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卖身”源于自身问题,直播界老大将易主

一言楠尽 2017-05-13阅读: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这句很「欠」的分享语曾经刷遍朋友圈,它背后是去年的现象级应用——映客,从拿到天使投资到成长为10亿美金估值的独角兽,映客只用了一年多时间。

2017年一季度过后,高速增长的映客急转直下,挣扎了一个月后,最终还是卖了——5月9日晚,今年2月才刚刚上市的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将全部采用现金的方式收购映客至少50%的股权。

早在4月就传出过宣亚将收购映客的绯闻,那时部分人还倾向于映客是借壳上市,而事实上,宣亚国际尽管在国内挂牌,但并非主板而是创业板,证监会曾明确规定,创业板不能借壳上市,再加上此次交易为现金收购,彻底打破了映客的上市梦,映客卖身,事实已定。

对于映客与宣亚国际的交易,也有观点解读为直播行业的下滑,而如果了解一下市场就知道,映客的出售其实与整体行业关系不大,更核心的原因在于自身。

卖身源于自身,行业依旧火爆

公开资料显示,映客在2015年4月获得多米音乐500万元天使融资;同年11月获得赛富亚洲基金、金沙江创投和紫辉创投的A轮投资;同年12月,昆仑万维领投8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根据测算,此时映客估值约3.8亿元;2016年9月,昆仑万维将映客3%的股权作价2.1亿元出售,这时映客已经估值70亿人民,达到公司顶峰。

而半年过后,映客就迎来了出售命运,让人不得不感概市场的变化,映客「卖身」公开与众,不少人开始唱衰直播行业,其实这个逻辑站不住脚,即使作为曾经老大的映客也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直播行业依旧会快速向前发展进入2.0时代,不再是过去草莽粗狂的发展,而是综合硬实力的比拼。分析下映客周围的对手,就会发现「卖」的并不冤枉。

下面从用户,资本,资源几个维度看看行业:

用户层面,据Trustdata数据显示,花椒直播在过去一年月活同比增长率高达1194.2%;易观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火山直播月活增长224.37%;

资本层面,今年2月有消息传出斗鱼融资10亿、微吼直播也在4月宣布获得2亿元C轮融资;

造血层面,老牌直播YY去年收入超过80亿,同比增长39%;陌陌开通直播功能后去年收入接近40亿,净利润接近10亿,同比有了十几倍的增长;

资源层面,各行各业都在拥抱直播,人民日报创建了人民直播、央视与花椒共同直播3.15晚会后台、「一带一路」专题,甚至连招商银行APP都开通了理财相关的直播。

由此可见,褪去了风口和泡沫的直播行业依旧在大踏步的向前发展,映客卖身的根源是自身的问题,并非行业瓶颈。

(直播大战鼎盛时期战况)

映客离场,直播行业群雄逐鹿

随着直播进入下半场,流量红利消失后,映客陷入了内忧外患,上面简单提到了直播行业的发展现状,下面再看看映客为何卖身离场。

1、流量乏力

流量是2C类APP的命脉,风口过后加上竞争增加,直流量红利消失,这对映客类创业公司是个噩耗:一方面自身没有并流量支持,难以产品内循环;另一方面,对面站着的都是自带光环的选手们——陌陌进步飞速并且成功变现,一直播和微博亲如一家,来疯背靠优酷、花椒背后有360。

尽管映客和腾讯有着暧昧关系(双方对是否投资,什么形式等事宜从未公开),但腾讯旗下有腾讯直播、NOW直播、斗鱼、龙珠等多家直播平台,在流量方面,并没有对映客有任何实质性帮助,这条若隐若现的大腿,始终还是没有抱上。

如今,互联网流量红利被各大巨头把持和分割,映客在后续流量乏力的情况下,开始出现大幅下滑,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映客活跃用户已经连续三个月出现下滑,跌幅高达27%;反应搜索趋势的百度指数更是暴跌了70%,映客有点坐不住了,或因用了刷单刷量等灰色地带的运营手段,映客也多次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

2、资金不足

映客自2015年底月获得A+轮融资之后,再无任何新资本的介入(2016年9月估值70亿那轮为老股东套现,公司一般不获得现金),反观其他几家主流直播平台,背后均有巨头的支持,在弹药并不充足的情况下,映客却开启疯狂烧钱模式,如巨额签约BigBang演唱会、在央视奥运频道、各大户外LCD、电影院大肆投广告,这些打法对创业公司来说显然有些激进。

缺钱又找不到钱,映客只好另辟蹊径,从分成体系上开刀,为了维持自身的现金情况和烧钱模式,采取了保守的分成政策——映客主播只能拿到打赏收入的32%,甚至在提现时还额外收取5%的手续费,一时间主播怨声载道,对比其他平台的分成中都高于映客,如花椒主播可以拿到70%,来疯主播和斗鱼主播同样是40%。

映客高压的分成比例不占任何优势,这直接造成映客大量主播出逃,映客的模式本质上秀场直播,主播是最核心的资源,钱没给够,主播流失,无异于市场对映客的致命一击。

3、战略失误

去年最火热的时候,直播模式一度被捧为「替代微博微信的下一代社交」,发展至今证明,直播尚无法真正成为社交方式,其本质依旧是内容平台。

业内公认2017年直播行业竞争将从流量争夺进化为内容争夺,比如来疯就一直在积极打造综艺直播,计划用3年时间推出500档互动综艺;专注游戏直播的斗鱼重金打造《青春练习生》;熊猫则早在去年就推出《Hello!女神》。

在其他对手不断尝试新模式时,映客却坐享早期红利带来的流量优势,不愿主动求变,当你打开映客APP,基本主打美女帅哥的秀场模式,内容单一必然导致审美疲劳,而缺乏内容规划,也使映客模式在内容时代被狠狠甩在了后面。

从行业第一到卖身宣亚,映客未来可能意在发展广告业务,映客CEO丰佑生此前曾提到要「孤注一掷」,现在来看,这次卖身是孤注一掷后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可能变成「广告直播平台」的映客,已经离直播主流玩家越来越远。

总体来看,直播行业仍在蓬勃发展,无论是流量、运营、内容,还是资金,营销都同等重要,这也是「互联网下半场」精细化运营的重点。映客的出局,将会带来直播行业重新洗牌,未来,拥有更多优质、多元化内容的平台将成为下一个直播界老大。

  • 一言楠尽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科技媒体人,《复制互联网之三》作者,穆楠。做互联网的持证摄影师,玩VJ的前科技媒体人,商业视角解读互联网与智能终端。微信公众账号“tech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