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性竞争、裹挟向前,猩便利运营失误是否标志无人货架的谢幕?

科技逻辑 2018-02-08阅读:

恶性竞争、裹挟向前,猩便利运营失误是否标志无人货架的谢幕?

作者 新零售评论 王倩

英雄落幕总是令人嘘唏。

猩便利自1月30日起开始大幅裁员,约60%的BD人员被以业绩不达标、违纪等理由约谈并变相辞退。猩便利没有官方只能微弱回应,称这是为匹配“精细化运营”下一阶段的战略规划而做的优化、重组。

原美团点评到店综合事业群总裁、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创立的猩便利,在无人货架领域素来以勇猛著称,其铺货架的能力直接导致果小美、番茄便利合并起来对抗猩便利。

新零售评论君很疑惑,如此强大的猩便利接连裁员,究竟是所谓的内部结构调整,还是无人货架发展过快积攒问题爆发?

恶性竞争、裹挟向前,猩便利运营失误是否标志无人货架的谢幕?

完美猩便利,曾是便利消费领域样本

猩便利在风口上的无人货架行业之中,表现分外亮眼。便利架点位数量一路领跑,智能门店接连开张,订单量飙升,发展得风生水起。

但极速狂奔中的无人零售企业,多少会遇到磨难。业务跑得快肯定需要调整,有些坑肯定要趟过去 。

猩便利作为新零售的一种创新业态,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供借鉴,所以必须在可行分析的前提下不断摸索推进。在探索的过程中,团队中线下零售、线上运营的专家们的经验等都是它的武器。

无人值守便利货架,本质上还是对人、货、场关系的重构,通过一些互联网手段来改变、优化零售环节,完成人与货最优、最快的匹配。无人货架是要把便利店市场的零售单元打散、细分,但对于商品、服务的需求是完全一致的。

按理来说,猩便利在快速扩张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反思,不止在数量上领先,更是将猩便利打造成即时便利消费领域的样本。通过数据化运营方式,提供场景化解决方案,抢占用户心智,引导购物。

猩便利的商品和服务均可洞察用户的深层次需求,在情感和消费两个层面上进行精准匹配,可谓用心、创新做零售。“千架千面”、“日补货、周上新”的概念更是帮助猩便利加速扩张。进口、网红商品拉高客单价并吸引流量,鲜食也是猩便利打造自身竞争和行业壁垒的不二法门。

恶性竞争、裹挟向前,猩便利运营失误是否标志无人货架的谢幕?

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猩便利究竟因何失利?

这如果《恋爱先生》中李宗翰饰演的完美先生,一切都很完美,只不过太梦幻。

回到猩便利的问题,在新零售评论君看来,首先,无人货架是实打实的商业零售。要有货架、商品、供应商、城市内仓库、运货车辆,补货人员……环环相扣整个系统才能正常运转。

但在开疆扩土的点位战中,抢占市场份额的压力迫使猩便利发动更多的BD去开疆扩土,并凭借BD能力划分行业早期的分水岭。前端BD一路高歌猛进,只需要完成客户接入,几乎不用担心后端是否跟得上。但后端的情况则是规模越大,成本越高,管理失控的风险越高。

在点位战中,无论是前端BD还是后端的运营,数据虚报、恶意夸大都是商业进程中的必然情况。同时BD团队牺牲效益获得的点位,使得货损率越来越高。这些都在推高猩便利的运营成本。

再则,无人货架因为低门槛,所以容易导致恶性竞争抬高经营成本。

第三,供应链基础设施建设困难重重。无人货架出现在电商业务高峰期,优质资源很少闲置。这时候物流企业对创业泡沫充满警惕,不会在短期为其增加投入,这导致无人货架行业行业难以保证基础设施和服务质量。仓内运营团队和经验缺失,运营问题层出不穷,导致出现量的补货误差和产能波动,严重影响客户体验。

无人货架这门生意,究竟是哪个阶段的问题最多?

新零售评论君的答案是补货配送阶段!

点位增加迅速,第三方物流介入,补货单量太多,但补货人员不稳定,人员素质和管理给无人货架的生存制造了难题。盗损率只升不减,使得整个运营成本高到离谱,更没有足够资金来提高基础服务能力。

盗损漏洞不补,根本无法进行精细化运营。缺乏有效监管,腐败行为滋生。BD随便开发,因为不用对运营负责。货架安装人员为了完成任务,草草了事,粗制滥造。补货员一边上货一边顺手牵羊。为了融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把点位和订单量冲上去,有钱维持运营就行,但忽视了点位的质量和商业的可持续性。

当整个过程越来越失控,打算出手制止,形势已经不可控。如同明朝末期,也出了崇祯一样励精图治的勤奋皇帝,但一人之力终究难以与趋势对抗。朕的大明,终于是亡了!

恶性竞争、裹挟向前,猩便利运营失误是否标志无人货架的谢幕?

在激烈的竞争中,人员的流动性也很大,BD一个月流失30%是正常现象,一旦出现收缩,弃如草芥,货架安装和补货流失率更高。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出了问题互相推卸责任,只能撤架止损。

可以说,是大量的人员管理压力和长期投入成本拖垮了猩便利。

如今官方的各种解释、各种术语包装,目的是想安抚供应商、安抚一线的客户。但事实摆在眼前:铺出去的架子被撤回,城市启动后又关停,BD招募后也裁撤,这不仅令合作伙伴、员工都对公司前景产生怀疑,也给整个行业中的创业公司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无人货架这门生意,容错空间小且竞争激烈。不但要比拼服务质量,还需要搞定大量的前置仓、运输车辆和派送人员。庞大的调度与协调,对轻模式背景的吕广渝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件能很快学会的事情。

猩便利新的收缩策略,将有限的资源,聚焦在少数几个点位密集的一二线城市,能否为猩便利重新迎来生机,结果尚未可知。但唯一知道的是,掺杂着恶性竞争、被虚假信息裹挟前行的无人货架这场仗即将打完,市场逐渐饱和,没有人知道谁能活下来。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科技逻辑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关注消费和金融,探寻互联网世界里花钱和赚钱的逻辑。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