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菜被曝裁员调整,生鲜电商诸神之战谁主沉浮?

极客网·极客观察9月10日 近日有媒体报道美菜网北京总部技术部门、业务部门、职能部门等均存在一定比例的裁员,试用期员工几乎全都面临着被裁的可能性。除此之外,在部分城市的业务也已经开始合并收缩。

对此,美菜网表示是“正常的组织调整与优化。”不管是不是正常的架构变动,美菜网的这一系列动作仍然引起了外界对其现金流稳定性的质疑。

事实上,这也不是美菜网第一次因为资金链问题受到考验,早在2019年其就被传陷入了资金困境。根据天眼查资料,美菜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2018年,融资金额为8亿美元。

此前美菜网创始人曾表示预计会在2020年底有较好的现金流,在2021年会实现盈利的目标,如今看来这一目标也将被延迟。

QQ截图20210910104117.jpg

主营业务收缩,败走C端市场

跟其他生鲜电商不同的是,美菜网最开始是定位于F2B的企业,作为中间平台连接着生产商和B端商户。

生鲜电商“烧钱”是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而美菜网也是如此。在2018年以前,美菜网几乎保持着年年融资的频率,其累计融资额超过了84亿元,看似较大的资金储备也逃不过“盈利”的困境。

一方面,美菜网采取控货自营的模式,自建物流,重资产运营。根据美菜网此前公开的数据现实,其在52个城市建立了74个仓储中心,业务覆盖超200个城市,配送车辆达到了5000辆。

另一方面,疫情的爆发对国内餐饮企业的冲击极大,2020年初餐饮企业注销数量超过1.3万家且78%的企业损失达100%以上。作为主营B端业务的美菜网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重资产意味着高投入,融资断档的情况下又遭遇危机,一边亏钱一边烧钱,在未能实现整体盈利的现实面前,美菜网选择减少仓库数量,让部分成本转嫁供应商,同时拓展C端市场。

疫情居家隔离给了社团团购萌芽壮大的机会,在资本的推动下,这场游戏彻底得到了爆发。

巨头猛烈的攻势和巨额的补贴让“美家买菜”自顾不暇,虽然能够依靠B端的供应链优势降低供货成本,但在资本不断的加码下,美家买菜根本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市占率也不敌叮咚买菜们,最后不得不成为“牺牲者”。

此前有消息称“美家买菜”将会被京东以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甚至已经进入到了签约阶段,但此次交易最终也并未完成。

在一系列的变动之后,美菜网又被传出将要上市来补充资金流的消息,但面对如今“转型、裁员”的局面似乎也显得身心俱疲,更何况上市也只能解一时之急,它从来都不是万能解药。

行业驶入深水区,生鲜电商众生相

“卖菜是一门好生意吗?”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生鲜电商第一股”之争已经落幕,但其招股书也被摆在了市场面前,在激烈的竞争背后,头部平台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

2021年第二季度,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分别录得净亏损14.3亿元、19.4亿元,同比扩大321.8%、126%,二者都陷入了“投入换增长”的“陷阱”之中。

作为生鲜电商行业的独角兽,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的高额履约成本更是让人乍舌,Q2季度每日优先的订单总数未2380万,履约费用达到了23.5/单;而叮咚买菜的履约费用成本总额为16.94亿元,同比增长79.3%,而社区团购业务的平均履约成本仅为1元/单。

随着行业竞争进入深水区,相比于沾上“生鲜电商”就能获得投资的创业热潮,资本明显更偏爱头部企业。2020年叮咚买菜获得了3亿美元的融资;每日优鲜一年之内便获得了3轮融资,总金额超35亿元;兴盛优选于近期就获得了3亿美元的战略融资,估值达到120亿……有人欢喜有人愁,行业集中度升高也意味着中小玩家将面临着出局的风险。

同程生活的破产宣告,依然阻挡不了供应商们“讨债”的步伐;饿了么旗下的“有菜”宣布关停;食享会武汉总部人去楼空的消息传遍了全网;十荟团也面临着业务调整的转型期……不管是前置仓玩家抑或是社区团购玩家,在经过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期后,淘汰战也已开启。

补贴告一段落,回归零售本质

“赔本赚吆喝”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不计后果的烧钱只会加剧亏损的局面。

以美团为例,在2021年第二季度及半年报中,以社区团购为核心的新业务成为了蚕食利润的“碎钞机”,二季度亏损超过92亿元。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二季度,不到一年的时间累计亏损总额达到232亿元。

从来没有一个赛道,能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召齐美团、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巨额补贴、烧钱、不计成本”等标签被贴在了这些大厂争抢的新战场上,但如猛龙过江般的席卷,也迎来了监管的下场。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出台的“不能以低于成本价倾销商品”等规定让这场“靠补贴获客”的战争戛然而止。

对二三梯队的玩家来说,资金是活下去的唯一保证,但对于头部平台来说,钱已经不能成为比拼的最大优势了。在谁都不差钱的情况下,如何跑通商业模式确保盈利才能成为真正的赢家。

滴滴曾经对橙心优选的设想是“投入无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试图想要把当初在网约车市场的方法论套用在社区团购上,但仅仅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橙心优选就被独立剥离,即便是在业务收缩的情况下,其经营目标也已经转变成了“追求盈利”。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当前几乎谁都无法做到盈利。低价本就限制了利润空间,加之无壁垒的商业形式,让各大平台无法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用户忠诚度不高,即便是高频次消费行为,自身也并非是唯一选择。

互联网的本质是流量经济,得流量者得天下;而生鲜电商的本质是零售,给零售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依然改变不了其内在的属性,应该是给用户提供好的商品和服务。用互联网的眼光看待生鲜电商,盲目追求扩张与增量,只会陷入“不断亏损”的恶性循环当中,与其用低价俘获用户,不如增强品牌信任度、强化供应链建设,形成护城河。

不同模式的生鲜电商面向不同的用户群体,而当行业从野蛮生长向成熟期过渡的阶段,虽然不会出现某一个“垄断型”的企业,但最终留下来的必然是稳扎稳打,有着高复购率和渗透率的盈利企业。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