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令”释放活力后 网易云音乐还有哪些不足?

极客网·极客观察8月9日(文/水木)今年5月26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并于7月29日正式通过港交所聆讯,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上市由美银、中金公司和瑞信担任联席保荐人。

网易1.png

然而距离上市只差一步之遥的网易音乐突然传出暂停上市的消息。

8月9日据路透社旗下 IFR 报道称,网易云音乐现已决定推迟在港上市时间,对此消息网易方面还未有更多回应。

自去年开始,监管部门在各行业频频挥动反垄断大棒,对于那些长期以来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互联网行业开展了一次彻底的纠偏行动,维护了市场的公平竞争和健康有序发展。

当然具有庞大市场体量的互联网音乐领域自然也在这次的反垄断治理名单上。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通报,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市场监管总局限令其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

根据此次调查显示,2016年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在相关市场份额分别为30%和40%左右,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获得较高的市场份额,集中后实体占有的独家曲库资源超过80%,可能有能力促使上游版权方与其达成更多独家版权协议,或要求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交易条件,也可能有能力通过支付高额预付金等版权付费模式提高市场进入壁垒,对相关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

此举表明,腾讯音乐今后再也不能在音乐方面“独断专行”,这次的“版权令”将给予行业充分释放活力,促使更多行业参与者公平竞争,网络音乐独家版权时代就此落幕。

这对于一直以来,想要在音乐领域发挥更多建树的网易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契机。

招股书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2018-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和48.95亿元,连续两年营收翻倍;2021年一季度营收14.91亿元,同比增长74.6%。

营收翻倍增长,但却始终难解盈利困局。2018-2020年,网易音乐净亏损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和29.51亿元。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18.14亿元、15.80亿元、15.68亿元;而内容服务成本也在不断推高,从2018年到2020年分别为19.7亿元、28.53亿元和47.87亿元,占营收比例为171.7%、123.1%、97.8%。

付费率增长较快,但似乎也已接近天花板。

2018年到2020年,网易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率分别为4.0%、5.9%、8.8%,较快的付费率渗透表现得非常强势,但似乎也到了行业最高值,这个水准已经非常不错,但想要继续扩大成果无疑难度也在增加。

成本的不断高企,的确为盈利拖了后腿,而高昂的版权费用更是终不能有效降低,且还有上涨趋势,这也是核心成本之一。虽然,监管方面解除了音乐市场的独家版权,但对网易来说想要一举拿下整个市场的头牌,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烧钱仍将继续,上市的脚步虽然暂缓,但这却是网易必经之路。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