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缘何成为一个“中国威胁论”推崇者?

王吉伟 2019-05-15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采访视频截图


亲近美国军方,崇拜成吉思汗,拉里•埃里森不希望中国成为全球第一


全文约4600字,阅读需12分钟


2018年10月,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采访中,说了这么一段话:

如果就这么让中国经济超越我们,让中国培养出比我们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那我们就离军事科技也落后的那天不远了。美国与中国的激烈竞争中,我站美国队。

这句话,被很多人视作拉里•埃里森在宣扬“中国威胁论”。

甲骨文进入中国差不多已有三十年,在中国的业务一直发展的不错。一个科技公司的老板,为何会发出这样的言论?

1977年,拉里•埃里森联合他在Ampex公司的同事Bob Miner和Edward Oates,出资2000美元成立了一家软件开发研究公司。他们开发出了通用商用数据库项目,并为之命名为甲骨文(Oracle)。

这个名字,实则来源于他们曾给中央情报局做过的项目名。初期,公司拿不了数据库产品的的业务,只能以数据相关的咨询类业务维持公司运营。

第二年,埃里森以三寸不烂之舌拉来了公司最早的两个客户,美国中央情报局和海军情报所。应该是从那一刻起,拉里•埃里森就与这两个机构结下了不解之缘。

因为服务政府机构,有了中情局和海军情报所的背书,使得埃里森的公司声名鹊起,很快大量国际商业巨头纷纷与拉里•埃里森合作。1982年,公司正式命名为甲骨文(Oracle)。

1986年,拉里•埃里森的甲骨文公司成功上市,随后进军全球。到1988年,甲骨文已是全球第四大软件公司。甲骨文公司收入暴涨,拉里•埃里森也成了全球炙手可热的富豪。

2018年12月,《2018世界品牌500强》甲骨文公司排名第31。2019年,埃里森以661亿美元身家名列世界富豪榜第七。


作为全球首富,最不缺的就是钱。有了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做犯法的勾当,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拉里•埃里森的爱好很多,有的可以说是癖好。譬如他极爱泡妞,嗜好换老婆,爱玩大游艇,收藏大飞机,爱造大别墅,喜欢买海岛,酷爱赛艇、飙车乃至战斗机空战。还曾在《钢铁侠2》中客串,本色出演一名美国亿万富豪,成为好莱坞最有钱的龙套。

埃里森虽出生在美国,但其精神世界却与亚洲有着莫名的关联。

1973年,埃里森出差日本,被东方异国情调迷住了。日本禅学和文化给带给他深刻的影响,使他成为一个日本文化艺术终身爱好者。

1996年,Oracle市值突破280亿,此时与微软的正面竞争正式打响。这个时候,埃里森心中只有那句成吉思汗的名言:光是我们赢得胜利还不够,必须打败其他的所有人才算数。

埃里森曾由衷表达对成吉思汗的崇敬之情:他(成吉思汗)是个蒙古文盲,但绝对是位杰出的将军。

大概正是因为对成吉思汗的崇拜,也使得他更早的接受到“中国威胁论”。因为,最早的“中国威胁论”源自欧洲人眼中的“黄祸”,其始作俑者正是成吉思汗。

“中国威胁论”根源于19世纪西方文化帝国主义,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产物。基于13世纪蒙古人西进欧洲以来形成的“黄祸”历史记忆,有关中国具有一种东方式的“威胁”和“内在的残暴性”,是西方表述中国众多主题中颇为显著的一条。

“黄祸”威胁缘由五花八门,西方或担心中国的强大和综合国力的增强,或恐惧中国人可能的“种族仇恨”,或忧虑中国人可能的“觉醒”,或担心中国对西方商业的可能冲击等等。对来自中国“黄祸”的恐惧,成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整个西方世界的一种普遍现象。

19世纪中期至20世纪中期,西方列强基于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需要,就开始了最早的“中国威胁论”宣扬。此观点在冷战结束后至今,一直主导着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对华思维,并深刻影响着美国的对华战略。


而现在的美国华盛顿决策圈内,面对中国竞争的焦虑情绪尤为极端,为了应对认知中的来自中国的战略挑战,甚至可以到完全无视“政治正确”。埃里森针对中国的某些言论,完全符合美国当局之看法。

埃里森出生于1944年,上世纪50年代正是“中国威胁论”在西方泛滥第一个阶段的末尾时期,怕是给予当时埃里森的幼小心灵以深刻洗礼。

在福克斯新闻的采访视频中,涉及到政治话题,有这样的对话。

主播问:你是2016年选举的大金主,你支持的是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你觉得特朗普做得怎么样?

埃里森答:我还是比尔·克林顿竞选时的第二大捐助者,所以我不是民主党人,也不是共和党人,我倾向于中间派。

事实上,卢比奥是共和党右派民粹主义运动“茶党运动”的政治新星,曾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会过面,人送绰号“反华急先锋”。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对中国的态度也是很不友好。给人的感觉是,埃里森支持的都是反华主义的坚定执行者。


在这个采访视屏中,对于中美竞争的看法,埃里森则直截了当的说:中国是美国“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首个严峻对手。这句话,颇为符合“中国威胁论”的发展时间,以及他的成长节点。这些观点已能基本说明,埃里森差不多就是“中国威胁论”的推崇者。说出那些话,也就不作为怪了。

宣扬“中国威胁论”也就罢了,在美国爱咋咋的。问题在于,你在中国有庞大的业务,却还要宣扬此言论,莫非是脑袋被驴踢了不成?既然这么看不上中国,为何自1989年起就来中国淘金?现在的针对性言论又如何解释?是不是在中国赚了三十多年的钱,眼下业务不好做了,准备打道回府了?

长期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的埃里森,实则非常了解中国国情。他在采访视频中也曾对比过中美两国政府,认为美国更加民主,中国则需要谨慎。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发表这么一番抵制中国发展的言论,想不让人联想甲骨文此次裁员与政治有关,都很难。

埃里森的相关言论表明,即便他不是个极端政客,却也有很强烈的民族主义,旗帜鲜明的站队美国,并从军方角度出发排斥中国。

在这一点上,苹果、谷歌与甲骨文的立场就不同。苹果CEO蒂姆库克多次公开场合言明,反对贸易战,坚决不站美国政府队。

谷歌也是一样,去年放弃了与美国军方的业务合作。为此,埃里森强烈指责谷歌,他认为美国科技公司不支持本国军队而是以技术帮助其他国家政府,这种行为非常可耻。

也是去年,包括马斯克等在内的一众美国科技公司高管,在国际智能联合会议上自愿签订了承诺书,其主要内容是:不发展或支持致命自主武器的开发,并呼吁各国政府制定有关此类武器的法律法规。



即便埃里森持有1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是特斯拉的重要股东。马斯克也没有参与到与美国军方可能的合作中,埃里森却一直在支援美国的军事建设。

有意思的是,埃里森一直看不上比尔盖茨,两人吵了多年。但在国防建设上两人意见是一致的,微软与甲骨文一样认为有义务与美国军方合作。同样支持美国军方的,还有前段时间把电商业务撤出中国市场的亚马逊。

在中国做生意却大谈“中国威胁论”,这基本就是不想活的节奏。埃里森是怎么想的呢?

结合埃里森之前的言论,以及不久前甲骨文公司的中国裁员行动,加上坊间的传闻猜忌,从发表相关言论再到裁员,甲骨文的行为大概有以下几种可能:

1、埃里森站队美国,政治上针对中国。

2、甲骨文近年中国业务发展不济,意欲放弃。

3、中国这点业务对甲骨文只是小菜一碟,没放在心上。

4、中国业务做不做都无妨,但作为美国公民要保证政治正确。

5、中国企业离不开甲骨文数据库,任凭艾莉森如何表现很多企业亦不得不用甲骨文产品。

如果以上猜猜属实,这就非常有意思了。为了支持美国,为了不让美国成为第二,以至于不顾丧失中国市场的风险去发表遏制中国的言论。

只是,埃里森现在的言论,已彻底推翻了以前的说法。

2008年,青岛出版社出版了《硅谷顽童》一书,专讲埃里森崛起史。在第7章 “金色中国”部分,第一节的标题便是:不投资中国是危险的。

资料显示,这部分内容来自于埃里森的答记者问,答的亦是中国记者。当时埃里森在回答,主要包含这么几条信息:

1、中国已成亚洲经济引擎,会继续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即便有一定风险

2、在中国组件本土团队,培训一支队伍,利用既有的软件开发及销售技术,把产品销售给中国企业,这是一个平衡投资。

3、和中国企业的合作,帮助中国企业成功地转型,助力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上竞争中获胜。



至于“不投资中国是危险的”这句,原话的直译为:不在中国投资的风险将会更大。但十多年后的今天,埃里森的言论,话里话外却透露着:投资中国是危险的,不能让中国成为第一。

这次采访,埃里森为甲骨文在中国的发展描绘了一个名为“金色中国”的美梦。然而现在,这个梦无法继续做了。

其实早在2002年,甲骨文就启动了“金色中国”计划。该计划的主要内容是通过加强本地化建设、加强合作伙伴关系、长期承诺中国市场的三大战略,帮助中国国营及私营企业加速信息化建设、促进软件产业发展及IT 人才培养。

2006年,甲骨文公司开始实施"金色中国五年计划" 第二阶段规划。一批来自清华大学、上海交大等多所985重点高校的毕业生,被此计划所吸引,加入了甲骨文。多年来,通过金色中国计划,甲骨文在全国很多城市得以扎根,业务进展的顺风顺水,越来越多的985高校毕业生进入到甲骨文。

但这些高材生的一部分人可能不会想到,他们以及他们的后来者,在13年后的今天竟会被裁员。

2019年5月,甲骨文公司开始裁员。仅中国区,将裁员 1600 人。首批裁员约 900 余人,其中超 500 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



第一批被裁员工于7 日早上接到通知,需在 5 月 22 日之前确认签字离开,被裁员工可获 N+6 倍高额赔偿。部分被裁人员对此不满,拉起横幅抗议甲骨文。

甲骨文裁员以及赔偿方案,引起网友大讨论,很多人认为甲骨文员工“被裁的幸福”。但包括被裁人员在内的很多人可能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裁员?

表面看起来,裁员与甲骨文的经营业绩有关系。今年3月甲骨文一季报显示,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仅1%,其中云许可和内部部署许可销售额下滑了4%至12.5亿美元。

甲骨文在全球公有云市场份额,远远落后其他竞争对手。全球市场来看,以亚马逊AWS为代表的云计算厂商正在抢食Oracle的传统数据库地盘,云厂商以自身的数据库系统服务更多的企业用户,还在使用Oracle数据库的企业正在向云数据库迁移。

在中国,甲骨文同样面临这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华为云等云厂商的威胁。



AWS已经打开了企业数据库“去Oracle化”的大门,这意味着如果甲骨文无法短时间内增加其云计算市场份额,未来只能眼瞅着其他云厂商蚕食其数据库市场份额。

拾壹

很多资料已经表明,甲骨文裁员可能并费企业经营问题,更多的反而是与埃里森本人有关。

一些员工不知为何被裁,或者他们真的不想被裁。即便被许诺以N+6补偿,还是想让甲骨文官方给个交待,终于还是拉起了条幅。

然而,拉了条幅又能如何?若此次裁员真如如以上猜测所言,并不是因为经营出现问题,而是因为政治立场,这些员工拉再多的条幅又有什么用?还不如静下心来,趁着还有工资补偿的时间,考虑一下未来出路。

虽然甲骨文的中国业务还在继续,但埃里森的言论已经深深的影响了中国。如果埃里森仍旧保持此态度,将来甲骨文的中国业务发展情况真的很难说。或许,真就会折戟在中国云计算崛起的沙滩上。又或者,会败在埃里森的口无遮拦之上。

只是,这些对埃里森而言似乎都已无所谓。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特立独行的拉里•埃里森。


【探索互联网未知,发现互联网乐趣,输出实用信息。公号ID:jiwei1122】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王吉伟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自媒体、专栏作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