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大脑复活服务”:科学家说这很荒谬!

Agyh-fyskeua9445008.jpg

Nectome公司计划对活人进行物理辅助自杀,该公司希望对身患绝症的患者动脉放血,然后添加尸体防腐剂有效地保存大脑组织。他们的想法是死亡器官将转变为一张连接所有神经元之间的映射地图,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物理“连接体(connectome)”,意味着未来某人死亡之后会重新复活。

北京时间3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有四件事情是真实的:一是名为Nectome的初创公司计划保存垂死者的活体大脑,希望保存大脑组织,未来有一天能够让人们“起死回生”;二是这项冷酷计划在过去几天时间里成为媒体头条新闻,甚至3月13日《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也进行了报道;三是多数新闻报告并未引用其他神经科学专家的观点;四是美国生活科学网站的专家对该计划进行讨论分析,他们认为这个计划是非常荒谬的。

Nectome公司计划对活人进行物理辅助自杀,该公司希望对身患绝症的患者动脉放血,然后添加尸体防腐剂有效地保存大脑组织。他们的想法是死亡器官将转变为一张连接所有神经元之间的映射地图,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物理“连接体(connectome)”,意味着未来某人死亡之后会重新复活。有证据表明他们能够圆满成功吗?目前,他们能够非常完好地保存“猪大脑”,使用电子显微镜可清晰地看到大脑每个神经突触。

同时,Nectome公司表示该手术有些残忍,并且手术过程是“百分之百致命的”。

以下是几位神经科学家和他们的研究生在该公司发表该观点48小时之后的第一反应:

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神经科学家延斯·福赛尔(Jens Foell)擅长使用神经影像研究大脑、个人行为、知觉和个性特征之间的关系,他说:“噢,我的天哪!难道你不认为这根本不值得报告吗?Nectome公司对此进行了大量宣传。”

这是非常“酷”的想法,Nectome公司设法保存猪脑,但是公司保存猪脑,并不意味着这是实现人类“起死回生”的全部环节,我们还应当知晓大脑是什么,大脑处理和包含的信息是什么。

的确,神经突触是大脑所有活动发生的根源,但是细胞激发行为是由其它因素决定的,包括比神经突触小许多的蛋白质决定细胞内部的处理过程。

“连接体”研究是一个真实有趣的科学研究项目,但是依据2012年《科学美国人》杂志报道称,对于连接体能够提供多少信息,目前并不清楚,即使是像秀丽隐杆线虫那样的蠕虫生物,它的完整连接体已绘制出来。许多神经科学家认为,即使一个完整的连接体,也仅仅是提供一些数据,对秀丽隐杆线虫进行“表面认知”。

美国哈佛大学计算机神经系统科学家萨姆·格什曼(Sam Gershman)在美国生活科学网站上阐述了他所看到关于连接体的问题,他指出,如果你移除所有连接,你将不再记忆任何事物。并强调称,多数记忆是于连接体相关的。

格什曼指出,毫无疑问,连接体对于记忆是非常必需的,就其意义而言,它并不依赖于单个神经细胞(这将是灾难性的,因为细胞终将会死亡)。但仅仅因为连接体是你记忆工作的一部分,这并不能证明未来的科学家可以从某种程度上重建你的记忆。

格什曼表示,最重要的问题是连接体对于记忆是否充分有效:我能重建所有神经细胞之间连接的记忆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知道记忆是如何存储的(其本身就是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此外,科学家能否从连接体映射中掌握到任何意味深长的个性特征和行为方式,这是“值得怀疑的”。

格什曼说:“关键的思想实验是问询你是否能够编写一个计算机程序,使用连接体概括这些认知现象。换句话说,是否存在一种工作模式,它能显示出大脑如何将关键信息完全编码到连接体?事实证明,这种类型的研究成果非常少,因为连接体是关于大脑功能的一个根本性贫乏的信息源。”

像福赛尔一样,格什曼认为,当前连接体映射有很多关键信息是缺失的,这正是Nectome公司计划保存的。你需要知道突触的作用,它们是否具有刺激性或者抑制性,是否存在不同的时间常数,以及当前调经调质是什么,树突棘的动态状态等。所有的记忆信息都存储在突触之中。

神经科学家仍不知道大脑里的记忆是怎样的,这使得任何公司声称能够保存记忆值得质疑。生活科学网站曾向格什曼提问:“你是否会鼓励人们在Nectome公司的服务上投入金钱?”格什曼回答说:“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一个人的完整记忆是无法从一组电子显微图中重建的。”(叶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