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直播间怒骂快手官方,是演戏还是爆发?

挨踢客 2021-10-09

原标题:辛巴直播间怒骂快手官方,是演戏还是爆发?

在弥漫江湖气的快手,平台和头部家族似乎注定终有一战。

长久以来,快手保持着与头部家族互惠互利又相互拉扯的关系,如同一根脆弱的弦,维系着彼此。

头部家族过于壮大,对平台来说存在风险,平台流量倾斜的改革动了头部主播的蛋糕,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蓄势待发。平台要掌权,要削藩,头部家族则要么顺从要么“叛变”。而作为快手头部家族的“领导人”辛巴此番在直播间屡次“叫嚣”也透露出了颇多无奈。

就在昨日,停播许久的猫妹妹再度回归直播带货,辛巴虽未曾现身,但由老婆初瑞雪全程陪伴。

但当晚直播人气却低迷得反常,作为一个千万级的账号,观看人数却仅仅几万人,这也使得猫妹妹十分委屈,直接吐槽快手官方道:“我就想问ks一点,平常不卖货就发个日常视频一天有100多万播放量的,留了两天大概也能到200万。但是只要我一卖货,就必须要花钱买流量,不然我的播放量永远就停在四五十万,我还是4000万的账号啊?别的平台都看不下去了,你知道吗?”

猫妹妹表示:“而且我也不低俗,也不是吃那种大猪头肉什么之类的东西,我吃的东西多清新。”初瑞雪在一旁附和道“你今天的段子确实都被屏蔽了,我都没看到。”

近些年快手平台策略的转变,尤其对头部的施压限流,确实给辛巴家族带来了不少困扰。

此前,6月5日晚的一场直播中,辛巴自曝在平台买流量花了2500万元,但1个小时的观看人数却仅仅80万人。辛巴将矛头指向了快手:被平台限流,还得花钱买流量。辛巴痛骂抖音资本操控舆论,让燕窝事件频繁负面热搜,最后甚至在618期间以“要暂停直播”的方式来“威胁”平台。

但这一场场“苦情戏”没有换来平台的任何回应,反而遭遇了短暂的封号。

而就在昨日,辛巴直播间再度情绪失控,这次,辛巴直接怒斥快手娱乐板块的负责人托马斯“欠我的流量还给我,一个臭JB打工的,拿鸡毛当令箭,狗狼子说你多少回了,天天出去喝酒说你多少回了,你跟个狗是滴,我要见你是给你面子 。”

这波操作震惊众人,怼天怼地很狂人辛巴。

一旁的初瑞雪见势不妙紧急救场,直接上前拽住辛巴,夺走手机并让蛋蛋赶紧下播,辛巴还在一旁似要夺回手机,之后初瑞雪把辛巴支走才转移了话题。但是结局辛巴仍被官方强制关播。

同时,辛巴也被快手官方封号1天。

“封号1天”的操作属实信息量满满,像是略施薄惩的温柔警告,像是平台格局的彰显。

平台加速商业化速度,和头部主播直接的摩擦是不可避免的。

早期作为私域流量的快手直播不断壮大了头部主播的话语权,这也是当年辛巴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在平台叫嚣的原因。

数据显示,辛巴家族曾常年是快手直播带货的顶流。2019年,快手直播GMV是400亿元至450亿元,而辛巴团队公布的GMV达133亿元,贡献近三成。2020年618的一份达人榜数据显示,辛巴家族中的辛巴、初瑞雪、蛋蛋小盆友包揽前三,家族成员在前10榜单中占据6席。

这也使得辛巴有了叫板快手,有声称可以随时调动全国资源的底气。

后期逐渐失去掌控力的平台也意识到,一个健康的平台生态,应该掌握头部主播和中腰部主播之间的平衡。“去辛巴化”是必然,没有一个平台希望被自己的主播绑架。

如今辛巴家族陷入流量焦虑,背后正是是平台正在经历培育头部主播到推动商家自播、中小主播的发展路径。

快手电商营销中心负责人张一鹏曾表示了快手在积极扶持中腰部主播的态度:“我可能一个中腰部主播卖不过辛巴、李佳琦和薇娅,我10个主播一起来带,量肯定会比过去大。”

限流也是分流,一家独大的教训历历在目,平台不愿重蹈覆辙。

而对辛巴而言,直播间的怒斥行为是无可奈何的反击,早在之前辛巴还曾一直有意无意的,释放要自立门户的消息,以此“威胁”平台。但就如同某互联网分析师所说,“辛巴自立门户来挑战快手,是一定会失败的”。

在已然形成的三足鼎立的淘快抖的电商江湖面前,辛巴的供应链优势无足轻重。此外,就是作为主播的辛巴能否做好一名企业家,从目前的辛巴家族屡次出现的师徒反目,对簿公堂来看,辛巴的管理能力是有所欠缺的。

辛选邦APP在电商市场未掀起任何波澜,也似乎暗示着辛巴“自立门户”的失败,“没了辛巴快手还是快手,但没了快手辛巴就不再是辛巴”。辛巴之所以在遭遇限流之后气急败坏,很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辛巴离不开快手。

辛巴曾自曝试图“跳槽”到淘宝抖音,甚至向淘宝开出可以拿出一个亿每场直播发两千万红包,连发5场,一个月升级成头部主播。但却多方遭拒。

而目前,快手平台的商业化举措还会继续进行,它们的发展方向并不会受头部主播的影响。不破不立,快手要做那只无形的手,重新分配流量。

2019年,辛巴家族GMV约占快手总平台的近三分之一。一年之后,2020年快手电商GMV突破2000亿,但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计GMV约为65亿,仅整体总GMV的6%。“去辛巴化”显著。

但这场小心翼翼的割据还在继续,快手改革,辛巴阵痛,这次直播间的咆哮,是辛巴与平台的讨价还价,也是辛巴对平台底线的试探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快手
  • 挨踢客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河豚品牌创始人,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员,上海市湖南商会理事,移动电商实践者,女性消费研究者,曾经营销和公关从业者,现在以苦作乐的创业者,永远十八岁的处男座。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