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和iOS之外寸草不生,华为鸿蒙系统能否突围?

上峰说 2019-06-01

原标题:安卓和iOS之外寸草不生,华为鸿蒙系统能否突围?

最近,谷歌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让人意识到,打造自有操作系统的重要性。但是,推出自有操作系统真那么容易吗?

在移动操作系统领域,谷歌的安卓和苹果的iOS二分天下,垄断了99.9%的份额(Gartner数据),它们走过的路,可谓寸草不生。在移动操作系统上耗费数百亿美元的微软,也不得不为之屈服,宣布从今年12月10日起,WP系统将不再更新,这意味着其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困难之中也孕育着机会。谷歌和苹果的垄断,导致移动生态失去了多样性,华为即将推出的操作系统可给行业带来新鲜血液,提供差异化能力。华为一直主张与全球最优秀的企业合作,实现开放共赢。为此,华为曾把自己的一些东西束之高阁。但是,面对技术封锁,逼迫华为不得不奋起。

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早有准备,为此投入了巨大的研发资金。用华为的话来说,就是备胎,一旦国外的技术不能获得,华为的备胎就会转正。不过,操作系统险象环生,华为要想打破行业垄断,除了非凡的能力,不一样的战略高度,还要有生态企业的一呼百应,华为操作系统能突出重围吗?

一、移动操作系统伤亡名单

在移动操作系统大一统的情况下,其他企业要想杀出一片天地,十分不易,不是有钱、有技术就能做好的。过去几年里,操作系统领域可谓尸骨遍野,一些世界巨擘,也栽在操作系统上,它们包括微软、英特尔、三星、阿里巴巴等。

MeeGo胎死腹中:安卓和iOS横扫一切,诺基亚曾找英特尔合作,试图打造一个新系统,以扭转塞班系统的颓势。2010年2月,诺基亚与英特尔在巴塞罗那联合公布MeeGo系统,该系统被诺基亚视为救星。然而,英特尔在移动平台上缺乏经验,进展迟缓,而诺基亚则没有耐心。在诺基亚看来,安卓系统人满为患,iOS拒绝与他人分享,MeeGo系统迟迟无法成熟。于是,从微软加盟诺基亚的史蒂芬·艾洛普决定:淡出塞班系统,舍弃谷歌,疏远英特尔,将自己的未来典押给微软。2011年2月,在与微软结盟的前夜,艾洛普打了一个电话给时任英特尔CEO的欧德宁,跟英特尔摊牌,文质彬彬的欧德宁当时气得骂了一句脏话。这意味着,英特尔之前所做的努力付诸东流。诺基亚的半途而退,导致MeeGo系统胎死腹中。

微软WP系统败落:微软在PC操作系统领域独步江湖,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却不得其门而入,WP系统不适合移动体验。诺基亚也是如此,功能机时代的霸主,被谷歌和苹果打得很狼狈,塞班系统成为“燃烧的平台”。微软认为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不错,但缺乏市场规模;诺基亚有市场份额,却苦于没有好的移动操作系统。为了生存下去,2011年,微软与诺基亚联手,希望形成安卓、iOS、WP“三足鼎立”格局。然而,微软似乎还是停留在PC那套做法,生态贫瘠,抵抗了几年,无力回天!以至于有人说,艾洛普是“特洛伊木马”,是微软安插在诺基亚的间谍,而艾洛普则说,这是“智慧与情感的旅程。”只可惜,这次旅程太过悲壮,WP系统已宣布于今年下半年停更。

三星Bada和Tizen:在产业链上触角伸得很远的三星,也希望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能够摆脱安卓。然而,三星的Bada(2009年亮相)和Tizen(2012年初,Bada被整合进Tizen系统),相对于安卓和iOS系统而言,毫无影响力。三星有技术,有资金,有用户,操作系统同样没有做起来。可见,自研系统难度之高。三星推出的Tizen系统,基于Linux,获得过英特尔的支持,该操作系统曾用于三星的中低端机型,在印度和东南亚等地销售,反响并不好,甚至被炮轰为“史上最烂的系统”。

YunOS撤退:在移动操作系统领域,国内不少企业为之奋斗过,都没有成功。阿里巴巴的YunOS投入过几年,一度是全球第三大移动操作系统。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时,搭载YunOS的终端有1.5亿台。这主要得益于国内中小规模手机企业的支持。当时,为了让更多手机企业使用,阿里巴巴推出一些补贴政策,小辣椒、康佳、魅族、朵唯等,都推出过YunOS系统手机。但是,这些中小品牌影响力不够,甚至自身品质也不过硬,它们都冲着补贴去。当然,YunOS没能做起来,更多原因还在自身。阿里巴巴不仅自身业务广泛,还通过投资将触角伸向各个领域,互联网公司做系统很难保证公平性,有点关系的应用,都使劲往里面塞,导致用户体验不好。如果YunOS系统能保持中立,做一个全面开放的系统,局面或许不同。

二、华为的能力与优势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尽管移动操作系统高度一统,依旧不断有新的力量出来。印度的KaiOS,最近获得了B轮5000万美元融资。KaiOS是印度第二大手机操作系统,份额占比为15%。当然,这家操作系统的短板很明显,主要用在功能机上,使其具有智能手机的一些体验,在印度、非洲市场有一定需求,作为一种差异化存在,无法也无意与安卓和iOS竞争。

正真被寄予厚望的,是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余承东透露,华为的操作系统打通了不同设备,既可用于智能手机、平板,也可用于电脑、电视、汽车及可穿戴设备等。相比苹果的iOS、谷歌的安卓、微软的Windows,华为的操作系统适用面更广,这意味着它没有按固有的思路走,而是以全新思维破局。在起点上、高度上,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将有别于其他的操作系统。

“鸿蒙”的来源颇有意思,传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前,世界一团混沌,这种自然之元气便叫做“鸿蒙”。由于苹果iOS不对外开放,很多人都拿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跟安卓系统比。安卓系统最大的优点是开放性,有生态优势,缺点也明显,系统卡顿,不流畅,这也是其被诟病的地方。

华为的操作系统有望解决卡顿问题——华为有这样的能力。为了解决安卓卡顿问题,几年前,华为动用几千研发人员,耗时一年,给安卓系统内核动手术,重写代码。很多品牌的安卓手机,半年后就卡顿,华为的安卓手机,实现了18个月不卡顿,即华为说的“生命周期不卡顿”。不少用户反映,他们手中的华为Mate9、Mate10依旧十分流畅。在安卓生态中,华为是重要的贡献者,有些方面的理解,能力甚至在谷歌之上。

华为对研发投入十分重视,并且,研发是从下往上投,在底层技术方面,具有较深的积累。还有,华为的研发是面向全球的,吸收宇宙能量。华为招聘了全球大量的优秀科学家,哪里有人才优势,就在哪里设立研发中心、研究中心。比如,俄罗斯、法国出数学家,华为在莫斯科和巴黎设立了以数学和算法为主的研究中心。

从技术层面来看,华为有能力打一场大的战役。华为有8万多名研发人员,在研发投入上,跟谷歌、微软是一个级别。欧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去年,华为的研发投入进入全球前五。对研发投入的重视,让华为具有一定的技术深度和广度。采用华为的方舟编译器,对安卓应用进行编译后,流畅度提升60%以上。

还有,华为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有用户优势。过去,中国的手机操作系统没有玩起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缺乏用户支持。以阿里巴巴的YunOS为例,它的系统虽然较为流畅,但缺乏主流手机品牌支持。还有一些操作系统,它们没有手机企业去试用,结果成了温室之花。而华为就不同,一年的手机出货量超过2亿部,巨大的用户量,也有利于华为生态的构建。

华为的愿景是“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有望一统各种智能设备,提升连接能力。今后,我们再也不用为导数据、传文件等而费神,万物互联不再是空中楼阁。所以,华为进入操作系统领域,期望值还是挺高的。通信专家项立刚认为,“华为即将推出的操作系统,将是一场革命。”

三、挑战与机遇并存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日前在数博会上表示:安卓并不是全部开放,一些东西需要授权,华为可以用谷歌开源的系统,这对中国市场并没有影响,但对华为的境外用户影响会比较大。邬贺铨认为,华为的鸿蒙能够兼容安卓,但还没有进入市场,没有大规模使用,还有待考验。

生态方面的优势,让iOS与安卓构建起了竞争壁垒,华为的操作系统要突出重围,难度十分之大,因为生态的构建,远比推出一个系统更难。而且,美国的一些互联网企业,有大量全球性应用,如何找到这些应用的替代者?当然,办法总比困难要多,一些企业的拒绝,并不能完全封堵华为。

华为是一家有危机意识的企业,即便是在自己风平浪静时,也时常保持警醒。2012年之时,任正非“在2012实验室的讲话”就有指出过,华为要做操作系统,避免被牵制。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华为来说,国外的封锁,也是一次机遇。“华为和荣耀可与全球更多的互联网企业合作,一起打造与众不同的新生态。”日前,荣耀总裁赵明在英国伦敦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艰难时局,也蕴含着机会。在欧洲,就有很多优秀的本地互联网公司。而欧洲各国,也对自己的互联网生态被控制,感到惴惴不安,它们渴望有新的生态,去打破现有的垄断。

5月22日,据葡萄牙媒体报道,在谷歌决定暂停支持华为部分业务后,葡萄牙第三方应用商店Aptoide,正与华为洽谈合作事宜,欲替代谷歌应用商店。Aptoide拥有超过90万个应用程序,2亿活跃用户,已与多家中国手机企业展开合作。该公司的CEO特雷森多斯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这是一个有趣的市场机会,我们可以由此与华为建立伙伴关系,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

华为进入操作系统领域,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文/徐上峰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安卓 iOS 鸿蒙
  • 上峰说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坚持价值分析,趣味与思想兼备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