的7倍,而在今年1月22日的收入电话会议上,IBM软件部门的业绩出色,对公司整体收入和利润贡献很大,其中业务分析的收入2012年增长13%,预计2015年底IBM业务分析收入将高达160亿美元,这将进一步增强IBM投资大数据和分析市场的信心。

当市场不断印证“软件企业利润率远远高于硬件及IT服务企业”后,其他IT巨头也纷纷将业务重点转向该领域。英特尔自2004年以来收购了14家软件公司,思科则宣称,在未来3至5年内,其软件业务收入将翻一番达到120亿美元,宣布私有化的戴尔,也于2012年2月成立软件事业部推动转型。

从“私有”到“公有”

IBM在2010年开始大踏步杀入云计算领域,但当时,IBM依然以硬件销售为主,很多客户的数据中心内堆满了设备,但没有实际的业务运营。

“那个时候,很多企业只是觉得云是个新潮的概念,为了云服务而去云服务。”IBM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毛新生回忆道,当时的企业并没有理解到云服务的内涵,而这一现象到了2011年年底才有所改观。

但IBM在云计算市场的风光,似乎只局限在“私有云”市场,在以Amazon、Google为带代表的互联网精英们跑马圈地、推倒一堵堵围墙的公有云领域,IBM看上去有些黯然失色,如何从这些互联网精英的围堵下突围,成为IBM面前的难题。

当时,IBM对于云计算的理解,并没有脱离既有的商业模式,即“服务器+软件+IT服务出售”,面对的依然是企业客户,而互联网企业对于云计算的理解,则与IBM有所不同。谷歌做云计算的初衷是,能实现海量计算的搜索业务。为了加快搜索服务的速度,谷歌改变了提供服务的模式,将原来运行于终端电脑的软件放到互联网上运行,这样用户就可以通过谷歌在不同终端上实现访问。亚马逊除了在网上卖书外,也允许商家用户通过亚马逊的电子商务平台出售货品,从而成为一个IT基础设施提供商。

也就是说,IBM在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力,依旧是在“私有云”上,“公有云”并不是其强项。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搭建一片需要巨额固定资产投资的“私有云”,常常会让它们望而却步,而用相对低的成本租一片与企业需求相契合的成熟的“公有云”,却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根据Baird证券研究机构的数据,在亚马逊“公有云”上,每一美元的消费会减少3-4美元的传统IT消费,其中包括硬件、服务和软件。据预计,亚马逊“公有云”的销售额,2016年将达到100亿美元。彼时,传统的IT市场,将会遭受300亿到400亿美元的损失。其中损失最大的,将是企业级市场,那也正是IBM目前利润最为丰厚的业务。

IBM的中国玩法

虽然中国有“数据不离岸”的相关规定,但这丝毫阻挡不了IBM对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热情,由于“私有云”市场已经趋于稳定,而“公有云”市场格局未定,传统IT巨头和新兴的互联网巨头,都希望在这个新兴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但作为外资进入中国的云计算市场,IBM有一个不能绕过的门槛,即必须通过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才能开展云计算业务,并只能在其中作为技术、设备、商业模型的提供方。

同时,包括华为、中兴在内的服务器厂商,纷纷卷入“云计算”的大潮,大打价格战,通过贩卖基础硬件设施来盈利,但这与IBM的战略思路相冲突。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IBM一度陷入了困境,在时任总裁郭士纳主导的转型变革方向之下,全面向服务转型,重振旗鼓,其中,基础硬件设施的贩卖,被逐渐剥离出IBM的业务中心,取而代之的则是IT、软件服务等高利润领域。

这就意味着,IBM要对中国市场做出针对性调整。2012年3月,IBM与辽源市政府签约,与国内服务外包供应商软通动力合作搭建了东北第一个“云中心”.在这一合作模式中,IBM是所有的软硬件设备和商业模型的提供方,提供数据库和软件,软通动力作为IBM的合作伙伴,双方依托IBM的云平台,部署其他企业的应用。软通动力也可以整合资源平台提供自身的应用。

随后在襄阳、兰州等地,IBM与中方企业合作的模式,被迅速复制。其中,在襄阳的项目中,IBM将引入IBM-CEBEX Cloud Synergy软件企业孵化中心,帮助华中地区众多创新中小企业借助这个平台发展和再创造。IBM称,其通过相互合作,将云技术和云应用,与行业知识和经验相结合,帮助政府、企业和客户构建符合行业特点、本地特点和企业发展的一系列应用,同时帮助SaaS(软件即服务)应用开发商,拓展基于IBM云平台的市场,增加客户聚集效应和粘性,产生经济效益和规模效益,形成持续发展的行业应用生态圈。

“云计算不是单纯一种技术应用,而是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构建。”毛新生认为IBM的最大优势在于,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生态圈。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