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拜腾,何以陷入“破产清算”的窘境?

极客网·极客观察11月10日 新势力造车的热火终究没能让拜腾“活”下去,从辉煌的开始到落寞的结束,拜腾也再没有机会跳脱“PPT”造车的标签。

根据天眼查显示,11月2日拜腾关联企业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案已经开庭审理,这也意味着拜腾彻底走向了深渊。

v2-d5360347adf1cbb267ba75b6532115ca_1440w.jpg

曾几何时,拜腾的光环远远超过“蔚小理”,甚至还被认为是最有能力与特斯拉一较高下的新势力车企,但如今特斯拉市值破万亿,让众多老牌汽车企业都难以望其项背,而拜腾却深陷泥沼,一蹶不振。为什么曾经在新势力领域风光无限的拜腾,会面临如今让人唏嘘的境地?

高调造车下的“铺张浪费”

拜腾起始于新势力造车最火热的阶段,在成立不久便得到了来自富士康、腾讯等企业的天使轮投资,随后几乎处于每年一融资的状态,在其他新势力车企不断为资金奔忙时,拜腾却早已牵上了中国一汽的手,后者曾单独为拜腾投资过5亿美元。

为了能够让拜腾获得生产资质,一汽还曾经让拜腾以1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其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当然也需要承担该子公司的8亿美元债务和超5000万美元的职工薪酬,而这也成为了后来拜腾摇摇欲坠的原因之一。

2018年拜腾的首款车型BYTON Concept亮相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随后其南京工厂试制车间正式启用,这一切都标志着拜腾汽车即将将从“PPT造车”走向量产。从拜腾这几年的发展历程看,其起点比起蔚来等企业只高不低,手握大量融资,但量产车型却迟迟未见上市。

造车烧钱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在理想勒紧裤腰带节衣缩食的时候,拜腾却过着奢华的生活。有新闻曾报道过拜腾在2018年仅仅在购买零食上就花掉了近5000万元,除此之外还有员工的服装是从进口定制的,就连一盒名片的费用也到了让人咋舌的千元……

一家尚未盈利的企业,却无节制的铺张,投资者的资金并未完全用在刀刃上,本末倒置的行为让拜腾在装点门面上成为了新势力车企的“标杆”,而有些钱烧得也毫无价值可言。加之一再推迟的量产车型,仅靠一份“PPT” 显然已经无法获得投资者的青睐。

疫情的爆发让本就资金承压的拜腾更是雪上加霜,加之1元收购一汽华利带来的债务重担,让拜腾的财务状况急剧恶化。

造车是一场看不到终点的长跑,前景、资金、时间等似乎都尽在掌握之中,但却没有逃过现实的折磨。蔚来等企业虽然烧钱,但好歹能够通过量产车型的出售来分摊企业的运营成本,而对于拜腾等企业来说,却完全是坐食山空。

权力之争,内斗不止

拜腾最初之所以能够在新势力车企当中名声凿凿,其中也得益于高管的履历。

其董事长毕福康是享誉全球的电动汽车专家,也是宝马i8之父,曾在宝马工作超20年。而另一总裁戴雷也在汽车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在英菲尼迪、华晨宝马等企业担任高管。一个擅长产品技术,一个擅长营销策划,更是有着在宝马工作的相同经历,让二人在合作初期也度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

但矛盾也随之而来。毕福康在拜腾内部的权势过大,海外的拓展和技术研发等重要资源都集中在毕福康的手上,戴雷虽有高管头衔,但也仅仅是负责中国区的二线部门业务,比如人事招聘等。话语权的不对等加之理念的变化让二人之间的关系急速恶化,而拜腾也成为了承载他们斗争的“牺牲品”。

比较夸张的是,二人还会因为发言时长和上场的先后顺序而争论不休,而戴雷曾在处于逆势的状态下短暂的掌权过一段时间,毕福康则选择了离开。

但这段内耗也让拜腾错失了太多的机会。蔚来上市荆棘丛生,“钱荒”依旧,加之投资者有限的耐心和忠诚度,让拜腾的融资止步不前。

毕福康转身而去成为了FF全球CEO,戴雷此前也被曝加盟了恒大,两位高管先后在中国这场声势浩大的造车浪潮里另谋出路,惟剩下拜腾一地鸡毛惨淡收场。

没能抓住的“金主”

曾经有多理想,现实就有多骨感。资金的困扰让拜腾负面新闻缠身,不仅被央视批评“烧光84亿造不出一辆车”,还表示中国区所有公司全体员工待岗,并且不再安排工作,工资也被曝延迟发放。

在当外界皆认为拜腾无力“起死回生”之后,老股东富士康却伸出了援手。2021年年初,富士康与拜腾签订了相关合作协议,并且表示将“竭力帮助拜腾早日量产”,这是拜腾在中国区业务暂停之下的一丝曙光,让拜腾车型的量产有了新的希望。

但在半年之后,富士康还是选择了“分手”。

一方面拜腾内部股东派系复杂,彼此之间的博弈已经严重损害了公司本身的利益,项目推进举步维艰;另一方面,拜腾也非富士康唯一的选择,聪明如资本,并不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在危机时刻抛下的“橄榄枝”只是多了一个让富士康转型发展的机会,但这个机会其他车企也同样能给。

至此,富士康退出了拜腾,而拜腾也迎来了它的终局。

总结:

政策红利的驱动和资本的支持让新能源车企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末,我国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企业5年内的增幅达到了248%。就连工信部都曾表示“现在新能源汽车企业数量太多,处于小而散的状态,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做大做强”。

而在资本追捧、补贴下滑过后,造车也进入了洗牌阶段。即便拜腾曾拥有“造车独角兽”的桂冠,但也在一次次的考验中失去了辉煌。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