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预亏至少6000万 皇台酒业执着转行做幼教

(原标题:前三季度预亏至少6000万 皇台酒业缘何执着 转行做幼教)

上市十余年,三次“披星戴帽”,五次重组失败。刚刚摘帽四个月,老牌上市公司皇台酒业(000995.SZ),又打算卖掉白酒做幼教,但从刚刚公布的业绩预告来看,该公司恐将先面临第四次*ST风险。

近日,皇台酒业公布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前三季度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6000万元至7000万元,同比下降35.33%至44.57%。该公司已资不抵债,投资者索赔、贷款逾期接连不鲜。数据显示,截至前三季度,其净资产预计为-1500万元至-2500万元。

尽管近六年时间里,五次重组失败,但由“德隆系”旧部接手的皇台酒业仍于7月底停牌,再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9月23日的重组进展显示,皇台酒业拟剥离白酒资产转卖给大股东上海厚丰;然后转型幼教行业,以现金方式购买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幼国际”)部分股权。

从白酒到幼教,跨度颇大,有接近“德隆系”的人士向第一财经透露,转型幼教更多的是为让皇台酒业的股价走出困境,但是否会如此前布局番茄产业一般“虎头蛇尾”,外界并不乐观。目前重组方案尚未公告,而皇台酒业将于10月17日下午召开股东大会,优先审议剥离白酒资产和继续停牌等议案。

前三季度大亏

作为老牌的白酒上市公司,皇台酒业并未如其他白酒股一样走俏,刚刚摘帽四个月恐又将面临披星戴帽的风险,而这已经是其2010年上市以来,第四次面临*ST的风险。

10月14日,皇台酒业发布业绩预告,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6000万元至7000万元,同比下降35.33%至44.57%,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34至0.39元。而公开数据显示,同期饮料制造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23.04%。

皇台酒业将亏损首先归罪于正在进行的重组。“本报告期公司正处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期间,经营结构将有所调整。为减少亏损额,停止了一切低价促销政策,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皇台酒业还提及,此前因财务造假,被投资者索赔,影响当期损益。

8月初,皇台酒业公告称,收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10名自然人投资者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该公司被判赔偿10名投资者损失2293.39万元、案件受理费17.39万元,合计直接影响当期损益2310.78万元。

除此之外,资不抵债的皇台酒业,尚有诸多逾期贷款未偿还,造成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大幅度增加。三季度数据尚未公布,不过皇台酒业于中报中就披露了四笔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借款来自兰州银行、兰州农村商业银行,总计约5945.56亿元。

而截至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总资产约3.60亿元,负债总计3.7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30亿元,而流动资产仅1.85亿元。皇台酒业披露,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净资产预计为-1500万元至-2500万元。

对于负债高企的原因,该公司证券事务部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称,这与未解决的诉讼有一定关系,公司存在较多的历史遗留问题,其中二股东与该公司的债务纠纷影响较大。该人士坦承,公司近两年的经营情况“不是特别好”。

皇台酒业此前财报显示,其与二股东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皇台商贸”)、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威分行、无锡市梅林彩印包装厂等有16起诉讼和仲裁事项记录在案,涉案金额总计3.63亿元。其中,与二股东皇台商贸、皇台商贸母公司诉讼案件达10起,未开庭审理涉案金额多达2.20亿元。

皇台酒业预计公司三季度净资产、净利润双双为负,如果2017年年度净资产或净利润为负值,公司将再次被实施*ST特别处理。不过,其同时称,经营结构调整后,预计四季度营业收入将有较大幅度增长。

转型幼教受疑

短短六年时间里,皇台酒业已三次发生第一大股东变更,五次重组失败,如今深陷业绩泥沼,又何以要转型幼教产业?

2015年,三次推动重组失败,该公司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卢鸿毅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退出皇台酒业,由上海厚丰接手。2017年年初,卢鸿毅正式辞职,接替卢鸿毅的是“德隆系”旧将胡振平。无独有偶,皇台酒业副总经理闫立强和财务总监何维角等也均被认为与“德隆系”存在深厚渊源。

公开资料显示,胡振平于2000年~2008年,曾就职新疆口岸投资合作有限公司(下称“口岸投资”)投资部、金新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新信托”)投资部、口岸投资总经理助理、新疆嘉信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其中,金新信托与德隆渊源颇深。公开资料显示,金新信托1996年被“德隆系”收购,自1997年1月至2004年8月,为“德隆系”吸收公众存款达201.74亿元。而口岸投资则曾为钱江摩托(000913.SZ)的前十大股东之一,被视为“德隆系”关联公司。

上述人士透露,皇台酒业转型幼教资产,“德隆系”实际早有谋划。据9月23日皇台酒业披露的重组进展显示,其采用的方式是“卖酒买幼教”。其计划先将旗下的白酒、葡萄酒业务相关部分资产及负债,分别划转至下属全资子公司皇台酿造、凉州皇台。划转完成后,现有主营白酒、葡萄酒业务的生产经营将全部由上述两家全资子公司开展。之后,皇台酒业将最为重要的白酒业务主体即皇台酿造转卖给上海厚丰。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