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打车悄然转身 聚合模式剑指平台​

沙水 2019-05-22

原标题:美团打车悄然转身 聚合模式剑指平台​

继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后,美团打车于5月19日新增十五个试点城市,包括:苏州、杭州、温州、宁波、天津、重庆、西安、成都、郑州、武汉、深圳、长沙、合肥、昆明、广州。

目前,试点城市用户可以通过美团App进入“打车”服务入口。在输入出行起止地址信息后,可选择由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提供的出租车、经济、舒适、商务、豪华等五种打车服务,支持多类车型同时呼叫,用户也可以预约用车。

与高德地图的打车模式不同的是,用户可以在美团App中任一商家页面,直接点击打车按钮一键呼叫,系统就会识别用户所在位置及商家地址信息,自动填写起止地址,实现一键叫车直达商家目的地。目前只有在部分餐饮业商家中有这一功能,其他品类商家将会在之后陆续更新接入此功能。

4月26日,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率先上线“聚合模式”,并宣布除上海、南京仍提供美团快车服务外,其他城市都将与取得合规资质的出行服务商合作,只以“聚合模式”开展试点。美团转型做平台模式,能聚集更多的网约车玩家和流量,也符合美团近两年一直在弥补的生态建设。

美团的大出行战略

2017年2月14日,美团打车在南京市试点上线运行打车业务后,到2018年3月21日,才登陆第二个城市上海。但刚刚在上海上线,就被交管部门约谈,随后又被公司上市等一系列的事务耽误。虽然在南京、上海、杭州、成都、温州、呼和浩特、北京、郑州等8个城市都获得了网约车经营许可证,但目前只在上海和南京开展了相关业务。

而即使是这两个城市的业务开展也并不顺利,车和司机的注册成本,平台获取市场的让利费用都超出了美团的预计。美团点评在招股书中曾提到,基于目前的市场情况,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美团打车项目。与之相对的,2018年美团收购摩拜,在共享单车热潮结束后,摩拜带来的大数额亏损也让美团感受到了压力。在出行业务方面,美团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压能力。

4月26日,美团打车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通过接入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服务商,使得用户可以在美团平台上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的车辆,美团的网约车和大出行战略才再一次起航。

聚合打车模式首先是由高德开始实际运行。2018年7月,高德上线了聚合打车,截至到同年12月已经接入9大网约车平台。目前平台整体用户量、订单量和用户数还不得而知,但是支付宝方面披露高德打车小程序在2018年9月上线,目前累计用户数是4500万,据悉很快能够达到5000万的用户数。

在高德之后,百度地图、飞猪旅行、掌上高铁等平台也开始搭建网约车入口。不过目前百度打车和飞猪旅行仅提供首约租车的业务服务,而占据网约车市场90%以上市场份额的滴滴只接入了高德平台。相对于高德和美团而言,其他打车平台既没有美团这样的大型流量端口,也没有打车市场的统治级选手加盟,这些平台暂不具备和高德美团正面竞争的能力,只是对自己提供服务能力的一次小型升级。

一站式服务平台的愿景

可以看到,无论老牌选手BAT,还是互联网新贵TMD,所有在某个领域做到巨头的公司都不甘于只发展核心业务,而都在向不同的领域进行拓展,期望将自己变成一个综合服务平台。这样首先是可以使不同领域间的业务互相帮扶形成良性反馈,其次也更好的增加了企业在某一市场产生波动时的抗压能力,最后高度集成的一站式平台相对于单一的业务供应也能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和竞争优势。

做成一个综合业务平台,不同的企业做起来难度也不一样。微信的关键词“社交”也好,支付宝的关键词“支付”也好,都有联动相当多不同领域业务的先天优势,可以给同时垂直发展多个领域提供帮助。而他们的生态链,也确实都是依托于自己的核心业务发展的。

相比之下,美团的关键词“外卖”只是互联网消费中的一环,可以横向发展产生互动的领域既少,难度也更大。造成的情况就是,美团拓展新业务的尝试不可谓不多,也很舍得花钱,但收到良好效果的项目不多。从起家时的团购到外卖、酒店、旅游、电影、医美、生鲜、出行、金融等,其业务已超过200个生活服务品类。但真正产生了较大竞争力的,暂时还是只有外卖餐饮业;达到了预期效果的,也还只有酒店和旅游;更多的是像共享充电宝、松鼠便利店这样上线一段时间后马上终止的项目。

当然,我们也需要给美团一些时间。毕竟其已经是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的绝对霸主,在这么多细分市场齐头并进的情况下,不可能面面俱到、尽善尽美。但是可以看到的是,美团的T型战略已经初现成效,一条条垂直赛道开始成为细分市场中的头部玩家,构筑了美团生活服务帝国的坚固护城河。只是最终美团将拿下多少垂直赛道,还需要时间来见证。

美团打车主要对手仍是滴滴

许多人认为,美团打车上线聚合模式后,主要竞争对手会从滴滴等网约车运营商转变为高德等入口平台,但实际情况可能并不会如此。

对于高德和美团来说,做网约车聚合平台只是一次扩展业务,其中有一部分目的是出于对自身平台功能性的补强。双方的核心业务并没有因为这次扩展发生冲突,大部分人基本上还是会继续保有两款APP以满足日常需要。以后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基于消费目的主导的出行时使用美团,而以别的目的主导的多目的地、陌生区域、复杂路线出行更倾向于使用高德。

而另一方面,2018年美团上线打车服务试图分走本已由滴滴占据的蛋糕,滴滴又效仿Uber Eats做外卖把手伸入美团腹地。双方的业务范围重合度越来越高,竞争冲突越来越激烈。虽然在网约车领域,滴滴依然有着牢固的统治力,但其他网约车服务商抱团接入美团这样大型的平台必然是对他有影响的。从这点上来说,即使美团打车从运营商身份转变为平台身份,都是无法绕开与滴滴的正面冲突的。

从滴滴接入高德而没有接入美团聚合平台来说,可以认为滴滴方面也认为美团与自己业务重合度高,仍会在网约车上有高度竞争,而高德不是。如此以来,滴滴对美团可能还是心有余悸,仍会小心提防,以避免殃及池鱼。更为关键的是,美团的这一举动,大有号令网约车群雄联盟之意,剑指平台的背后必然对滴滴网约车业务带来不小的冲击。滴滴与美团在网约车领域的博弈已经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结语:入局是为了梦想的实现

美团聚合打车模式的短期内能否成功,取决于用户习惯培养和与滴滴的竞争关系。长期来看,如果美团打车能够与平台内吃喝玩乐业务的深度打通,形成闭环的用户体验与流畅的业务流,那将进一步提升美团平台的业务协同效应与用户粘性。短期来看,虽然美团打车前期布局中走过一些弯路,但随着运营策略的转变,已经基本实现扭亏为盈,也更有能力主动出击,进一步提升美团打车的市场份额。总的来说,聚合打车模式体现了美团的Food+Platform超级平台梦想。虽然打通新业务压力较大,但若能成功,为其带来的收益毋庸置疑,十分值得美团为之放手一搏。如果美团的轻资产平台化战略顺利实现,不仅能为上千万商家提供B端服务,还能为数亿消费者提供吃喝玩乐一站式服务。而打车将是下一个美团需要打下的垫脚石。

作者:沙水,互联网观察家。合作交流可添加微信:shashui007。​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打车
  • 沙水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一个写着自媒体研究着产品的运营人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