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斗士”库克自毁人设,不断妥协是自救还是深渊?

极客网·极客观察(朱飞)8月9日,“无偷听,不智能。”过去一段时间来,随着亚马逊和谷歌的智能音箱相继曝出偷听用户谈话的丑闻,人们对人工智能之于隐私泄露的担忧重新被点燃,有关互联网巨头操守的探讨再次被推向高潮。

互联网企业的隐私麻烦还在继续,自诩硬件公司的苹果也加入了对立面。几天前,苹果公司迫于舆论压力,表示将暂停Siri语音识别程序,该程序要求公司外包人员收听并分析Siri采集的一小部分音频内容,以改善语音识别服务。

虽然据报道,亚马逊和谷歌也采取过类似的措施,来提升其智能语音助手的能力,但要知道苹果CEO库克一向是反对这种做法的,因而此番苹果成为曾经讨厌的对象,尤其让人震惊。

库克自毁“隐私斗士”人设

去年,在Facebook因其处理用户数据的方式受到猛烈抨击时,苹果CEO库克没少补刀,他曾说,“我认为隐私问题已经完全失控。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跟踪他们,他们被跟踪了多少,以及有多少关于他们的详细数据被泄露了出去。”

  

而在之前的演讲中,库克也不止一次暗讽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以用户隐私为代价,提供免费服务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他说,“在硅谷,一些最知名和成功的科技公司通过诱骗用户的个人信息,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

然而,苹果偷录并分析Siri对话录音,让库克过往的义正言辞成为笑柄——如果说亚马逊和谷歌的智能音箱偷听是被动的,那苹果却主动安排第三方供应商去偷听分析Siri语音,其操作真是秀出天际。

据国外媒体最新报道,苹果此举已经引来诉讼麻烦。当地时间周三,加州一名儿童的成年监护人向圣何塞联邦法院(federal court In San Jose)提起集体诉讼,指控苹果违反了加州的一项隐私法,称Siri用户的隐私在人工审查客户录音时受到了侵犯。

这样的诉讼在苹果强大的法务团队面前也许不值得一提,但苹果及库克反互联网式的隐私斗士形象,很可能因此而轰然倒塌。如此一来,在普通消费者心目中,苹果将变得与泄露数据、偷听隐私的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互联公司一般无二,“天下乌鸦一般黑”。

iPhone乏力苹果铤而走险

库克和他领导下的苹果为何不惜打脸也要向谷歌亚马逊们学习?答案显而易见:作为硬件公司的苹果硬件乏力——尤其是最主力的iPhone出货量下滑,份额正在被侵蚀。困局之下,一向向股东负责的库克不得不在服务和互联网方面发力,这就迫使苹果不得不去更加“了解”和掌握用户数据——正如亚马逊和谷歌们所做的一样。

根据苹果最近公布的2019财年三财季财报,该公司期内营收538.09亿美元,同比增长只有约1%;净利润100.44亿美元,同比减少13%。利润急剧下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归咎于iPhone表现乏力。期内,苹果iPhone业务持续萎缩,自2012年以来其营收在总营收中的比重第一次降到50%以下。

IDC的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下跌了6.1%,但最惨的是苹果,该公司遭遇了18.2%的同比大跌,几乎以三倍于市场平均速度的水平在下滑。受此影响,苹果在全球手机市场的份额也降至10.1%,不仅被三星和华为(17.6%)拉大差距,也被后面的小米(9.7%)和OPPO(8.9%)紧紧咬住。

稍微缓解库克焦虑的可能是,剔除iPhone后苹果其它硬件的营收连续3个季度保持了中高增速,不过正如德意志银行分析师Jeriel Ong指出,“在未来多年的时间内,我们仍对苹果其他硬件设备增长保持怀疑,况且穿戴/服务营收还与iPhone增长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果iPhone这个“皮”之不存,那么智能手表之类的“毛”将焉附?

如此一来,库克带领下的苹果在iPhone急剧下滑之下铤而走险就可以理解了。在商言商,对互联网公司来说,用户数据和隐私是把双刃剑——Facebook靠它登山顶峰,也因它刚刚被罚款50亿美元,而且问题还没完。

妥协是自救还是深渊?

苹果和库克在妥协,这在今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自乔布斯之后,果粉们就一次次见证了苹果和库克的妥协。从iPhone的屏幕尺寸到背壳颜色——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iPhone的跌落正因为它不断妥协,变得不再特别,从引领者变成了跟随者。

如果说以往苹果的妥协是向用户妥协——不再坚持乔布斯的引领哲学,转而满足他们庸俗的需求,那么此番苹果“互联网化”则是向公司价值观妥协——推翻库克上台以后强调的隐私斗士、反互联网人设,转而变成Facebook、谷歌、亚马逊中的一员。

从统计学分析,庸俗的用户是大多数,库卡上台后无限迎合他们,的确带来了苹果市值和财务上的双受益,股东大多笑开了花,这是可以预测和理解的。但隐私问题是一个深浅不明的坑,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Facebook的麻烦从去年到今年不曾间断,50亿美元罚款可能还只是个开始。

当然,对于苹果来说,妥协的挑战还来自于员工的认可和能力。众所周知,苹果长期靠iPhone贡献绝大部分的收入,绝大部分员工为简单的“差价”商业模式而生,价值观里也烙上了深深的靠品质和创新取胜烙印,突然要让他们转换思维学习谷歌、亚马逊,难度可想而知!另边厢,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们对硬件人才求知若渴,虎视眈眈由软及硬强化自家生态,这对苹果员工不得不说是很大的吸引力。

价值观遭遇巨大颠覆的背景下,苹果自上而下军心能否稳定,员工的学习积极性能都被调动?很显然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其结果,将决定库克不惜自我背叛的妥协是自救还是走向深渊,也将决定苹果下阶段的发展走向。

拭目以待。

下一篇:Android成长简史:乔布斯曾想毁了它,如今遭遇中年难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