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风”电子烟:监管赶早不赶晚

Alter 2019-10-11

自从9月份开始,美国有关电子烟的每一条坏消息,都能在太平洋彼岸引发一轮舆论风暴。

之所以出现这番现象,可以从两个层面作出解释:

一是电子烟着实是个大风口,连老罗这样的“情怀创业者”都选择入场,势头丝毫不逊于前两年的区块链。与区块链衍生出的炒币行为颇为相似的是,电子烟是否是一个向善的行业,至今仍在争论中。

二是电子烟市场的不确定性,几乎所有创业者讲故事的时候,都会选择以欧美市场的前景为蓝本。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后院着火”,对那些急于得到资本市场青睐的中国玩家,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有些遗憾的是,尽管美国、印度、巴西、日本等189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出台了和电子烟相关的管控措施,国内仍然只有海外刮来的几许寒风。

01 迟到的监管

电子烟在中国成为“风口”,是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的,然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野蛮生长:仅在去年4月到今年7月的时间里,就有30多个电子烟品牌拿到了融资,亿纬锂能、盈趣科技等电子烟概念股一度疯涨。

这样的表现足以让投机者疯狂,只是在急切追风口的同时,偏偏少了几分敬畏之心。

早在今年的315晚会上,电子烟就被央视点名批评,原因是电子烟会释放甲醛,某些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含量超标。换作是别的行业,在315渡劫后多半会发生规模性的整改,电子烟偏偏是个例外,京东、苏宁等在新闻曝出后紧急将电子烟商品下架,但仅仅过去了一天的时间,电子烟即再度出现在这些电商平台上。

毕竟央视也只是舆论监督者,远非令行禁止的监管部门。短暂的风波过后,电子烟的风口如旧,上半年流入的资本就超过10亿元,并在不经意间拉开了电子烟在中国市场的分水岭。

早期的电子烟主打戒烟、危害小、养生等概念,目标群体是有吸烟习惯或者打算戒烟的老烟民们。但从今年上半年开始,营销的关键词逐渐开始偏向新潮、时尚、炫酷,电子烟成了年轻人用来表达个性化的尖货,明星代言的手法被移植到电子烟市场,各种渠道的潮流广告也纷至沓来。

有些讽刺的是,美国电子烟禁令的导火索恰恰和青少年相关。

按照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10月1号,已经有1080个与电子烟相关的肺损伤病例,其中80%的患者年龄在35岁以下,16%的患者未满18岁,21%的患者为18至20岁。再稍早一些,CBS曾报道称一名有一年半电子烟吸烟史的18岁青年,肺部已经和70岁的老人无异。

在欧美国家的一连串禁令下,国内电子烟的标准也在酝酿中。比如对“电子烟”的标准制定即将结束两年的项目周期,大概率将对电子烟技术要求、试验方法以及包装、标识、说明书、贮存和运输方面进行明确的规定。淘宝之类的电商平台也下发了“电子烟管控通知”,试图杜绝戒烟、清肺、排毒等虚假宣传。

然而在全球大多数国家开始全面或部分禁止电子烟的当口,国内对电子烟监管的缺失又是不争的事实。

02 人性的阴沟

没有监管的灰暗地带,往往是人性的放大器。

对投机主义深恶痛绝的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裴逊,曾将金融体系发达的纽约称为“一条人性堕落的大阴沟”。倘若用同样的标准审视中国的电子烟市场,所夹在的投机性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来看看那些鱼贯而入的“明星”创业者。

前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创办了FLOW福禄,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和黄太吉创始人赫畅打造YOOZ,同道大叔董事长章晋源、视觉志CEO沙小皮、军武次位面CEO曾航等多位头部自媒体人创办了灵犀LINX,在微博上与FLOW福禄划清界限的罗永浩,仍然是小野电子烟的合伙人……

对于这些在某个风口中吃尽红利的创业者,绝不相信入局电子烟市场是出于情怀和梦想,多半是是为了“赚快钱”。卖掉“同道大叔”实现财务自由的蔡跃栋,在谈及创办YOOZ电子烟的原因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美国呆了一年时间,他发现许多年轻人非常喜欢Juul电子烟,回国时他也给有烟瘾的父亲带了一支。没想到父亲很快接受了电子烟产品,这件事带给他不小的触动。”

不过YOOZ电子烟的目标群体却不是蔡跃栋父亲那样的老烟民,时尚的包装设计、微商玩法的无界新零售、多变的清爽口味等都瞄准了年轻人;有老罗背书的小野,则直接花1000多万的高价请来陈冠希代言,除了身上的争议性话题,陈冠希还被很多年轻人奉为中国的潮流教父,在潮流圈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毕竟一盒标价100元左右的烟弹,成本不到20元,利润之丰厚碾压了99%的实体行业。可是如此轻奢的定价,加上不及传统烟草的满足感,电子烟的核心受众注定不会是老烟民,习惯于及时满足的潮流青年,终归成了电子烟的狩猎对象。

按照中国疾病中心公布的数据,我国15-24岁年龄组电子烟使用率为1.5%,考虑到庞大的人口基数,电子烟的潜在受众不可谓不庞大。不过当几十亿的资本流入电子烟行业,寻求百亿乃至千亿级别市场,才有可能支撑起几十家估值数亿的电子烟品牌。

近乎唯一的出路便是加速电子烟的年轻化和潮流化,利用奶油、黄瓜、薄荷等诱人的调味,明星代言和大范围的营销,有趣多变的外形设计.....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03 刹车需趁早

贪婪是会传染的,特别是在简单得可怕的生意面前。

就在海外吹来的寒风让一些电子烟品牌风声鹤唳的时候,几家小有名气的自媒体开始酝酿某品牌的洗白文章,用娴熟的文笔讲述了电子烟从业者的“感人”故事,并在末尾煞有介事的进行了情感升华:

当我们看到XX(某电子烟品牌)和红旗一起刷屏的时候,我们的心还是很激动的。电子烟是个民族产业,而XX,作为中国电子烟的领军者,无论走得多远,走得多久,都会怀抱着一颗赤诚的中国心。

民族产业、中国心、领军者,不知道这样的词汇会让年轻读者产生什么样的错觉,是否可以掩盖电子烟的原罪?

但愿作者在写下这样的文字时没看过CDC的一项研究:“由于生理和遗传因素,年轻人对尼古丁更加敏感,比成年人更容易产生依赖。”而电子烟所谓的潮流元素,并没有改变电子烟含有尼古丁的事实,至少Juul的一个烟弹所含尼古丁剂量就有传统一包20支香烟那么多。

一个既定的事实,除了可能超标的尼古丁含量,电子烟还存在电池爆炸、烟液渗透、高温烫伤等安全隐患,吞云吐雾的同时也将超细颗粒、重金属等致癌物吸入肺中。那些旗帜鲜明的电子烟创业者,从资本市场吸纳的千万级融资,清一色地用于市场营销、产品包装和渠道拓展,至于产品技术上的创新,几乎全盘依赖于代工厂。

稍微有些庆幸的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司司长毛群安曾在7月份透露,国家卫健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对电子烟监管进行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监管电子烟。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讲,并不奢求国内会出台印度那样全面禁止电子烟生产、进口、运输、销售和广告的法令。中国作为电子烟的生产之都,已经占据全球电子烟产量的90%以上,深圳更是拥有超过500家电子烟生产企业,“钱景”不可谓不诱人。却也急需在一些争议话题上尽快做出表态,比如如何限制电子烟的广告营销,如何限制年轻人涉足电子烟......

或许相比于电子烟在美国高中生群体27.5%的渗透率,国内电子烟市场还处于起步期,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持续观望。可监管的职责从来都不是亡羊补牢,在电子烟的监管上趁早刹车,将电子烟对年轻群体的危害防范于未然,何尝不是监管部门的天职。

04 写在最后

莎士比亚在戏剧《一报还一报》中有这样一句台词:“罪恶的行为,要是姑息纵容,不加惩罚,那就是无形的默许,既然准许他们这样做了,现在再重新责罚他们,那就是暴政了。”

至少国内电子烟的监管空白,早已滋生了形形色色的“创业者”,虚假宣传的电子烟被贴上“健康”、“潮流”等标签,长时间游走在室内禁烟、未成年人禁售烟草的边缘,以至于阿里、京东在处理电子烟时都玩出了双标:暂停发往美国境内电子烟订单,而国内的电子烟销售正常如故。

中国电子烟的风口和疯狂,是时候结束了。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 Alter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知名科技自媒体。微信公众号:Alter聊IT【spnews】联系微信:imhefei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