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5167万广告费,金嗓子能否破局?

华牛原创 2019-11-05

原标题:拖欠5167万广告费,金嗓子能否破局?

来源:华牛原创

作者:杨阳

近日,一则“广西金嗓子公司的传奇人物江佩珍成限制消费人员”的消息在网络上流传。

“保护嗓子,请用金嗓子,广西金嗓子”,一到央视频道晚间黄金时段,这段广告就会循环播放。而今,金嗓子却“栽了跟头”,因5000多万广告费变为“老赖”。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嗓子集团(简称“金嗓子”)始建于1956年3月6日,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现已成为我国中成药生产企业50强,广西企业100强之一。其中金嗓子喉片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自1994年来,金嗓子已成功开发了31项新产品,并就该等产品取得生产许可,其中金银三七胶囊等8项为药品、21项为食品、1项保健品及1项医疗器械产品。

创始人成“老赖”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9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的子公司——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金嗓子食品”)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据报道,因欠款,法院发布了对金嗓子实控人73岁的江佩珍的限制消费令。目前,江佩珍被限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行为。

据媒体报道,金嗓子在营销界风评不佳差评可以追溯至其“成名之作”罗纳尔多的“代言”。在多家媒体报道中,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这让金嗓子一度陷入侵权纠纷。

金嗓子食品与方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简称“星空华文”)广告合同纠纷的终审民事判决书。因金嗓子食品对两档节目的收视率不满,拒付代理商星空华文的剩余广告费,被后者告上法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金嗓子食品支付拖欠星空传媒的5100多万广告费,而金嗓子食品拒不执行。

由于至今未执行判决,金嗓子实控人江佩珍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限制乘坐飞机、在星级以上宾馆居住等高消费行为。卷入侵权、欠款风波之外,金嗓子还曾被指违规宣传。

2011年,在江苏省知识产权局开展的“双打”专项行动中,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制造、销售的金嗓子喉片被查出涉嫌假冒专利。2013年,金嗓子公司被曝其金嗓子润喉糖涉嫌违规宣传,标榜可祛烟毒、可增强咽喉细胞活力,提高机体免疫力等功效。

产品单一,多元化遇阻

早在1994年,金嗓子一经销售便收获了6000万的盈利,1995年,随着西瓜霜、草珊瑚含片的出品,江佩珍斥资500万让金嗓子登陆央视,直接让全国人民都记住了保护嗓子要用“金嗓子”喉片。

到了1996年,金嗓子的营收更是突破了1个亿,市场占有率在咽喉类产品中跃居第一,而1998年底,公司产值更是逼近2个亿,成为广西企业50强,跻身全国制药企业的100强。

据年报,金嗓子在营销上的确花费不菲。2015年到2018年,金嗓子每年销售开支都在3亿元上下,2016年达3.19亿元。作为对照,2016年公司营收7.7亿元,净利润1亿元。

不过,巨额投入下,金嗓子却再未推出如喉片、喉宝一般家喻户晓的明星产品。2016年,金嗓子试水清嗓润喉饮料,但被部分消费者批评口感怪异。还有消费者称,喉片近年“价格涨了好多,数量也比以前少了”。

在朱丹蓬看来,金嗓子已经迈入品牌老化阶段,产品销量下降属于正常现象,产品适用人群较为狭窄,很多年轻人并不认可金嗓子品牌。

其实“金嗓子”生产线一直很单一,只依靠黄金产品“金嗓子喉宝”支撑企业发展,从1994年发展至今也不过创新过草根植物饮料这么一个新品而已。

金嗓子依托在润喉方面的长期积累,公司选择了草本饮料这一细分市场,推出植物饮料,公司“其他产品”收入在2016年大幅提升143.2%为4450万元,随后持续下滑,到2018年仅有1210万元。就这样,一度被寄予厚望的草本饮料就这么默默被遗忘了,金嗓子的多元化战略遭遇了滑铁卢。

结语

凭借1994年推出的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品牌为中国消费者所熟知。但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家公司在产品研发和市场拓展方面停滞不前。时至今日,这家公司近90%的营收,依旧来自于金嗓子喉片这一个产品。

在大健康概念盛行的当下,药企借助材料和硬件优势,进入饮料产业也无可厚非,尤其对于金嗓子而言,饮料更是该公司突破单一产品线的有益尝试,随着草本饮料默默的被遗忘,金嗓子的多元化遇阻。未来,金嗓子能否破局,仍是待解之谜。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华牛原创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华牛原创:科技.娱乐.社群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