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换帅股价上涨,网文付费故事真讲不通了?

极客网·极客观察4月29日 即便拥有IP爆款,但阅文还是没能达到腾讯的期待。

4月27日下午有媒体爆料阅文内部高管变动,核心高管吴文辉和一批中高层人员将会离开。到了晚上,这一传言便被官方证实。

TIM截图20200429100144.jpg

阅文表示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的职位由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先生出任,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先生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而吴文辉等将会辞任目前的管理职务,但和其他高管一起会担任集团顾问帮助团队平稳完成过渡。

不可否认,这次管理层的变动将成为网文历史上的一次重要变革,毕竟主帅已换,也就意味着接下来是全新阶段的战略思维。受到该消息的影响,阅文两天内股价上涨近20%的,多家券商表示看好阅文的潜力与发展能力。

其实这次的人事调动是情理之中又让人意料之外的决定,此前阅文曾经公布了2019年全年业绩。从财报中的数字来看,阅文集团2019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65.7%为83.5亿元;毛利率为44.2%,净利润同比增长21.9%为11.1亿元。但这些亮眼的数字并不能没有换来资本的信心,利润增速下降、毛利率低于市场预期,都成为了阅文在未来发展中的隐患。

从业务结构上来看,阅文主要分为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业务。在2019年的业绩报告中,阅文的版权收入贡献了全年53%的收入占比,而在线业务收入则从2017年90.6%的占比逐渐下降到了44.4%。而阅文的在线收入主要是付费阅读收入,而这些主要是受到近几年免费阅读模式的冲击。

以免费阅读打天下的米读在成立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就已经累计了超过1.5亿用户规模;2019年字节跳动推出免费阅读产品番茄小说;百度收购了“七猫小说”……不断崛起的免费阅读产品直接威胁着付费阅读平台的生存,在付费用户比例不断下降的情况下,阅文也不得不推出免费的阅读产品“飞读”。

跟其他竞争产品不同的是,飞读舍弃了广告投放的策略。此前阅文高管梁晓东曾表示“如果免费阅读不能带来良好的收益,阅文将不会在这项业务上继续投入。”

而对于第一代网文世界的开创者也就是阅文的前高管吴文辉来说,从创立起点到今天,是一如既往的维护网文付费模式。在吴文辉来看,付费阅读可以源源不断的为公司创造商业,而广告版权等则会跟着整体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对公司的长期发展并不具备稳定性。

而此次阅文换帅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就在于吴文辉团队和腾讯方面在网文付费与否方面的分歧,当两者不能够达成统一的观点时,资本则占据了上风。

在阅文的公告中表示,“要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通过业务模式升级,正在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化的价值空间。”显然腾讯希望在付费阅读模式之外进行更多方面的尝试,而此前IP大剧《庆余年》的火爆也许就是腾讯想要推进的方向。

免费阅读或许是未来网文发展的趋势,但内容价值也将被承载着更多形式上的变化,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多版权运营,包括电视剧、电影、动漫等。

而此次的接管阅文或许只是腾讯想要让文学生态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加强新IP的建设。2018年腾讯推动阅文集团亿155亿的价格全资收购新丽传媒,阅文在依靠腾讯等流量、渠道等方面加上了影视的功能,也逐渐形成了IP开发的闭环。

而此次接管阅文的程武在腾讯本身就分管影业、动漫、文学等业务,《庆余年》的开发就有程武的深度参与,也是因为他主动找到版权方深蓝、华娱,力邀其共同参与《庆余年》的制作,保证IP开发的质量。

《庆余年》的成功,也意味着阅文已经走通了IP运营的道路,而腾讯要做的也是进一步推进多方面的协同合作,发挥影视作为IP运营的价值,同时开放腾讯的多种资源渠道更好的建立创作者和用户之间的连接。

吴文辉率领的阅文时代已经过去,而腾讯大刀阔斧想要施展拳脚,不管是对于阅文还是对于网文运营来说都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至于这次的变革将会给阅文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还得留待时间来验证。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