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罗超 2018-10-18阅读:

10月16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Uber最近收到了华尔街银行的IPO提议书,在可能于明年初进行的IPO中,其估值高达1200亿美元。

该消息一旦坐实,Uber的估值将会超过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的总市值。在全球独角兽企业中估值仅次于蚂蚁金服,后者上一轮融资估值为1500亿美元。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今年8月,Uber估值还只有720亿美元。当时丰田汽车宣布向Uber投资5亿美元,共同开发无人驾驶汽车。今年1月,软银牵头的财团对Uber共同投资93亿美元,当时Uber的估值为480亿美元,投资完成后,软银成为第一大股东。一年时间从480亿美元到720亿美元再到明年可能达到的1200亿美元,Uber估值蹿升十分迅速。

网约车强势增长,业务拓展频遇阻

在全球范围来看,Uber依旧是网约车行业无可争议的霸主,目前Uber网约车服务发展态势良好,交易额和营收都在快速增长。

今年第二季度,Uber交易额达到12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1%,营收增长了51%,达到27亿美元。Uber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二季度亏损额达到6.59亿美元,相比于第一季度,亏损额在扩大。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不只是Uber在亏损,稳坐国内市场第一的滴滴也仍在亏损中。据36Kr此前报道,滴滴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高达40.4亿元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为乘客司机补贴和司机奖励。

除了网约车服务,Uber还对一系列的周边业务进行了探索。2005年底,Uber推出了Uber Eats,2017年便拓展到200个城市,有45个城市实现了盈利,2018年更是扩张到了300个城市。Uber还将此业务扩展到印度、日本等国家。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不过除了外卖业务,其他业务的探索并不顺利。两年前Uber花6.8亿美元收购了无人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到了今年7月,Uber就宣布停止研发这一项目,原因是Uber无人车初心致死事故。今年2月份Uber与沃尔玛合作测试杂货配送,三个月后该合作也被取消。

自身业务外,Uber也是滴滴、Grab等出行公司的大股东。Uber在2016年退出中国市场,当时Uber出售中国的全部业务(优步)以换取滴滴20%的股份。2017年,Uber在俄罗斯和本土企业Yandex经历多轮烧钱大战之后握手言和,成立新合资企业,Uber占据36.6%的股份。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今年5月,Uber全面退出东南亚市场,并且将该地区所有的业务包括UberEats都出售给新加坡企业Grab,换取后者27.5%的股份。

竞争对手势头正盛,Uber并非高枕无忧

Uber在中国、俄罗斯、东南亚等国家或地区撤退后,不再参与实际运营,不过Uber也因此拥有了这些本土公司日益增值的股权。对于Uber撤退的战略, Uber的CEO Dara曾表示:

“Uber的全球战略潜在的危险在于与太多的竞争者进行了太多战斗。”

罗超频道(微信ID:luochaotmt)翻译一下就是:战线太长了。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这意味着Uber将主要聚焦于北美和欧洲等核心市场,同竞争对手展开竞争。不过,即便在Uber领先的欧美市场,它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其在美国市场受到Lyft的严重威胁。

去年,Uber遭遇了高管出走、性骚扰,涉嫌窃取谷歌商业机密等一系列丑闻和法律诉讼,企业形象陷入泥潭。在Uber疲于应付这些消极问题时,Lyft得到快速成长,获得许多资本支持。

过去一年中,Lyft在美国市场的份额不断提升,在今年5月的数据显示,Lyft在美国打车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35%,而其在去年1月时份额仅为22%。自2016年来,Lyft的估值翻了三倍左右。在今年6月的最新一轮6亿美元融资中,Lyft估值达到151亿美元。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Lyft还进军了加拿大市场,并计划进入欧洲与拉丁美洲市场。此外,在自动驾驶领域,Lyft还与谷歌Waymo和Drive.ai等龙头企业达成合作。

Uber拟明年IPO估值1200亿美元,最大问题却是“三心二意”

由此可以看出,Uber在美国等地的大本营并不坚固,而在俄罗斯,中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Uber打包业务出售给了本土公司,最终以投资者的身份获利。

核心原因在于两点:

一个是网约车本身很难形成绝对垄断,比如中国有老大哥滴滴,本以为在与快的合并后高枕无忧,然而它也随时面临新玩家的进入,Uber也是一样的,市场总是容易留下空隙,所以网约车只有不断扩张才能形成最好的防守。

另一个是Uber本身的经营问题,或者说企业文化和价值观不牢靠,出现了许多与公司体量不匹配的问题,给了对手可趁之机,当然,相信在这些问题的教训下,Uber会更少犯错。

Uber要解决亏损,更要学会聚焦

Uber如果IPO,就必须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以及业务的可持续性,这意味着它要精简业务来改善公司的盈利状况。1200亿美元估值是高是低难以得出结论——这取决于主要认购者的价值判断,也与资本市场大环境直接相关。不过Uber要想IPO后持续增长,就要优先解决如下问题:

1. 持续亏损问题。

Uber在过去18个月中,每个季度的亏损额都达到1.25-2亿美元。此前有投资者向Uber建议将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出售以缓和亏损问题,最终该部门还是靠丰田的5亿美元投资才得以保留。

理论上来说,网约车凭借着简单粗暴的分成模式很容易盈利,然而正如前面所说,网约车很难垄断,要不断吸引司机和用户就一定要维持一定的补贴和奖励,因此网约车盈利可能会更多寻求别的方式,比如自营租车业务。网约合最大优势是基于大数据技术提高匹配效率,同时基于超级入口延展到更多出行和周边业务,进而获取更多价值。

亚马逊曾经亏损很多年,不过最终扭亏为盈,且市值一度超过万亿美元,正是因为亚马逊描绘了一个丰满的未来,与此同时,Kindle、AWS(云计算)等业务强势增长,给亚马逊创造新的可能。

2. 业务探索聚焦。

一方面是业务本身聚焦在出行和交通本身。

虽然Uber尝试的UberEats业务前景很好,营业额年增长率达到200%,但是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还在于扩张速度太快,成本过高,其他的探索大多以失败告终。在“罗超频道”看来,Uber去做外卖不是明智的举措,美团外卖只是它获取高频流量的入口,通过此再延伸到更多低频生活服务市场,Uber不可能这样做。

在“罗超频道”看来,Uber应该更加聚焦在出行和交通服务本身,这一点,滴滴比它更加谨慎,扩张到外卖市场也是因为对手美团进入到网约车领域而已。

另一方面是市场的聚焦。Uber投资者软银也一直希望Uber能够专注于自己的核心市场。今年1月份的时候,软银董事会成员RajeevMisra曾表示:“Uber应该减少其在不盈利市场的损失并专注在美国、欧洲、拉丁美洲和澳大利亚的业务。” 软银目前已经在全球各个国家投资叫车企业,比如在巴西投资99,在东南亚投资Grab,在中国投资滴滴,在印度投资Ola,软银希望某个国家和地区的网约车业务被一个企业垄断,但不全是Uber。

如果uber不聚焦,聚焦的竞争对手就会赢。如上文所说,Uber在美国市场的网约车份额在一步步被Lyft追赶,并且加拿大等地区也开始受到威胁。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Lyft已经为明年上半年的IPO选定了承销商。如果Lyft抢先于Uber上市,对Uber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相对而言,Lyft聚焦多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罗超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罗超(luochaotmt)围观冷暖科技世界。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