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西装革履日,最是失意时

极客网·极客观察4月11日,2012年5月18日,当时全球科技行业最大规模的IPO发生。创业8年后,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正式上市,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也进一步家喻户晓,成为全球最知名的年轻人创富神话。

当时的数据显示,Facebook上市催生了10大亿万富翁。其中,招牌人物、最大股东扎克伯格因持有28.1%股份,价值高达191亿美元;接近200亿美元的身家,让他一跃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80后,堪称最大的人生赢家。

但即便在公司上市那个最高光、最荣耀的时刻,低调的小扎仍以一身随意的便装出席——没有笔挺西服、衬衣领带,只是在招牌的灰色T恤衫外面,加了一件深色的卫衣。看起来,那是的小札,还似一个没有走出大学象牙塔的青葱少年。

然而就在今天,在Facebook市值接近5000亿美元,扎克伯格身家达到600多亿美元的今天,他却郑重其事地西装革履、正襟危坐地接受美国国会听证会的质询。不由得不让人感叹小扎的别样人生:西装革履日,最是失意时。

都是我的错!

扎克伯格这次穿上西装,说起来都是拜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所赐。Cambridge Analytica是一个政治咨询机构,他们曾经在大选期间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供协助,并在未经Facebook许可的情况下获得了最多8700万用户的信息。

本来这事发生也有些时日了,早在2015年就有媒体曝光过,不过直到彭博社采访了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高管,这位大神吹嘘说自己的公司可以用数据影响选举。天下才哗然,扎克伯格被迫站出来救火。不过道歉似乎没啥用,在此期间Facebook的股价遭遇了持续下跌,半月内市值蒸发接近千亿美元,坊间笑成一会跌去了一个百度,再一会已跌去了一个星巴克。

本周二和周三,扎克伯格都将前往国会进行作证,接受议员们的问询和质疑。事前扎克伯格就表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企业,在防止其工具被用于作恶这一方面,他们做得不够好。尤其是在虚假新闻、国外势力干预大选、仇恨言论、开发者政策和数据隐私方面。

随后在当地时间周二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准备的证词被媒体曝光,他在证词中写到:“这是我的错误,我很抱歉。我创立了Facebook这家公司,并且是我在运营它。对于这家公司所发生的事情,我应该负责。”

扎克伯格在这份预先准备好的证词中表示:“我们增加了对于安全工作的投资—处于其他类型投资之上—这将显著影响我们的营收能力。但是我想强调,我们工作的重点是:保护好我们的社区比最大化我们的利润更重要。”

庭审式盘问

周二的国会听证会上,扎克伯格遭遇了议员们的“庭审式”的盘问,各种技术性的非技术性的,大的小的问题,让人感叹这位亿万富翁上一次接受类似的盘讯,恐怕还是在《社交网络》哪部以Facebook为蓝本的电影桥段里。新浪科技的“庭审”直播列出一些问答:

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你知道Palantir吗?

扎克伯格:知道。

参议员:听说,他们又被叫做斯坦福分析(对应剑桥分析)?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参议员:Palantir也用了Facebook的用户数据?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参议员:行吧。剑桥分析2016年为特朗普阵容助选的时候,Facebook有员工涉及其中吗? 扎克伯格:我们给特朗普团队提供的服务和希拉里以及其他政治广告客户一样。

 

参议员:Facebook是一个中立的公共平台吗?

小扎:为所有想法而生。

参议员:Facebook利用移动设备上收集到的音频信息来丰富用户的个人信息,是还是不是?

小扎:不是。

参议员:如果在WhatsApp里发送短信的话,广告商会看到吗?

小扎:不会,都是加密的。

参议员:“你们会存储短信、用户内容、活动、设备位置吗?”

小扎:会,都是经过用户允许的。

 

参议员:你认为你是一个受害者吗?

小扎:不是

参议员:Facebook是受害者吗?

小扎:不是

参议员:那8700万用户呢?

小扎:嗯……我觉得……对,他们并不想自己的信息被开发人员卖给剑桥分析。

……

据悉,在扎克伯格自己(或者公司团队一起)准备的笔记中,他甚至准备好了回答自己该不该辞职这样的话题。

新浪科技的翻译显示,小扎准备答案是,“我创建了Facebook,我做出的决定,我也犯下了错误。目前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们之前也解决过不少问题,而且马上要解决现在这个。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单从这个回到看,“低声下气”的态度可能是小扎前半辈子所从未经历的。

总之,正襟危坐、谨言慎行、小心翼翼、如坐针毡……所有这些同义词加诸现今Facebook及扎克伯格的身上都不为过。对扎克伯格和他一手创立的Facebook来说,这段时间都是至暗时刻。

惹谁别惹上帝

顾客是上帝,任何行业都如此。如果上帝不高兴了,后果总是会很严重。尽管被盘问的小扎看起来很可怜,但必须承认,Facebook此次遭遇可谓“罪有应得”,因为在西方世界,隐私问题是一个天大问题。

用户隐私被盗取,媒体群起攻之;民心动荡,舆论沸腾,政府不可能坐视不理。而且Facebook此次泄露还事关美国大选、英国脱欧这样的大事件,可以说也惹恼了真正的“上帝”,有此“庭审”也就显而易见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Facebook数据泄密事件,至少应给互联网行业留下两大警示:

第一,   不要欺骗用户,不要触碰高压线。林肯说过:“你可能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某些人,但你却不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人。”特别是当你的产品进入了多个国家,用户说着不同的语言,信仰不同的文化,如果想让产品在市场上生根,发芽,生长,就不能心存侥幸心理。

创业是一场冒险,有险山,有深水,有冰天与雪地,带领团队前进时,要多设一些高压线,告诉他们哪些线不能碰,哪些地方不能进,这样才能真正走到最后。欺骗用户,戏弄用户,迟早是要算总帐的。

第二,居安思危,与可信的人同行。Facebook之所以出问题,很大程度上源于第三方合作伙伴的不可信。这样的不靠谱伙伴,存在于很多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伙伴体系中,说不准哪一个就会成为定时炸弹。

与可信的朋友结伴而行,过河时就会更安全一些,不会犯下无法估量的错误。Facebook野蛮生长,广交天下朋友,虽然交的朋友100个可能有99个清清白白,但是只要有1个发出臭味,就能让你名誉扫地。Cambridge Analytica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嘛?

最后,愿扎克伯格走出至暗时刻、兑现证言,给互联网行业呈现一份如何亡羊补牢处理隐私泄露事件的完满答卷。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