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价“罗生门”背后的2020高速收费改革

信海光 2020-01-05

春运将至,高速收费系统勿再蹈12306当年覆辙;改革初期暂时有分歧不怕,但勿忘减税减费初心。

本文是为今日《新京报》撰写的社论,标题、原文有改动。

根据交通运输部规定,2020年1月1日0时起,中国高速公路全网系统从既有收费模式切换为分段计(收)费模式,同时新费率生效,所有ETC车道、门架系统、客服系统并网运行,省界收费站正式取消。

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调整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这本来是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的一大重要举措,目标是减少拥堵、便利群众、推动降低过路过桥费用。但刚实施没几天,却已在车主群体中引发巨大争议,甚至出现通行费“罗生门”事件。有的车主反映,同样的路程通行费大涨,甚至遭遇天价过路费,而另外一些车主则反映通行费确实降低了。为此,交通部甚至在1月3日紧急召开会议予以回应,称绝不允许各地借机提高收费标准,增加货车负担。

收费公路制度改革,攸关民众切身利益,民众因痛感而有所呼喊并不令人意外,但这种呼喊到底是因为改革而引发的暂时不适,还是确确实实被伤及利益的反弹,其间差别却非常关键,如果是后者,当引发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及时调整现有政策,以免有悖于改革初衷。

目前看,因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而引发的阵痛确实存在。这既包括近日来全国高速路多地入口发生ETC识别系统故障而引发的拥堵之痛,也包括因扣费系统故障引发的天价过路费之痛。这显示,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不仅是一个政策变化问题,同时也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问题。要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就要在技术上实现对海量运行车辆的精准识别,以及对巨量收费数据的实时结算,考虑到中国之大、车辆之多,这在技术上对收费系统是一个严峻考验。

事实上,当年12306运营之初,既曾有不堪海量用户涌入而导致系统崩溃的前车之鉴,最后引入外援阿里云技术才得以彻底解决。此次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当认真吸取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尤其春运客流高峰在即,一旦出现系统问题,后果巨大。

技术问题虽然会引发混乱,但终归是阵痛。车主尤其是货车车主真正关心的其实是新的高速通行收费标准下,他们的支出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如果新政策导致货车车主普遍过路费用大增,那就是真正的刺痛。这其中争议最大的是按轴收费改革。在此之前,货车过路都是计重收费,而改革之后则变为按车型大小收费,各地收费标准以按里程加权平均的车货总质量为重要依据制定,原则是实现“两个确保”:确保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不增加;确保同一收费车型在标准状态下的应交通行费不大于计重收费时的费额。但一些车主在实际拿到收费单据后却认为费用比以前增加了。

货车车主对过路费不减反涨的抱怨反映出一种可能,即交通运输部之前对费率调整方案的测算与实际有所出入,从而导致“两个确保”原则没有全部落实。这虽然仅是一种可能,但亦应引起高度重视,因为它事关减税降费的改革初衷。从技术上而言,中国高速公路全网系统投入使用之后,有关部门已经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精准掌握车主的实际通行费负担,在大数据的基础上对收费方案进行再调整和优化也是合理的和必须的。

综观本次高速收费制度改革,其实际是在减税降费和便民利民的前提下,以高科技为特色的一次双赢式改革,目标是全社会效率上的总体提高,这不是什么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博弈,更不是以创收为目标。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是交通运输部门还是广大车主之间,在利益上实际是一致的,面对分歧,交通运输部门当积极展开深入调查研究,以真实数据为基础,切实落实改革初衷,拿出一个确保公平合理的收费标准;而千万车主也请保持一定宽容态度,留一些空间,不妨先让系统“跑”起来,给真实数据一些积累的时间。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信海光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信海光微天下--在这里,分享我的见与识!微信ID(gongzhonghao001)微信最值得收藏的公众号之一。独立思考,自由阅读,每日放送,经常会有最新的科技产品通过微信互动赠送给读者体验......一个专栏作家、资深记者、互联网玩家的公众号,很多地方有假话,但在这里说的一定是真话。欢迎收阅!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