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创始人去世,曾投苹果思科谷歌 沈南鹏:他是硅谷的传奇

极客网·创业创投10月28日 一代传奇投资人陨落,10月26日,红杉资本宣布,其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于美国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

c2fdfc039245d6884c2569160565da1bd31b248e.jpeg

这位曾经投出苹果、思科和谷歌公司的硅谷投资巨擘,是全世界最成功的风险投资人之一。据统计,今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中,有超20%的企业均是红杉资本投资的。其中不少伟大的企业,都是他亲自投出来的。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创始人沈南鹏发朋友圈悼念称:唐·瓦伦丁是硅谷的传奇。红杉资本中国在公众号发表文章《红杉创始人Don Valentine逝世|传奇终将永存》回顾了Don的生平,表示“传奇终将永存”。

文中回顾了唐·瓦伦丁辉煌的一生,其中特别提到红衫二字的由来——唐·瓦伦丁他创立的合伙制企业选择的名字“红杉”,象征着红杉树顽强而长久的生命力。文中还提及了唐·瓦伦丁的投资理念——他坚持认为,对每一位创业者的终极考验,是有没有想清楚创业将为谁创造价值,这也成为他总是不断会问创业者的一个问题:“Who cares?”

全文如下:

今天,红杉资本创始人、铸就硅谷传奇的领袖之一Don Valentine(唐·瓦伦丁)在加州伍德赛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作为红杉的创始人,他在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的精神将长存于众多投资红杉的慈善公益机构、20世纪后半叶伟大科技公司的领袖和创始人心中。我们向他的夫人——风雨同舟58年的妻子瑞秋,他的三个孩子克里斯蒂安、马克和希拉里,和七个孙辈致以最深切的慰问。

Don的一生与硅谷的发展交织在一起。他1932年出生于纽约,在福特汉姆大学学习化学,20世纪50年代中期搬到南加州,加入了蓬勃发展的航空航天业,成为雷神公司的销售工程师。他意识到当时年轻的半导体行业中心在更北的地方,于是搬到旧金山半岛加入仙童半导体公司,这里后来也是英特尔、AMD和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的发祥地,孕育了蓬勃发展的小型计算机、个人电脑和互联网产业。

在仙童半导体工作的7年间,他建立了行业最具竞争力的销售团队。之后,他加入了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在这段时间,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以强大的销售和运营能力蜚声业内,并成为领先的模拟电路供应商。

也是在这段时期,Don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他的投资吸引了一家私有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的注意。他和Capital Group一起在1974年建立了Capital Management Services,并成立了第一个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

这支基金对电子游戏公司雅达利和苹果电脑进行了开创性的投资。前者由诺兰·布什内尔创办,后者由史蒂夫·乔布斯和他的高中朋友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创办。Don同时在雅达利公司和苹果公司的董事会任职。

这些早期投资使红杉资本一举成名。Don为这家合伙制企业选择的名字“红杉”,象征着红杉树顽强而长久的生命力,一如他的个人品格一样,同时也传达了一个没有以自己名字命名公司的创始人的谦卑之心。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Don一直是红杉资本的驱动力和核心人物。这段时期诞生的很多传奇企业,包括甲骨文、LSI Logic、Microchip Technology、Linear Technology和Network Appliance等,都深深刻上了他的印记。在投资的众多公司中,他最引以为傲的是思科。从1987年红杉资本首次投资时算起,他担任思科董事长长达30年。这期间,思科披荆斩棘,为互联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Don还培育了两家公司,美国艺电公司和Sierra半导体公司。从商业计划书到公司成立,这两家企业都是在红杉办公室里完成的。前者已成长为视频游戏行业的中流砥柱。后者则与新加坡政府共同创立了特许半导体公司,改变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面貌。

在始终对红杉的事业保有热爱之余,Don还对苏格兰雨季的高尔夫、加利福尼亚州的圆石滩,以及奥克兰突袭者的比赛情有独钟,尤其欣赏汤姆·布雷迪的精湛球技。多年来,他一直坚定地为斯坦福工程学院提供支持,并帮助创立了斯坦福工程风险基金,该基金已经在美国大学中成为典范。他同样是医学研究的坚实支持者。不太为人所知的是,他还是旧金山歌剧院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粉丝:他是前者的长期会员,并在后者担任理事会成员,而且是其领袖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的热心支持者。

在Don的晚年,与大多数退休后的领导者不同,他甘愿退居二线,不再轻易批评那些他认为错误的决定,也不再干涉具体业务。但是作为经验丰富的智囊,他依然热心为那些到他办公室拜访的人提供建议。一向好奇的他,总是喜欢和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人待在一起。他的家人、朋友,以及那些与他一起奋斗数十年的同事,都对他充满了深切的回忆。在人们的记忆里,他有着喜欢绿色墨水、从不喝咖啡的可爱怪癖;他还是一个认真的聆听者,欣赏沉默中深思熟虑,帮助许多创业者的万丈高楼打下坚实的地基。他坚持认为,对每一位创业者的终极考验,是有没有想清楚创业将为谁创造价值,这也成为他总是不断会问创业者的一个问题:“Who cares?”

Don Valentine

愿你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