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霸王别姬,南有十三郎,张国荣也是他的手下败将

百略网 2016-12-02

在我们心中,对于中国最伟大电影的评选,一定有很多个选择,但《霸王别姬》一定是会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

他在戏里的台词,不疯魔,不成活,变成了他对于这个角色的精彩演绎, 陈凯歌也评价道:“人戏不分,他做到头了。”

但即便就是这样的张国荣,在在1997年第3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春光乍泄》中的他输给了另外一个戏痴——南海十三郎。《南海十三郎》的同名电影和主演谢君豪的名字从此成了一个传奇。

导演:高志森

编剧:杜国威

主演:谢君豪/潘灿良/苏玉华/梁汉威/吴绮莉

而《南海十三郎》说的也是一个传奇,讲的是一代粤剧名编剧江誉镠天才到疯癫的一生。

南海十三郎江誉镠的作品则有一首流传至今的诗正能体现他的痴狂,

心声泪影女儿香,燕归何处觅残塘,红绡夜盗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

这位粤剧的才子在巅峰的时候,据说能同时写四个剧本,如果过气的演员能让他来写一个稿子,那这个演员便能起死回生,这在电影中也被幽默的体现出来。

但这位才子却性格乖张,坚持只“唱大仁大义之戏,做有情有义之词”。

而在影片中,这位十三郎则是由谢君豪扮演的,也许他最为内地人所知的就是《仙剑奇侠传》中的酒剑仙了。

《医者仁心》里谢君豪也成了仁心仁术的代言人

在许鞍华的经典电影《千言万语》中,谢君豪饰演了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香港青年,表达出当时香港的的社会悲凉感。

南海十三郎的故事在影片中由一个落魄的说书人娓娓道来:在喧闹的夜市,他把故事讲给路人们听,被冠以阻碍交通的无端罪名。

在警察局里,他把故事讲给看守们听:引人入胜的情节软化了坚硬麻木的心,令这些平日里稍显冷血的人欲罢不能。

当他被保释出来,人们追问他与南海十三郎的关系,他说:“这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编剧,在讲述另一个穷困潦倒编剧的故事。”

在影片中,更加体现了十三郎的玩世不恭与风流快活,在没有做编剧前,他也成天逛舞会,游手好闲。

但影片处处都在表现十三郎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过目不忘,对戏剧的领悟能力也超越常人,在听戏的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地指出粤剧名伶薛觉先的问题,被伶薛觉大为赏识,开始曲目创作。

在当上编剧后,他也不吝啬自己的才华,他同时写三个剧本,让前来面试的人为难,而他也是百般嘲笑,

他的名字短短时间内就变成了卖座的保障。

而别的戏院的人也常有来挖他走的,但他也因为感谢东家的发现而不愿离开。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天才,却对艺术有着至高无上的追求,不肯妥协,不肯迎合。

在抗日战争爆发后,戏院关了,十三郎去给军人创作粤剧鼓舞士气,可惜军人们显然更喜欢露大腿的表演。

他看不惯这种对戏的侮辱,把这个编剧打了。

同行是冤家,自此以后,十三郎在戏行的境遇每况愈下,但仍不改初心。

战争结束后,传统粤剧被时代洪流冲到了角落艰难生存,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正经剧本来找他编剧了。

但即便这样十三郎也不愿意妥协,与导演对骂。

失望至极的十三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创作,对俗世愈发地绝望,冷眼无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外表,金钱对他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他表面疯癫,内心里清清楚楚。

在戏之外,十三郎是一个性情中人。

他对爱情浓烈纯真,为了心爱的姑娘放弃学业,只身来到上海,却被女方父亲拆散。

多年后不小心偶遇时,因为自己身处落魄,收到只有女方“纵使相逢应不识”的回应。

对于1984年来说,《晚安,北京》中说:“1984年是一个伟大的年份,乔治.奥威尔的《1984》,1985年是《时代周刊》上的邓小平,1986年是崔健的中国——七零人聆听的中国。”

但对于香港来说,1984已经也离粤剧越来越远了,影片中出现一个又一个没有才华,却凭着些低俗的噱头却能混的风生水起的骗子,但时代却也默许一个真正有才华,能够创作出时代之音的才子流浪街头。

在电影版《南海十三郎》的结尾,杜国威特意加上了一段舞台剧中没有的段落,故事的讲述者与一个酷似十三郎的人在现代香港的街头相遇。那种隔着时空的神交,恐怕是每一个有追求的编剧都神往的。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
  • 百略网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百略网是一家专注于泛互联网商业革新和科技创新的智识型 知识型新媒体。我们的志趣是「观百家而明韬略」。通过媒体人、从业者、产品用户等不同维度的多样视角,来还原商业和科技的本质,观察、解释和评论它的演进和跃迁。这里既有大公司、大产品这类左右商业大势的解读,也有那些更创新、更智慧、更具变革的新产品、新商业。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