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页PPT看尽电信设备商的三十年 未来10年华为能否续写辉煌?


极客网·极客观察(朱飞)3月22日,华为心声社区日前发布了任正非总签发的总裁办电子邮件《关于<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总纲(公开讨论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以及87页“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总纲(公开讨论稿)”PPT,面向华为公司全体员工征求意见。其中有一页PPT精当地总结了华为过去三十年来的成长历程,也同时记录了电信设备产业的三十年来的变迁,引发业界广泛关注与讨论。

华为的三十年与电信设备产业的三十年

在这页PPT中,华为总裁办将华为公司的成长分为四大阶段,即1987年至1992年的成长期,1992年至2000年的国内发展期,2000年至2010年的全球化发展期,以及2010年至2016年的B、C(企业和个人市场)两端齐发期。在这个过程中,华为实现了从“一无所有”到“三分天下”,从“积极跟随者”到“行业领先者”的跨越式发展。

在这页胶片中,几条代表各大电信设备运营商的销售额曲线走势格外引人注意。尽管华为为了避免评价竞争对手而使用了字母代号,但熟悉行业的都知道E代表的是爱立信公司,N+A代表的是诺基亚+阿尔卡特朗讯公司(2015年合并),Z代表的是ZTE中兴通讯公司。看到这几条曲线,朱飞的第一感受是:这不仅是华为的三十年,也是电信设备产业的三十年变迁史。

在2000年以前,由图清晰可见,除去消失的北电不说,电信设备产业基本上就是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和爱立信的一起一伏之争,那时候华为的份额微乎其微。2000年是第一个节点,爱立信的销售额在这一年转向平稳下滑,而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则加速颓势。

大概从2005年(3G兴起)起,华为和中兴开始在全球市场高歌猛进,其中华为的增长曲线尤其陡峭。而那三家继续保持衰退走势。2012至2013年,华为的整体销售额就超过了爱理性和N+A,并继续以更高的增长速度上窜,而上述三家的下滑速度如图可见则加速了。直到2016年左右,华为单是终端公司的销售额,就追平或超过了上述两家的整体销售额。华为整体销售额已经是第二名爱立信的三倍开外。

尽管销售额只反映了一部分问题,但从中清晰可见的是,短短三十年电信设备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北电、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等知名电信品牌或消失或整合时,华为却越做越大、业务越做越广,成为了今天前所未见的覆盖从芯片到设备到终端的所谓“端、管、云、芯”一体化垂直整合的泛ICT行业“巨无霸”。

朱飞甚至认为,华为取得这样的成绩,比之过去十多年中国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之于全球互联网IT行业的崛起,其精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众所周知,BAT崛起的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用户基数大(占据了全球人口的约五分之一),容易催生数亿用户的平台型互联网公司。而海外营收占比过半的华为,则全凭技术和勤劳,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成功。

未来十年ICT产业走向何方?华为能再创辉煌吗?

如开篇所说,这一页反映了电信设备产业30年变迁的胶片节选自“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2.0总纲(公开讨论稿)”PPT,而华为心声社区称这份PPT可能改变华为的未来十年。秉承“以奋斗者为本”的华为,着眼于人力资源决定公司未来,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同时在这份87页的PPT中,华为总裁办也有华为未来十年的一个洞察和规划。

朱飞发现,在趋势洞察方面,华为着重提到了万物互联,以及基于万物互联基础的数字化和智能化。为此,华为为未来十年定下的使命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实现途径则是:技术创新与客户需求双轮驱动,做多联接、撑大管道、使能行业数字化转型…(迈向智能社会)。

万物互联的数字化、智能化社会——这个愿景不可谓不大,其蕴含的商业价值更是不可估量。在朱飞的了解中,ICT产业的爱立信、思科、IBM等厂商,都或多或少提出了类似的愿景。只是相对华为大而全的业务布局来说,它们能供给的往往侧重某一个或两个方面。比如交换机和路由器出身的思科,就定位在交付全数字化业务;只有电信设备而无企业网络和终端设备业务的爱立信,则聚焦在大连接层面。但总体来看,全面数字化、智能化,应该是下一个十年ICT产业共同奋斗的目标。

面向这个大目标,“端、管、云、芯”齐备的华为能再创辉煌,继续站在浪潮之巅吗?其实这个问题在朱飞看来最关键的已经不是同业竞争(华为已经远远甩开与它们的距离),而是华为怎么处理好跨界带来的机遇与挑战。跨界冲击来自何方?朱飞看来主要有以下几股势力:

第一类,互联网/云服务商。比如谷歌、亚马逊、BAT等,它们从最初的服务个人深入到服务企业和行业,正在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甚至区块链等创新技术颠覆旧秩序。在“得用户者得天下”的时代,这些应用层巨头一旦切入底层基础设施,最容易形成垂直整合的巨无霸型综合数字经济运营商,将电信运营商和设备商一起OTT掉。

第二类,底层技术颠覆者。比如硅谷狂人马斯克的全球互联网卫星部署计划,其旗下公司SpaceX预计2025年将完成12000颗卫星发射,为地球人提供至少1Gbps/秒的宽带服务,最高可达23Gbps/秒的超高速宽带网络。虽然20多年前摩托罗拉发起的铱星计划最终失败了,但抵不住马斯克这样的做成了特斯拉和SpaceX等壮举的“疯子”的不懈尝试。这样的尝试一旦成功,颠覆那真是一个底朝天。同时别忘了,谷歌和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也在不断尝试革新移动通信的方式,说不准哪一天这些靠代码定义世界的年轻公司就搞出大事件。

因此对于华为来说,尽管业务广度已经超过三星电子以及其他任何一家ICT服务商,但面向未来也要特别留意对跨界创新的把握和拥抱。只要保持开放心态和奋斗本色,相信未来十年华为还将给ICT产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