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美团上市再出手,阿里在用王兴的手段打王兴?

师天浩 2018-10-16阅读:
等美团上市再出手,阿里在用王兴的手段打王兴?

王兴是一个很厉害的截胡高手,抛开赖以起家的团购业务,从酒店、旅游、外卖到无疾而终的打车,这些后美团时代开辟的业务,无不是等待该市场已有一两家成功企业后,王兴才会顺势介入,凭借着团购时代留存下的流量池,和雄厚的资本(不断融资)进行错位打击,并再反过头利用这些成绩拉拢资本的青睐。

依靠这种“半路截杀”的功夫,没有边界的美团最终成为一头庞然巨兽,多线交战的同时也成为烧钱的无底洞。

万万没想到,就在美团上市不到一个月,阿里有样学样从半路杀出。10月12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将饿了么和口碑合并组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而且据阿里透露,该公司自筹划(和美团筹备上市几乎同步)以来已收到众多投资意向,目前确认的投资承诺已超过30亿美元,包括软银集团等知名投资机构。

一样的套路,一样的配方,和美团有着“私仇(抛弃阿里投向腾讯)公恨(本地生活和新零售天然矛盾)”的阿里,就这样用着王兴擅长的手段亮出獠牙。从美团“跌跌不休”的股价上来看,短期目标上阿里已经完全实现,但是长期战争才是让美团最可怕的事。

美团式“截胡”打法

美团的崛起之路,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有着巨大区别。从团购时开始,美团就面临着众多对手,经历过千团大战,凭借着强大的融资能力和执行力,美团一步一步击垮对手,成为团购领域的NO.1,直至2015年10月与大众点评合并才算真正意义上结束了团购业务上的竞争。

在讲究先发优势的互联网领域,美团是唯一例外,凭借着多次半路截杀,逐渐从团购业务扩张到酒店、旅游、外卖、打车等多产品线。

酒店业务

中国在线酒店业务发展其实非常之早,中国老牌OTA携程、艺龙成立于1999年,同程成立与2004年,后来同携程合并的去哪儿成立于2005年。2015年开始,携程逐渐通过控股、吞并等策略,将去哪儿、同程艺龙等收归麾下。

等美团上市再出手,阿里在用王兴的手段打王兴?

(数据来源:Trustdata《2018年Q1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 》)

正是这个时间节点前后,美团开始切入酒店业务。2014年美团才成立专门的酒店事业部,2015年才开始切入到酒店预订。经过数年的厮杀,今年1季度美团酒店业务已占据市场将近一半,在线酒店业务的老牌OTA携程市场不断缩小。

外卖业务

饿了么是2008年创立的本地生活平台,主营在线外卖、新零售、即时配送和餐饮供应链等业务。作为在线外卖的先发公司,2013年至2015年期间都是市场绝对的老大。2013年时美团外卖正式上线,通过内部各业务线的协同和疯狂的烧钱,至今美团外卖坐稳了老大哥之位,饿了么加上刚改名为改名饿了么星选的原百度外卖市场也无法与其匹敌。

打车业务

在打车市场之上,美团险些再重复这一半路截杀的绝技。自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之后,新滴滴就以八成市场牢牢成为打车领域的老大。2017年2月14日美团在江苏省南京市试点上线运行打车业务,开启了美团又一次“截胡”的历程。只不过随着滴滴切入“外卖”市场,以及各地叫停“补贴大战”,曾经多次以流量优势+强制性团队及疯狂的补贴的美团打法,最终在打车这个赛道流产(目前的市场可以忽略不计)。

从以上美团三次较大的“截胡”战役中,我们能够看到的是,王兴作为精明的商人,对时机的把握非常精准。每个切入时间都是目标业务市场已经大范围普及,依靠已成熟的关联业务带动,加上强大的执行团队和雄厚的资本,在一年两年时间里,总能够上演“逆袭”的奇迹。

美团打法的三大弊端

一是对资本的考验极其严苛,今年美团以不到王兴期望一千亿美元市值的一半流血上市,背后的原因就在于长期的亏损终于迎来了资本市场能承受的极限。虽然,美团的多赛道战役距离最终的结束皆遥遥无期,可资本市场已经无法满足其胃口,流血上市成为无奈之举。

二是面临着多线作战的巨大威胁,虽然美团如今各个业务线都看起来“挺强大”,可皆没有能占据八成这样绝对的优势,占据不了绝对优势的后果,就是随时可能迎来各个战线上强敌的反扑。如今阿里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就是最好的佐证。

等美团上市再出手,阿里在用王兴的手段打王兴?

三是看不到尽头的烧钱之战,去年美团开始进入打车领域,作为美团本地生活向下渗透的动作,本来外界非常看好,之所以半途而废,很大程度在于美团无法在承担这场战役巨大的消耗。从2010年开始,美团在上市前已经融资了百亿美元。数年间烧掉百亿美金,却一直没能形成自己绝对(八成)的优势市场。

就在去年40亿美元融资不久,今年美团匆忙不顾千亿美元市值斩半,以500亿美元上市,可见多线作战的美团对资本的迫切。

风水轮流转?阿里反“截胡”

京东上市后为了一个好财报可谓费尽心机,甚至一度“缩衣节食”来优化利润,以期在股市中获得好的评价,最终提振股价。上市对于一家公司而言,并不全是好事,创业期可以毫不理会的财报透明化、市场(股民)预期、业务良性发展,都将在上市后爆发,最终成为发展的束缚。

其实,阿里对于美团由爱生恨,作为最早的投资人之一,阿里巴巴引领一众投资方在2011年和2012年曾分别投入5000万美元和3亿美元,无论是钱还是资源上,都帮助了美团度过“千团大战”那段混战时代。2015年美团大众点评合并后,美团倒向腾讯怀抱,双方交恶开始。此后甚至发生美团个别员工在线下打砸支付宝物料的恶性事件,虽然美团官方对此撇清关系,但双方冲突升级却是不争的事实。

也就是在美团大众合并之前几个月,阿里与蚂蚁金服重投60亿,复活了口碑网。在美团大众接受腾讯投资后,不甘被“反水”的阿里甚至不惜打折出售价值10亿美元的美团优先股,以此来拉低美团大众的估值,双方的矛盾在那一刻彻底的爆发。也正是这一年,阿里以12.5亿美元投资饿了么。

2017年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2018年4月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2018年10月阿里合并饿了么和口碑两大业务,正式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这几天百度外卖也正式更名为饿了么星选。尤其是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得到超30亿美元投资承诺,预计此轮融资完成后其估值在250亿美元左右。

等美团上市再出手,阿里在用王兴的手段打王兴?

(截止2018年10月15日美团市值下跌至388.6亿美元)

可见2015年是一个节点,阿里“一怒之下”已经开始着手布局应对美团。如果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最终的30亿美元融资到位,其250亿美元的估值,距离如今市值下跌至388.6亿美元的美团已经相差不远。擅长截胡的美团,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阿里截胡。

早在2017年阿里就可以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毕竟饿了么一年前就合并了百度外卖。之所以要等待一年后成了新公司,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要抑制美团上市后的势头。曾几何时,美团正式靠这种错位打击,在许多领域杀出一片天地,可这种做法只适合有足够能量新公司向采取守势的老公司冲击。一旦自己成为老公司,同样无法抵挡自己屡试不爽的这个“高招”。

风水轮流转,打败美团的竟然正式自己擅长的套路。其实,不愿意屈居人下的美团,就在倒戈腾讯之后,也曾折腾出过成立独立支付“反水”腾讯之举,并且还在去年末向着同是腾讯羽翼下的兄弟公司滴滴“逼宫”。从当年王兴火爆一时的“边界”论时,外界就已开始注意到美团多业务烧钱的弊端,战术的胜利无法弥补战略上的失策。

如今的美团风险极大,一方面股价连连下跌,一方面阿里来势汹汹。有谁还记得当年华为打击港湾网络公司的套路,美团与之阿里似乎也正处在这样一个关系之中。从竞争上来说,正在不断由电商下沉线下的阿里,美团以团购扩张出来的“O2O”是阿里无法能够坐视的威胁。从新战略而言,本地生活服务也是阿里这头猛兽必然会觊觎的疆域,占据这个庞大的市场是阿里扩张帝国版图的必然之路。

如果说,上市前阿里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对于美团而言还是好消息,至少巨头的重视,多多少少也会“抬”一下自己的身价。然而万万没想到,阿里竟然选择最不好的时机出手,论执行力,阿里团队丝毫不怯美团,曾经王兴屡试屡爽的手段,此时竟然被对手利用钳制自己,回首美团一路来的高歌猛进到今日的落寞,让人无不唏嘘。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师天浩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曾就职于 博客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百度等公司,钛媒体、虎嗅、百度百家等平台的专栏作者。曾在《南方都市报》《通信信息报》《商业价值》等报纸杂志刊文。微信公众号:shitianhao01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