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增长常态化?解构创梦背后的三重飞轮

钱皓 2019-09-06

​前不久,创梦天地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其上半年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33.3%,经调整净利润3.1亿元,同比增长106.7%,同时平均月活跃用户也达到了1.3亿,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31.7元,同比增长33.2%。

回顾创梦近几份财报不难发现,其一直保持着稳中有升的步伐,甚至将增长固化为了一种常态。当然,这背后离不开创梦“飞轮”的驱动。近期,创梦天地CEO陈湘宇也与皓哥分享了构建飞轮的几大要义,不仅解构了创梦跨越时间的成长性,也为创业者们提供了经营新思路。

一、从外包到发行,伴随手游兴起的初代飞轮

“做生意就要考虑到背后的可持续性以及天花板的高度。”陈湘宇的这种全局观,是创梦得以赶上时代浪潮的前提,推动飞轮旋转的方法论就此形成。

手游的兴起,是创梦从外包加快转型发行的一剂催化剂。不仅踩中了行业的关键机会点,也得以把命运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创业初期,创梦以游戏外包起家。在陈湘宇看来,这一阶段的商业本质在于人效,属于劳动密集性的生意,因此更多依赖规模效应,缺乏行业话语权与主动性。由于无法参与到游戏研发的其他环节,也难以根据游戏的受欢迎程度做出调整,不确定因素过多,导致创梦的发展颇为被动。

随着智能手机以及3G网络的普及,手游行业日渐繁荣,尤其从PC端到移动端的迁移更是孕育了新风口,对于具备前瞻性思维的玩家而言无疑是一片广袤的蓝海市场。由此,创梦开始寻求最理想的切入点。考虑到离交易、用户越近的地方产生的商业价值越高,其大胆调转船舵,驶向了更具潜力的游戏发行。

然而,风口之下,未必人人都能扶摇而上。因此在驱动增长的初代飞轮背后,是创梦从低成本获客、高变现效率、沉淀用户数据三大维度出发形成的核心方法论。

在转型过程中,陈湘宇接触了不少早期投资人,被询问最多的,无外乎是获客、变现、留存三个维度的竞争力。这也推动陈湘宇不断用逆向思维探索初代飞轮。具体而言,获客成本取决于内容品质,唯有借力头部游戏IP、才能享受流量势能;变现维度则在于能否延长游戏生命周期,亦或探索更多变现路径,进一步释放商业价值;最后不仅需要实现用户留存,还要借助数据智能加深对用户的理解,为后续的自研业务蓄积能量。因此,在初代飞轮中,创梦通过拿下头部游戏IP提高发行效果、增强变现能力,由此沉淀的用户数据则继续反哺发行方案,进而吸引更多IP前来合作,形成正向循环。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在探寻机会点后,创梦离取到真经还有一场艰辛的长途跋涉。当游戏大厂从PC端向移动端复刻游戏时,很多从业者并没有针对新的终端做出适配调整,导致智能手机上跑不出《水果忍者》等游戏。对此,创梦主动接过“重担”,提出帮助厂商优化、提升游戏体验,巧妙地获取了游戏源码,把握住了手游行业发展契机,成为最早拿下大量头部游戏IP的玩家,为后续成长奠定了坚实基础。红极一时的《愤怒的小鸟》便是如此,除了手游适配,创梦还二次开发衍生出不少新玩法与变现方式,形成了清晰的头部游戏矩阵与用户服务图谱。

愤怒的小鸟

二、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自研下的二代飞轮

通过长期深耕品类,沉淀大量用户数据,创梦也越来越多地接触到裂变、迭代等纷繁多变的需求,由此催生了自研业务的机会点,迈上了新的征程。

得益于游戏发行所沉淀的海量用户数据,创梦提前洞悉行业趋势,一则让游戏自研更具确定性,二则捕捉供需脱节的短暂窗口,快速抢占市场,持续进化飞轮。

呈现出直觉和肉眼之外的反常识经验,这恰恰是数据的魔力。因此,对于游戏行业,谁能以用户数据指导上游研发,谁就更有机会制胜。陈湘宇也曾表示,用户在玩过三款游戏后就会对自己的喜好产生认知,其行为也能够被预测。在这样的情况下,某些公司今天推出一款RPG,明天推出一款SLG,每次都是从0开始,风险系数更大;而创梦会对热门游戏开续集,从“梦幻花园”到“家园”到“动物园”,依托核心玩法的不断承接,实现IP的可持续性运营,对内容的把控性更强。

梦幻花园

创梦的自研业务也在近期的财报中得到了验证,成为驱动创梦的新增长飞轮。数据显示,创梦的自研游戏收入提升至44.1%,且稳步增长,包括内地由腾讯独家发行的《魔力宝贝手机版》、《全民冠军足球》等。同时,鉴于自研能力的不断提高,游戏出海也水到渠成,比如《魔力宝贝手机版》已在东南亚上线运营,8月初创梦还与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mail.ru达成了战略合作,进军全球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发行+自研等飞轮背后还需组织力的承载,以强大的团队与合理的架构为依托,才具备落地性及可持续性。

面对自研这一颇具挑战的业务,创梦组建了一支主要班底来自腾讯的研发团队,同时资金投入也不断增加,上半年同比增长75.8%至9564.1万,相比大厂而言,创梦的“小而精”模式迅速推出诸多爆款,目前约有四款产品正在研发;下半年还将陆续上线《梦工场大冒险》等游戏。那么,这种模式运转的背后哲学又是什么?

陈湘宇介绍,自成立之初,创梦便坚持做一家有契约精神的企业,以真实、开放、尊重的组织文化吸引更多人才加入。在赴港上市后,其也进行了大量的组织能力升级,形成涵盖前、中、后台的新架构。其中,前台为产品,中台是效率工具,而后台可提供人力资源、法务、战略分析等多维度支撑。创梦试图为游戏开发人员提供一种类似内部创业孵化的氛围,由中、后台的功能模块进行底层赋能,使开发者能更多专注游戏研发本身,术业有专攻,实现整个链路的降本增效。

三、好时光影游社初露头角,线下飞轮徐徐转动

正如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所言:“任何时候我们都是被关进自己认知框架的囚徒。”既有的成功往往会使企业形成一种认知框架,只有打破束缚,才能玩转无限游戏。

游戏作为一种新型生活方式,正不断加快从线上至线下的渗透。创梦也窥见了线下场景的水草丰茂,经由大量摸索,实现了门店产品体验的标准化与可规模化复制。

据艾瑞咨询数据,90、00后组成的新生代逐渐成为娱乐消费的主要群体,众多线下娱乐业态也随之涌现,总体市场规模有望从2017年的3735.1亿元攀升至2019年的4900亿元。巨大潜力之下,创梦也在既有业务外瞄准了广阔的线下娱乐市场,并集合主机游戏、同步影厅、私人影院、电竞、PC、餐饮等多种业态打造了好时光影游社,借由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创新,满足用户个性化、多元化的线下娱乐需求。

目前来看,此番试水颇有成效。短期而言,创梦已于全国开店16家,线下成功吸引了一众年轻用户。其中,主机游戏区的玩家络绎不绝,8月初刚完成业态升级并置入索尼游戏独家体验空间Play Station的广州店,便迎来了爆满状态;而从长期来看,创梦通过搭建用户服务平台、店面管理系统等推动门店运营与服务的标准化,由此形成的方法论也能复用于更多门店的落地,支持后续的全国性扩张,未来可期。

好时光影游社

鉴于资源背后的高门槛,拥有腾讯、索尼等头部玩家护航的创梦,不仅能够实现娱乐体验的颠覆,也有望主导并引领整个线下娱乐市场的发展及繁荣,并反哺线上业务。

借由初代飞轮,创梦实现了头部游戏IP合作的先发优势,从而持续汇拢头部资源,形成企业核心资产;而与头部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又将进一步保证创梦的竞争壁垒。与腾讯的合作便是如此,创梦可独享旗下诸多业务的合作权利,包括QQ音乐、体育等,以较高的资源门槛将同一赛道的玩家远远甩在身后。

可以说,在这一阶段,创梦复刻了手游时代涉足适配业务的逻辑,揽过线下开店的重担,助力大厂进一步提升线下市场的渗透。此举对于创梦而言,不仅有助其坐享头部玩家的流量优势,以更具确定性的商业变现补足线下市场的缺失;同时借由与线上用户服务的联动,创梦也将以闭环式的体验,提升用户粘性与活跃度,延长用户生命周期价值,撬动更多娱乐消费需求。而随着用户线下娱乐习惯的养成以及线下娱乐市场的繁荣,创梦也有望收割更大的增长红利,在挖掘更多游戏IP、吸引更多用户群体、提高变现能力的正向循环中,驱动企业新的增长飞轮。

四、结语

企业的增长并非偶然,持续突破自我的背后,往往存在方法论的支撑。

创梦作为将增长“常态化”的典型案例,其所值得学习的,便是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适配不同的增长飞轮,通过探寻机会点、塑造控制点,持续走在行业前列。这也勾起了人们对创梦未来的更多遐想:新的飞轮会在何方?且把答案交给时间,拭目以待。

作者:钱皓、平梦菲

编辑: 陈国国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钱皓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从VC视角观察互联网新趋势,分析背后原因与影响的新媒体分析平台,已有100多万互联网从业者与投资人关注。荣获2016年新浪微博的十大科技观察大v。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