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数西算开启算力网络大时代,“九阶评估模型”能带来什么?

大数据在线 2022-08-04

原标题:东数西算开启算力网络大时代,“九阶评估模型”能带来什么?

今年初,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完成总体设计,“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标志着一个“算力网络”的大时代正式开启。

建设“算力网络”的背后,是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对于澎湃算力的巨大需求。最新《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2022年)》显示,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7.1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6.2%,位居世界第二,数字经济已成为驱动我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关键力量。

从中短期看,“东数西算”工程的启动,使得一批新型数据中心集群将步入建设的高峰期。但这并不意味着简单的算力堆砌,而是要实现网络传输、算力调度、数据治理、产业链等各方面资源协同。因此,稳步建立起先进的一体化算力网络是“东数西算”工程走向落地和支撑数字经济长期发展的关键所在。

如何规划和推动“算力网络”持续、健康发展,从而更好地匹配数字经济发展需求?超聚变于2022首届中国算力大会上正式提出了“算网九阶评估模型”,构建起一体化算力网络的一致性标尺,为“算力网络”从建好到用好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

“算力网络需要建立起完善的评价体系和产业生态,才能支持数字经济的长远发展。”超聚变战略与业务发展部总裁范瑞琦直言道。

算网一体化这些挑战不容忽视

众所周知,进入到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最为核心的生产要素,算力则是最重要的生产力。

随着数字经济的繁荣,面对各种应用场景对于算力的迫切需求,算力的供给需要一张强大的网络来支撑。事实上,“算力网络”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过去几年里,中国三大运营商都陆续推出了算力网络白皮书。今年,“东数西算”工程的启动,则让社会各界充分意识到“算力网络”的重要性。

与西电东送、南水北调等工程类似,“东数西算”核心目标就是横跨东西部构建起覆盖全国的算力网络,真正驱动数据的跨域流动、算力的跨域调配,加速数字经济的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然而,算力如何像水和电一样成为“一点接入、即取即用”的社会级服务,依然有着不小的挑战。

超聚变战略与业务发展部总裁范瑞琦

在超聚变战略与业务发展部总裁范瑞琦看来,算力网络的发展主要面临着四大挑战:

首先是算力资源布局与需求之间的矛盾。如今,随着数字化转型的深入,像智慧交通、自动驾驶、元宇宙等新场景、新应用涌现,使得个性化算力需求会日益突出,加上东西部区域上数据中心上架率分布极为不均衡,使得算力资源的布局需要更好与需求之间进行匹配和对接。

其次是算力效率水平与算力规模之间的矛盾。《新型数据中心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出,到2023年底,全国总算力将超过200EFLOPS,其中高性能算力和智能算力占比将稳步提升,多样化的异构算力成为大势所趋。但相关数据也显示,社会各类算力的综合资源利用率并不理想。因此,如何提升多样化的异构算力效率,做到“物尽其用”则成为算力网络的一大考验。

第三则是双碳目标与算力提升的矛盾。众所周知,国家提出了30/60的双碳目标,各个行业节能减排已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建设数据中心、加大算力供给是大势所趋,数据中心的单体规模和数量持续增加,带来了算力的提升,也让节能减排的压力骤增。

例如,我国当年新上架服务器的总功率已从2012年的69万千瓦提升到了2020年的562万千瓦,增长八倍多,数据中心已经是能耗大户。未来,随着AI等应用的普及,全国数据中心碳排放量占全国总碳排放可能达到3%左右,算力提升与节能减排的压力会更大。

最后则是算力信息互通和调度与算力网络标准不完善的矛盾。算力网络涉及到大量的跨域数据中心、不同品牌的设备、生态伙伴等,整个产业规模庞大且极其复杂,需要包括运营商等在内产业界尽快加大算力网络标准的研究与推进,打破算力信息互通和调度的障碍,实现真正的算网融合。

针对这些挑战,超聚变认为,算力网络的建设非常有必要在一开始就进行科学的规划与评估,从而让算力网络的建设走向科学可持续发展之路。

“九阶评估”模型:算网发展的一把标尺

著名的梅特卡夫定律认为,一个网络的价值等于该网络内的节点数的平方。因此,算力网络的效应不应该是简单的算力+网络二者相加,而应该“倍乘”。从各种算力的节点(数据中心、超算中心、边缘计算节点等)到服务的各种终端应用,接入的节点数量越大,算力网络潜在的价值空间就越大,算力的价值也可以通过算力网络持续放大。

因此,洞察算力网络每个发展阶段的趋势,有针对性地建立一个评估体系,才能真正让算力网络发展的每个阶段都充分发挥其价值。

事实上,作为全球领先的算力基础设施与服务提供商,超聚变对于算力网络发展有着极为深入的洞察,并有针对性提出了“算网九阶评估”模型。范瑞琦介绍,算力网络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起步阶段(算网协同)、发展阶段(算网融合)和成熟阶段(云网一体),而“算网九阶评估”模型通过设定算力、网络、融合三个维度、九大因子对算力网络发展的三个阶段能力进行综合评估,形成对算力网络的一致性标尺,助力各企业明确自身发展阶段,进行合理的规划与预测。

具体来看:

  • 算网协同阶段的核心是“协同”,算力和网络协同供给、协同编排、协同运营和一站服务;
  • 算网融合阶段核心是“融合”,融合应用形成数字连续体,实现算力和网络的融合运营、智能编排、统一服务等特性;
  • 云网一体阶段核心是“一体”,包括一体化供给,网络与云资源统一定义,形成资源供给体系;一体化运营,全域资源感知,一体化规划和运维管理;一体化服务,智慧内生,云网业务深度融合。

可以说,超聚变的“算网九阶评估”模型的出现可谓是恰逢其时。从科学角度来看,“东数西算”等算力网络工程的复杂度远比能源、交通等网络复杂,其建设又跟我国未来社会经济发展息息相关,更加需要有顶层路线思维,而“算网九阶评估”模型为算力网络的建设提供了很好的参考意见与思考价值。

超聚变:全力推动算网融合

事实上,算力网络的建设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当前,业界多位专家均表示算力网络仍然处于建设阶段,尚有较多问题需要产业界共同攻克与解决。

超聚变作为全球算力基础设施与服务的领导者,在市场、技术和生态等方面全面布局,近年来一直倾注于算力网络最前沿的建设与实践。

首先是生态层面,在算力网络的建设中,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就是运营商。三大运营商不仅拥有高速骨干网络的优势,更有兼具着建设枢纽算力、省级算力和地市区域算力的重任。为此,超聚变与三大运营商紧密合作,仅今年上半年,超聚变就中标了三大运营商多个采购项目,涵盖了人工智能服务器、云服务器、PC服务器、存储服务器、冷存储服务器等多个产品。

此外,超聚变拥有多年的产业积累,目前拥有超过1000家核心商业伙伴,参与了25个相关产业组织,多年构建起的生态力量也有助于算力网络的长期建设。

例如,超聚变与创普云紧密合作,致力于第三代异构计算服务器的创新,在增加算力、可靠性和易用性的同时,大幅降低异构计算的成本,在实际应用中获得了极佳的效果;另外,超聚变与福建瑞聚信息联合研发了容器云大数据一体机,该产品各项指标均远超传统大数据平台产品,极大提升了数据分析的效率。

其次,超聚变丰富的产品线可以满足算力网络的各种建设需求。当前,超聚变已经拥有包括通用服务器、存储服务器、整机柜服务器、GPU服务器、关键业务服务器等全线服务器产品,即操作系统、超融合解决方案、高性能计算解决方案、数据库解决方案等。

例如,针对算力网络中对于算力提升与功耗之间的矛盾,超聚变今年还推出整机柜液冷服务器,实现100%全液冷设计,制冷PUE值低于1.1,可以大幅降低数据中心的TCO。

第三,超聚变完善的研发和交付体系,可以助力算力网络建设行稳致远。位居中国服务器市场前三的超聚变已经在全球设立了多个研发中心、7个地区部、5大供应中心和6个GTAC,可以为算力网络建设持续提供高品质算力产品和优质的算力服务。

毫无疑问,在全球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大趋势下,算力网络正在进入建设期,不仅拥有光明的前景,挑战也是巨大的。超聚变此时正式发布了“算网九阶评估”模型,的确对于算力网络的建设和算网融合生态发展有着极大的价值。面向未来,算力网络的繁荣离不开整个产业界的力量,而超聚变凭借研发、技术、产品和方案等方面的优势,有望为算力网络的建设注入更多力量,为中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多贡献。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第三方自媒体作者发布的观察或评论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图片版权归作者所有,且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极客网无关。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诉邮箱:editor@fromgeek.com)

标签网络
  • 大数据在线
    邮箱:caoceng@fromgeek.com
    聚焦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用文字报道产业价值。
    分享本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