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媒体热议谷歌重返中国:从云服务开始,难度相当大


极客网·极客观察(小刀)8月7日,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2018年,谷歌却想回到中国市场。

外媒TheIntercept报道说谷歌计划让搜索服务重返中国,消息可能并不属实,无论怎样,《人民日报》已经在Twitter、Facebook刊文,表达友好意愿:“欢迎 Google回到中国大陆,但前提是遵守政府相关的法律政策。”

谷歌服务重返中国市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全球各大媒体又是如何评价的?我们对此进行梳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一些:

南华早报

为搜索入华铺路 先与腾讯百度展开云合作

谷歌想回归中国,为了达成目标,它会先奠定基础。怎么做呢?先将云业务带到中国。

知情人士说,谷歌正在与腾讯、浪潮及其它中国企业谈判,想让它们在中国提供云服务。知情人士还说,早在2018年年初,谈判就开始了,到了3月末,谷歌缩小候选范围,有3家企业入围。然而由于中美贸易战升温,谈判受到影响。知情人士还说,计划会不会继续推进现在还不确定。

谷歌准备先在中国推出基于互联网的服务,比如Drive和Docs,这些服务通过数据中心、中国服务器提供商提供,其它美国云企业也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中国。在全球大多地方,谷歌云计算部门会租赁计算力和存储空间,然后销售办公生产力App组合产品,名叫G Suite,它们在谷歌自己的数据中心运行。中国只允许数据信息存储在国内,但在大陆谷歌没有自己的数据中心,所以它要与本地企业合作。

上周,谷歌云计算主管Diane Greene透露说,她希望业务能在本地云上提供,但拒绝就中国计划置评。从招聘消息看,谷歌正在为云业务招募上海业务拓展经理。招聘信息明确要求求职者了解中国,在中国拥有工作经验。

如果能与中国科技企业(比如腾讯、浪潮)合作,谷歌就能结识强大的盟友,帮助它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多年来,虽然谷歌想在中国重建业务,但是进展缓慢,最近却突然加速。

今年,谷歌在香港建设数据中心,1月又在北京设立AI研发中心。谷歌与其它Alphabet企业都向中国企业投入更多资金。与中国云企业合作,可以帮助谷歌抵抗更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微软。2017年年末,亚马逊达成交易,将中国服务器及其它云资产出售给北京Sinnet,微软也与世纪互联签署相似的合作协议。

如果与腾讯合作,谷歌的伙伴更加高调显眼,但是这种合作也有副作用,它会招来阿里巴巴等中国企业的竞争。

Synergy分析师John Dinsdale认为,中国是第二大云市场,本地企业占主导,谷歌等国外企业想进入很难。他补充说:“不能说完全没有机会,只是进入相当困难。”6月份Synergy公布报告,认为谷歌在亚洲云计算市场只能排在第四位,前三位分别是亚马逊、阿里巴巴和微软。

纽约时报

中国新一代在没有谷歌的环境中成长 并不需要它们

在中国,许多年轻人对谷歌、Twitter、Facebook所知甚少,中国互联网与其它地区存在隔阂。

对于美国及其它西方互联网巨头来说,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渐渐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尽管如此,美国互联网巨头还是在尝试。例如,谷歌为中国智能手机提供一个修改版搜索引擎,然后才进入中国。上个月,Facebook获准在浙江设立分公司,只是很快许可就被撤销。

即使西方App和网站进入中国,在年轻人的脸上也只会看到冷漠。

23岁的Zhang Yeqiong是一名客服代表,他说:“我是在百度的影子下长大的,早就习惯了。”

QZ

因为没有了布林 谷歌重返中国才会更有可能

在《In the Plex》一书中,曾经介绍这样一幕:

谷歌一些高管(比如施密特)认为,在中国推出修改版搜索引擎是值得的,但是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却感到犹豫。为什么?主要是受到童年的影响,小时候,因为前苏联反对犹太人,布林的父母逃到美国,他也来到美国。谷歌前公共政策主管Andrew McLaughlin曾说,因为布林曾经是难民,所以当企业想在特殊环境中做生意时,他会比较敏感,保持怀疑。

然而在2015年时,布林在谷歌的影响力被削弱,他当时的角色变了,只是担任Alphabet总裁。

谷歌曾经说过,自己的使命是让用户接入信息,建设开放的互联网,2015年,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成为谷歌CEO,他并没有说重返中国等于违背承诺。相反,他似乎成为重返中国的幕后推手。2016年,皮查伊曾暗示谷歌搜索可能会重返中国。他接受Recoder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想服务每一个角落的用户,谷歌是为每一个人服务的。我们也想在中国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

为什么态度不同?可能是因为皮查伊在不同的环境下长大。我们都知道,皮查伊在印度度过童年,那里的环境比中国更恶劣,印度羡慕中国能够创造巨大的经济奇迹。皮查伊高度相信科技能够让民众生活变得更好。

The Verge

争夺AI人才 谷歌重返中国完全有必要

现在与当年大不相同,硅谷眼前的全球格局已经变了样。在美国、加拿大、欧洲、亚洲国家,科技巨头的产品和服务更加普及。中国拥有7.72亿网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如果光是为将自己塑造成某个信仰的象征,将这块蛋糕抛弃,显然不明智。要知道,象征是无法刺激利润增长的。

与当年相比,谷歌的领导者也换了人。与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相比,现任CEO皮查伊对中国的看法明显不同。皮查伊暗示公司对中国有兴趣,去年12月,他还作为嘉宾来到中国参加互联网会议,3月份又到北京参加开发者论坛,赞扬中国在AI领域取得进步。

在中国招募AI人才相当重要。消息人士说,中美围绕AI展开竞赛,谁能从全球招募足够多的人才,谁就能占据上风。只有在中国招募更多人才,才能让谷歌在竞争中保持领先。

谷歌已经离开中国8年,有些员工被谷歌的信仰吸引,为它工作,现在它想重返中国更加困难了。百度变得比过去更加强大,早在2010年时,它在中国市场就已经超越谷歌。

连线

谷歌重返中国障碍太多了

关注中国科技市场和欧亚政策的专家Paul Triolo认为,中国公众可能会试用谷用服务,站在中国用户角度看,这些服务能带来帮助,它会赢得许多用户。

但是,如果谷歌想继续前进,必须遵守去年推出的新网络安全法规。新法规正在稳步推进,它大大改变了中国、美国科技企业的运营方式。

不论在美国还是在其它市场,谷歌的模式都是这样的:将用户活动组成个人档案,比如网络搜索活动,然后广告商会利用档案发送精准广告。谷歌也许可以推出一个搜索App,剔除用户个人资料,纯粹根据用户输入的内容提供广告。The Information还报道说,谷歌准备在中国推出新闻聚合App。

在中国,已经有许多人使用新闻聚合服务,比如今日头条的服务,它们利用机器学习技术为用户定制新闻内容。耶鲁大学 Paul Tsai 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Graham Webster认为,如果想与中国本地企业竞争,谷歌需要收集大量用户档案。他还说:“谷歌必须掌握大量数据,知道用户对什么内容感兴趣。如果监管机构想知道谁查看了信息,从理论上讲,谷歌应该告知答案。”

想获得许可,让新闻产品进入中国,不是一件易事,短期之内可能无法拿到许可证。中国贸易关系紧张,对于这样的新闻服务,中美都不会太欢迎。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