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位出走的YouTube,是时候离开谷歌这棵大树了

上个月,谷歌元老级人物——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宣布将卸任YouTube CEO。比起Bob Iger重新掌舵迪士尼以及Reed Hastings离开奈飞(Netflix)那时的轰动,同样是头部流媒体一号位变动,这次的动静似乎小了许多。

  这种对比透露出两个信息:

  1、尽管YouTube已经是头部流媒体平台,甚至是全球流媒体视频行业的代名词之一,但华尔街和娱乐行业对其动向关心程度似乎不太足。

  2、母公司Alphabet的各种问题掩盖住YouTube很多光芒。Alphabet老板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自己似乎就在焦头烂额中。一方面,谷歌要面对微软借势ChatGPT在搜索市场的奇袭;另一方面,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和最高法院也相继对谷歌发难。

  苏珊此番离职绝非功成身退。当苏珊的副手尼尔•莫汉(Neal Mohan)接过帅印时,YouTube早已风光不再:广告业务增长放缓,加之TikTok领衔的短视频成为主流,导致该公司广告收入连续两季度同比下滑。但在苏珊的带领下,YouTube成为娱乐行业不可或缺的一员,它是很多网友学习手工、烹饪、育儿、练瑜伽、看新闻以及消磨时间的地方,可以称得上是个综合性视频平台。

  如今YouTube全球月活跃用户数有26亿,还制定了简单有效的收入分成模式,为数百万视频创作者提供了变现渠道。它为应对TikTok而推出的YouTube Shorts短视频平台日均播放量也高达500亿次。

  科技评论员Benedict Evans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YouTube早已突破了社交媒体视频的范畴,变身主流内容平台。在美国,YouTube的电视观看比例超过了奈飞。而据Evans估计,该公司去年向创作者支付的收入分成几乎与Netflix在大制作上的花费相当。而MrBeast这样的YouTube网红,其观众号召力更是堪比Netflix大片。

  YouTube还是个广告巨头。尽管去年290亿美元的广告销售额仅仅是Alphabet总营收的十分之一,但市场研究公司Ampere的Richard Broughton却指出,相比1400亿美元的全球广播电视市场,这一数字已经非常可观。YouTube并不满足于此,它还在与Spotify争夺音乐和播客市场,在YouTube TV上出售类似于有线电视的套餐,并从其它公司的流媒体会员收入中抽取分成。甚至有报道称,YouTube刚刚豪掷140亿美元购得美式橄榄球Sunday Ticket的直播权。简而言之,从用户自制内容到流媒体,再到体育赛事,它有望成为全球小屏幕视频市场的门户。

  除了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这两位创始人及其家族外,苏珊是谷歌最资深的元老之一了,正是她将谷歌的专业精神带到了YouTube。当谷歌收购YouTube时,这家视频网站才刚刚成立一年,彼时苏珊出任谷歌广告高管。在她和谷歌的严格管理下,YouTube从创业公司走向成熟。

  随着苏珊的出走,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浮出水面:对于已经度过青春期的YouTube来说,母公司的“庇护”还能否像当年一样发挥奇效?市场研究公司MIDiA的分析师Tim Mulligan认为,如今的Alphabet对YouTube阻碍多于助力。

  那么,YouTube是时候从Alphabet中分拆了吗?

  支持分拆的理由有很多。首先是专注。从TikTok崛起和流媒体大战到有线电视衰落,高度专注向来是颠覆娱乐行业格局的关键。Alphabet的业务过于庞杂,不可能把精力完全放在YouTube身上。

  其次是商业模式。少了Alphabet这个广告大鳄的掣肘,广告收入连续下滑的YouTube在探索会员订阅业务方面的限制就会少一些。

  第三则是监管。2月21日,美国最高法院举行听证会,讨论了YouTube使用算法推荐极端主义视频的做法是否违反了反恐法律,法官们对YouTube的立场持怀疑态度。Facebook也因为内容而遭遇了很大的政治压力,但YouTube的母公司是Alphabet,比Facebook母公司Meta规模还大,也就更容易成为反垄断监管者的目标。换言之,尽管YouTube有能力将电视业务推向全球,但恰恰因为背靠Alphabet这棵大树,导致这一计划在监管环节面临重重阻力。

  分拆对Alphabet也有利。面对来势汹汹的ChatGPT,皮查伊的匆忙应对已让他的领导力遭受质疑。分拆YouTube可以向外界释放明确信号:他将加倍押注这类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这也将帮助Alphabet在与美国司法部的斗争中获得先手——后者今年1月起诉谷歌垄断数字广告技术。Alphabet否认垄断,但如果法院做出对其不利的判决,自愿分拆YouTube能被解读成一种善意的表态。

  倘若单独分拆上市,YouTube估值应该不低。它的广告销售额能跟奈飞的营收打平,一个财年在320亿美元左右,这还不包含8000万音乐和收费会员和电视收入。投行Needham分析师Laura Martin认为,YouTube的估值至少能达到3000亿美元,超过迪士尼的一半,约等于Netflix的两倍。

  当然,分拆并没有这么简单。佩奇和布林控制着超过半数的Alphabet投票权,他们肯定不想成为第一个“变卖家产”的科技巨头。不过,在短视频当道的今天,投资者必然会四处寻找标的。此时此刻,一个能和TikTok用户黏性对垒,又能挑战全球电视巨头的视频平台,必然不容小觑;刚借助短视频挖到第一桶金的网红们也必将趋之若鹜。

极客网企业会员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