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还有人给《天气预爆》打了五星?

袁国宝 2019-01-29

原标题:为什么还有人给《天气预爆》打了五星?

新年前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的很多阅片量几千的豆瓣好友,都给《天气预爆》这部片子打了五星,这难道不是一个两星烂片么?我跟其中几个人交流,他们一致说片子很酷,让我一定在下映之前去看。我就带着这种强烈的疑惑,走进了电影院。

一般的奇幻或者魔幻题材,都会在置景,美术上对现实生活进行一部分抬高。在摄影中,运用造型光,浅景深,对拍摄的环境进行一定程度的提纯。这一般是为了弥合真实与虚构之间的间隙。而《天气预爆》为什么影像这么真实粗粝呢?很多场景,让我感觉是贾樟柯电影里该出现的。这让我觉得这部4分片并没有那么简单。做为一名学电影的学生,带着强烈的好奇,和疑惑看完了这部“烂片”,又翻了翻评论,之前关注的业界大佬都不发声了呢?我也选择了沉默,直到电影前几天网上上线,我又刷了一遍,实在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随便聊几句。

首先让我惊讶的是他外部的视觉体系,让我最吃惊的,就是蒸汽波Vaporwave美学的运用。别说是国产电影,就放眼全世界,第一次把蒸汽波美学运用到电影造型中的,恐怕只有天气预爆了。

蔡明的衣服

紫色背景与80年代怀旧女神。

蒸汽波的三大元素:椰子树,石膏像、乱入的字体。

粉色与液化

椰汁:连植入都谨遵着蒸汽波美学。

最后的灾难场景。

肖央导演把这些时尚的视觉元素,很自然的和故事做了结合,观众在无意识中,被这种酷且新潮的视觉风格感染。并且这种风格在电影中同样保持着节制。没有过度的烂用,而被风格所绑架。当然,这只是《天气预爆》的一小点美学趣味,更让我惊讶的是肖央导演大层面的构思。

说回文章开头的思考。真实粗粝的原貌,来作为魔幻奇观的背景,在最为真实的环境中,真实的上演魔幻的故事。这种冲突造成了一种,魔幻现实的效果,给人一种真实往往比虚构更加荒诞的感觉,我想这时导演在提醒观众,我们讲的故事,并没有脱离现实。高假定性的故事,时刻告诉你,电影是在讲述的故事是个寓言:他并不只是关于形而上的道理,而是我们生活的默示。这种“假”与“真”的并置,是让观众间离,跳脱出自己虚构的故事,来审视自己的生活:难道雾霭真的是“霭”,雾霭七天不能杀人,但七年呢?没人能制造出这样的灾难,但我们每人又在参与制造这场灾难。导演的手法如针一样,时刻准备戳破喜剧桥段吹起的气球,导演在时刻提醒着观众,这是关乎于当今社会现实的寓言。

这种手法,在库斯图里卡的电影中,经常应用。只不过他只是建立奇观,而肖央用奇观编织起了一整个故事。,对于观众的美学审美,是有一定门槛的。大部份观众,还是沉浸在消费主义下的设计美学之中,精巧的色调搭配早已形成了一套工业模版。只要花钱,现今的电影就能轻易地呈现出来。而学美术出身的肖央显然不满足于此,他用了更高级的电影美学系统,如果说前者是制造,而他则选择了发现,与感受,抱着对现实与自然最大的虔诚,把自己真实的感受传递给观众,即使这种感受并不那么美,他也秉持着这种真实的审慎态度。

有两处选景让我印象十分最深,一是马乐诊所的外景。简直就是北京五环外随处可见的城中村。这是城市人最羞愧面对的景致,他绝对是丑陋的,但他又连接着我们奋斗的欲求。

另一处在片尾,雨过天晴。巨大的烟筒与古典的拱桥产生出了剧烈的视觉碰撞,美观不再简单的为感官服务,而是也在进行着表达,中国现实的景观,就像是一幅超现实的绘卷,历史自然的勾勒出了荒诞的景致,折射着当代人们的欲求与疯狂。

肖央导演的手法,不仅是在造型和外部的。他对于演员的调度,同样是极其用心,且鲜活的。首先是在打斗的处理上,《天气预爆》并没有用一般动作片,拳来脚往的固有套路,而是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克制。尤其是在影片中段,白雪晶大厦的那一场,导演只表现了大厦的外景,没有交代里边的细节。这种很酷的拍法给了观众很大的遐想空间和张力。一场戏甚至让我想到了杜琪峰的风格,一场最重的枪战,镜头随着腾空的易拉罐拉起,一切生死,胜败成为了背景。贩卖暴力从来不是肖央导演的兴趣所在,因为这是一部关于“爱”的影片。即使在不得不呈现打斗的地方,导演都不会过分对暴力进行美化,只用满足叙事的最低限度呈现,因为暴力从来不是美好的,我们能看出他是多么尽力用喜剧的方式进行消解,一个人肉彩虹陀螺,用扇嘴巴来压制boss。这种不正经的暴力,让我看到了肖央内心可爱,与柔软的一面。

贾樟柯的御用文学策划,《人山人海》的编剧顾铮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艺术片、送展片无非是穷山恶水长镜头,小偷妓女强奸犯。他老人家的意思就是说所谓的“艺术片”与商业一样有着固化的元素,甚至更为僵化。而艺术片的真正的精神,是对电影手法的探索和试验。当我们看一部影片时,即使他是侯孝贤,塔可夫斯基的门徒,把他们的镜头抄得贼溜,那也只是一部在文艺语境和小众市场得商业片。而一部用了东北f4的商业电影,在商业压力下的勇敢探索,也不能否认他是一部商业外壳的“艺术片”。纵然《天气预爆》的探索,给一部分观众带来的观影不适,让一部分观众不买账,不值得同情。但我们这些真正热爱电影之人应该义不容辞的支持。

当《疯狂麦克斯》的导演已经成为了16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的时候,一些可笑的文青还在给自己没看过的国产商业片点一星,来增加自己的豆瓣阅片数,抬高着自己“泾渭分明”的逼格。想来真是悲哀。江南小镇的景致,请几个演员诞生上有口碑的演员,社会新闻式的视角,这些已经成为了“好电影”的滤镜。商业元素已经偏移,而观众还毫无察觉,而众多影评人,公众号选择了最偷懒的方式。他们极尽全力的推销这一新的商业浪潮。随便打开一条豆瓣上的差评,无非就陈词滥调的三点。

谐音片名都是烂片、这些演员是票房毒药、还有把电影的故事浮皮潦草的剧透一边,他们操着自鸣得意,自觉风趣的口吻,再配上几张官宣的图片,就轻松赚取了仗义执言,不畏资本的掌声。可悲的是,这种低劣的耸人听闻的文章成为了评论商业电影,固定的方法论。他们自然有自己的逻辑,面对千篇一律的烂片,就用固定奏效的三板斧!《天气预爆》这样一部敢于在电影手法,和表达上探索的电影,就这样成为了一些“文青”标榜品味的牺牲品。

紧接着,在这些蛊惑之下,当一些网友发现,他们的意志可以真正左右市场的时候。他们有了一种执行权力的快感,资本工业化运行的列车被大众推翻,给观影带来了另外一种快感。而一些资本制作的符号,成为了下意识进入批判状态的催眠信号。当看到喜剧明星,谐音片名时。一些人自动的就把片子进行了归类。这种经验主义,实际上是粗暴的。

但一部真正优秀的电影,即使他用了再前卫的手法,他的艺术感染力也是最为直接的、生动的、先验的。所以往往是最普通的观众,对这部片子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我是在新年第一天在西单的首都电影院看的片子,本来没带着任何期待,当天只有五点钟的一场,中年人带着孩子,老人座无虚席。观众从狂笑到尾,尤其是孩子们看得最为开心。最后出影院的灯光亮起,竟然有一半的观众定定地坐在座位上,不愿意离开。三分之一的观众看完了最后的字幕,这在我的观影经验中这是十分少见的,可能只有在电影资料馆的学术放映,才出现过这样的景致,心中有了一丝感动,也有了一丝难过。谎话说了一千遍,成了真相,纵然我写下千言万语,恐怕也难有作为,但我相信,有千千万万的人,内心跟我有相同的感受。天道守恒,好的电影不会永远埋没。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电影
  • 袁国宝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